手机上阅读

第五十八章 前代人的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五十八章 前代人的事

    爸妈带着妹妹回到北邙村时,已经是半夜了。

    一辆轿车风尘仆仆开进村子里,停在了爷爷家门前不远,张伯和村中老人上前迎接。

    妈妈在下车的那一瞬间,就蹦不住眼泪痛哭起来,爸爸脸上悲戚,两眼通红,张伯说着节哀顺变,可是爸妈却已经冲进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院子里花车纸人都已经扎好,电灯很明亮,我披麻戴孝跪在棺椁前。

    这是多年之后,我第一次见到爸妈。

    他们的样子没有太大变化,只是上了年纪,看起来老了许多,尤其是爸爸,才不过四十多岁,头发已经半白一片,而妈妈也不再像记忆中那么年轻,眼角的鱼尾纹很明显,脸上很憔悴,皮肤很差。

    “爹啊……”

    爸妈进院子之后,再忍不住悲痛的心情,痛哭失声,妈妈瘫软在地上,任凭几个人怎么拉都拉不起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们,也不由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在爸妈身后跟进来的还有一个少女,看起来十四五岁年龄,少女模样俊俏,眉宇之间跟我有些相像,她看起来很是青涩水灵,但不像山村孩子一般那么稚嫩。

    这就是我的妹妹,楚沐。

    楚沐几乎没见过爷爷,更谈不上与爷爷的感情,如果不是爸妈拉着她,楚沐甚至都不知道给爷爷磕头,她皱着小眉头,似乎是因为千里迢迢赶回来的原因,她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享受了父母所有疼爱的妹妹,我也谈不上什么感情,更谈不上什么不满和怪罪,只要他们过的好就行。

    张伯拿来准备好的麻衣孝布,为父母穿好系上,楚沐有些抗拒这些东西,但最后还是乖乖戴好了孝布。

    不止是我家,这一夜北邙村中痛哭声时时响起。

    伤悲仿佛夹杂在了风中,轻拂过那一个又一个悲伤的脸庞上,像是已故之人的感伤和安慰,这注定是个令人伤心的夜。

    烧纸上香之后,爸妈跟张伯他们说着感谢的话。

    而楚沐,正在打量我。

    漂亮眼睛里有些好奇,她眉头微蹙,小嘴嘟着,像是在认识我这位只闻其名,未见过人的亲哥哥。

    我也看向她,城里长大的小孩与农村不同。

    楚沐穿着漂亮的衣服,长发飘飘扎着几根花样小辫,紧身薄毛裤下蹬着一双黑色皮靴,勾勒身材,打扮的就跟个公主也一样。

    在农村像她同龄的少女,一个个脏兮兮的活像是泥孩子,简直有着天与地的差距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楚天咯?”楚沐嘟嘴问。

    直呼名字,没有任何的礼貌客气,活脱脱一个叛逆的任性少女。

    “你不应该叫一声哥哥吗?”我问她。

    楚沐撇撇嘴,哼了一声,看样子压根就不认同我这个亲哥哥,我轻笑,没跟她计较什么。

    楚沐跑到妈妈跟前,说她饿了。

    妈妈对她很宠爱,抹掉眼泪之后,就张罗着进去厨房烧地锅做饭,楚沐腻歪着跟妈妈一起进了厨房帮忙。

    爸爸客气送走了村里老人,这才回到灵堂前。

    我看着自己的这位父亲,心中百感交集,要说不想父母那是不可能的,我小时候甚至很怨恨父母不要我了,但真的见到爸爸之后,哪还有什么怨恨,满腔的委屈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有沉默。

    爸爸跪在我身旁,接过我手中的黄纸在铁盆中点燃,火苗窜着,灰烬打着旋儿飘飞。

    “这几年……你跟你爷爷过的都还好吧?”

    一句很普通的问候,却让我忍不住红了眼睛,我真的很想说过的不好,一丁点都不好,但看着已经头发半白的他,我哪还说的出半点不好的话。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别怨我和你妈,当初真的是没了法子,不然也不会送你到这农村里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懂!”

    “你能明白就好。”爸爸叹了口气,接着又沉重问:“我二哥……也就是你师父王四,已经死了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您怎么知道的?”我奇怪问。

    “打起初你去投奔王四,我就知道他肯定会收你为弟子,现在你爷爷出了事,他又哪能逃的过去?”爸爸挑起铁盆里的黄纸灰烬,火苗顿时又旺了一些,他叹息说:“那些人终究是忍不住出手了,该来的逃是逃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是谁干的?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?本同是阴门六派弟子,为什么要自相残杀?为什么那些人会甘愿堕落成了养尸炼鬼的邪魔?”

    “你心中的疑问还真多啊!看来王四都没来及跟你交代清楚后事啊!”

    爸爸坐了下去,拍拍我膝盖下的蒲团,也让我别跪着了,就坐下就好。

    我坐好之后,近距离看着他,听他向我解释那曾经的事。

    爸爸楚三石与王四,还有一位大哥欧少卿是结拜兄弟,更是同门师兄弟,同属阴门六派行人派弟子,师父是人称南冥道人的能人异士,那一年川省某地魔灵返阳出世,这是真正意义上的魔灵,所谓返阳就是借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童子夺舍重生。

    夺舍重生就意味着再世为人,彻底脱离了鬼神之属,成了世间纯粹的人形恶魔。

    魔头出世,赤地三百里,连年干旱,民不聊生。

    阴门六派召集所有掌派宗师前往消灭魔灵,那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,死了太多太多的人,各派不但掌派宗师陨落,就连跟随的精英弟子也都葬身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这是一代传承的灭绝,阴门六派被彻底伤了根基元气。

    行人派本来就是阴门六派的第一大派,降妖伏魔自当义不容辞,在这一战中耗尽了家底,师父和诸位师兄全都死在了那里,而魔灵到底有没有消灭,至今都还没人能够确定。

    各派有很多弟子在那一战中都失踪了,就连尸首都找不到,说难听点其实就是尸骨无存,其中就包括他的大哥欧少卿。

    而楚三石和王四因为年幼,没有一同前往,这才得以侥幸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件事在六派之中,被称为断法时代。

    传承的断绝,对阴门六派来说,是毁灭性的灾难,因为传承术数法诀历代口口相传,师父和精英弟子的死去,也把大多核心秘诀一同带进了棺材,这是一切祸端的开始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