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十九章 要离开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五十九章 要离开

    行人派传承之物有两件,分别是法与器。

    楚三石掌传承之器,王四掌传承之法,相比较于其他五派来说,行人派是幸运的,因为先师临走前留下了传承之物,可其它五派仓促动身根本就没有来及安排后事,不但口口相传的法诀遗失,就连传承器物也毁在了那场大战中。

    传承器物倒还好说,首重的还是术数要诀,这关系着六派延续。

    而行人派尊为六派之首,其中最主要的一条原因就是,传承之法《行人术数》的特殊性,这本古书包罗万象,而且神奇无比,能跟随拥有者的见知显现不同内容。

    我听爸爸说到这儿,很不理解的问:“《行人术数》的特殊,我是知道的,可是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我不太明白。”

    爸爸苦涩笑着:“简单点说,你是行人派弟子,它就会出现行人派传承法诀,可如果你是煞鬼门弟子,它就会出现煞鬼门的术数法诀!这本古书,落在哪个门派弟子手中,完全就可以成为他们的传承之物!”

    我更不能理解了:“可如果仅仅是这样,行人派将他们的术数法诀抄录不就行了?既能帮他们,又能恢复六派传承,一举两得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爸爸长叹一声:“如果现实能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也正是《行人术数》的这份特殊,才是一切麻烦的根源。

    古书虽然能显现术数要诀,但首要前提,是根据拥有者的见知来的!

    如果拥有者修为道行不够,自然不可能见到高深的法诀,而且这种法诀是无法被复刻的,否则也不会历代口口相传,据先师所说,这是因为六派传承要法,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世上,所以写出来就会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王四起初的想法打算,也跟我差不多,帮助他们恢复传承术数法诀,于人有益,于己无损,何乐不为?

    可是事实渐渐变了味道。

    基础法诀的流出,没能加以妥善管理继承,也让歹毒之人得了去,为乱作恶祸害乡里,造成了不少麻烦!

    当其他派系以恢复传承为名,再来求更高深的术数时,王四留了个心眼拒绝了,也就是那一次他险些被报复杀害,古书更是差点都没有被人给抢走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王四哪还敢再轻易授人以法?

    仇恨也就是从那一日留下来的,加上往日各派系之间的嫌隙旧怨,新仇旧恨彻底令行人派丧失了所有威信,甚至还有人说,这是行人派想独吞各派术数,王四甚至差点没有被各派围攻!

    王四很聪明倒也干脆,直接就在南冥村住下了。

    这里各派定居的人很多,南冥村更是与阴门六派有着不少源渊,一时之间大家也都不好在明抢明要,毕竟王四就在大家眼皮子底下,独吞的谣言也就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才恍然明白。

    为什么二敏在王四下葬之后,就立即催促我赶紧离开,她怕我被藤谷辰盯上,也更怕我被村里其他五派盯上。

    以我一个毛头小子,哪能对付那么多老奸巨猾的前辈?

    只要这些人不认同我的传承弟子身份,那我就不得不交出《行人术数》,否则就别想再离开南冥村!

    毕竟这本古书重法,真正想独吞的人可不在少数啊!

    爸爸一阵摇头叹息:“人心难测啊!”

    我听着爸爸的话,也不由得跟着感慨了一声,我又问他:“那您现在还算是行人派传承弟子不?”

    爸爸苦涩地笑着说:“在我放弃守护行人派传承法器的时候,就不再是行人派弟子了!如果按先师的说法,这叫叛出师门,被抓回去少不了家法伺候,我掌管着传承法器,这更是罪加一等,可是要打断手脚的!”

    爸爸玩笑说:“怎么,你要替先师执行师规家法吗?”

    我看着自己这位父亲,不由觉得尴尬,按道理说,确实应该执行师规家法,否则师门威严何在?

    可不管怎么说,这位都是自己亲爹啊!

    爸爸又开玩笑说:“小天,如果你要代先师执行师规家法,爸爸绝对不会反抗,这是我应该受的,你也不用手下留情,权当没有我这个父亲就行!反正行人派现在是你说了算,只要你舍得的话,爸爸不会怪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嘴角抖了抖,丧气说:“您可别开玩笑了!”

    爸爸大笑出声,他郑重地拍了拍我的肩膀,笑骂着“傻儿子”,我也不由得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多年未见的尴尬和陌生,被这么几句玩笑话很轻易就化解了。

    我本来心里多少还有些芥蒂,毕竟爸妈这么多年对自己都不闻不问,现在想来,那个年代也有那个年代的苦衷。

    爸爸叹着气又说:“我放弃守护传承之器时,王四也没有怪我,他很理解我的想法,但是他却不能也这么做,这其中多多少少也是他对我的一份成全!……送你回北邙村也是迫不得已,你自幼体弱多病,何尝不是列位在天有灵的祖师对我的惩罚,只有你距离传承法器近些,才能够活命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惊,忙问:“行人派的传承法器就在村子里?”

    爸爸点头告诉我:“就在这村子里!不然那走阴派的阴师,也不会在这北邙村驱鬼大闹寻找,真是不知道他是从哪查来的关于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法器就在村子里,那看样子应该是被爷爷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走阴派的阴师也不至于找遍全村都没有找到,难不成就在那祖庙呢吗?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思考。

    爸爸看着我,又是一阵摇头叹息:“我实在是不想你搅合进六派的争斗中,更不想你以后的日子都在与邪魔斗法的危险中度过!……小天啊,你真的想继承行人派吗?”

    我认真点头:“我想!我要为师父王四报仇!”有句话我在心底当时没有说出来,我还要为凝舞重聚魂身……

    “终究是我楚家的宿命啊!”爸爸无奈长叹,又郑重说:“既然你想,那就好好做,把行人派开枝散叶,重新发扬光大!行人派的传承中,器法相承,等我们把你爷爷下葬之后,你在这村子里好好找找,而我和你妈还有你妹妹楚沐,就先回城里了。”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问他:“你们那么快就要走吗?”

    爸爸考虑事情却比我周到多了,他凝重说:“不走不行啊!有太多太多双眼睛在盯着我,以后也会盯着你!儿子啊,自己千万要多小心,以后得空了就常去城里的家中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说知道了,爸爸担心的不无道理,在这个多事之秋,一个不慎就很有可能会祸及家人,所以不得不小心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