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十章不祥的预感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六十章不祥的预感

    我在灵堂里和爸爸说着话,大到天南地北,六派往事,小到家中琐事,鸡毛蒜皮,爸爸能想起来的全部都说与我听。

    我听的出来,父亲言语中那隐隐的担心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把一切都告诉我,是想让我做好应对的心理准备,我像是雏鹰如今不得不靠自己觅食,面对未知的危险,一切只能靠自己,如果不小心谨慎恐怕随时都会被杀了。

    爸爸叹着气,有些话想说却没能说出口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想说什么,但这一切都是我选择承担的,容不得别人替代,哪怕是自己父亲也不行。

    “以后真的就只能靠你自己了,想想我那时和王四,起码还有先师悉心教导了数年,可是你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能照顾好自己,您就放心吧!”

    我宽慰着爸爸,但爸爸很自责,他说这本应该是他所承担的责任,可如今却要父债子还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这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?

    我不想爸爸再过分自责,岔开话题问起妹妹楚沐,一谈起楚沐,爸爸明显心情好了许多,哭笑不得的告诉我这个小丫头可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。

    家中的事总有很多很多可说的。

    我听着妹妹楚沐小时候调皮任性的故事,有时也不由笑出声来,再看这丫头现在这性格,可想而知她会多么难缠,多么令爸妈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夜色渐晚,很快凌晨。

    妈妈做好饭后,楚沐欢欣雀跃地将饭菜端来,一家人时隔那么多年后,难得坐在一去吃顿团圆饭,只是却独差了爷爷。

    爸妈看着爷爷的灵位实在没胃口,几乎没怎么动筷子。

    我和楚沐倒是吃了不少,妈妈炒了几个小菜,都是我和楚沐爱吃的,我吃着饭,但眼泪却在心里流着,这是做梦都在怀念妈妈的手艺。

    妈妈看出了我的心事,忍不住又掉了泪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妈妈坐在我身旁,陪我一起守灵,她拉着我的手,一刻都不愿放开,不停问着我小时候的事,问着我还有没有生病,身子骨现在有没有强壮一些……

    太多太多琐事是她想问的,想知道的。

    妈妈哭了,我也跟着哭了。

    看着这位操劳的母亲,我哪还忍心再去生气怪罪,都说知子莫如母,我越是强撑着笑容,她的眼泪越是掉的厉害。

    爸爸在一旁叹气,命令楚沐今天乖点,困了就去睡觉。

    楚沐嘟着嘴,不高兴地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大早,晨晓启鸣。

    整个北邙村忙碌起来,那一副副棺椁被抬起,送灵的队伍绵延很远,纸钱撒了一路。

    披麻戴孝的村民们痛哭着哀嚎,送着亲人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除了爷爷之外,剩余的村民都是不容许葬入祖坟的,这是怕人枉死后的怨厉打搅了先祖的安宁。

    我做主,让爷爷和村民们一起葬在北邙山。

    爸爸对我的决定点点头,如果爷爷在世,也一定会要这么办。

    张伯和村中老人都很感激我这么做,一提北邙山,必说孤魂野鬼,如今让我爷爷跟村民一起葬在北邙山,好歹也让村民们有了主心骨,毕竟爷爷生前就是村长。

    出殡队伍来到北邙山,黄大仙和小黄鼬就在山坡上静静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有村民怕不吉利,想把这两只黄鼠狼赶走,张伯和老人们急忙拦住了,我告诉他们没什么不吉利的,以后那位大仙还会是北邙山的守护神。

    下葬之后,张伯主持葬礼。

    招魂幡插在坟头,纸人纸马烧起火苗,黄纸灰烬飘荡,漫天纸钱撒落,那悲恸的痛哭声传出了很远很远。

    生离死别,最是悲痛。

    妈妈哭瘫在了地上,楚沐流着眼泪乖巧陪着。

    一切事毕,出殡队伍返回北邙村。

    我和楚沐搀扶在妈妈两边,妈妈想让我跟他们一起回城里,北邙村已经没有亲人了,她不想让我再待在这里。

    我摇头告诉她自己还有事要办,等忙完之后一定去城里家中看看。

    妈妈多少知道一点关于阴门六派的事,也不再强求,她心疼说:“小天,你可一定要照顾好自己,一个人的时候千万小心!……撑不下去了,或者不想撑了,就过来找妈来,这里才是你的家,就算是天塌了,也还有我和你爸呢!”

    我笑着点头,让她放心,办完了事我很快就会回去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后,爸妈简单收拾了一下,带着爷爷的灵位决定先回城里了。

    临别时,

    爸爸再次叮嘱我,一个人的时候当心,遇事莫慌莫乱,能为则为,不要勉强。

    楚沐向我吐了吐舌头,哼哼着坐上车。

    短暂重聚,一家人又要分离了。

    妈妈掉着眼泪很不舍,我告诉她我会照顾好自己,小轿车缓缓离开了北邙村,一路上妈妈都趴在车窗上看着我,直到完全看不到我的身影。

    我长叹了一口气,心里也很难过,自己何尝不想跟他们一起回去。

    但自从踏入阴门六派,我就不再是一个普通人了,这样的普通生活以后恐怕也只能存在奢望中。

    送别父母后,我在村里找到张伯。

    枉死的村民毕竟在家里存放了很多天,还需要除煞以后,才能放心住人。

    张伯也不敢大意,毕竟北邙村可再禁不起折腾!

    村里老人对于除煞都有土法子,手捧着活公鸡,点三根长香,绕屋舍三步一拜,长香敬灵,公鸡驱阴,最后抹开鸡脖子让它在院子里悲鸣扑腾,这叫“阳煞”,借阳煞驱除阴煞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的北邙村家畜全被厉灵杀绝了,一时间还真找不到那么多公鸡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们不用那么麻烦。

    我在家中又作画出一些驱邪破煞符,让张伯拿去分给村民,以长香敬灵之后,焚符祷祭,连续三天如此,以后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张伯对我的本事倒是不再有任何怀疑,拿到符之后,就挨家挨户安排去了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事之后,我躺在床下虚弱不堪。

    先是斗阴师厉灵透支了身体精气,又作符透支了精神,刚恢复的精气又用了个干净,这会儿必须要休息了。

    我迷迷糊糊睡了过去,深夜我被小黄鼬吵醒。

    小黄鼬不停用爪子摇晃着我,焦急的发出吱吱呀呀的叫声,我醒来奇怪看着它,它小眼睛里含着泪,不停比划着什么,我看了半天实在不懂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最后小黄鼬拉着我,让我跟它一起走。

    我拖着疲惫的身子下床。

    可刚到门口,我就愣住了,乌压压的天空黑云密布,不时有一道闪电划过,照亮天空,轰隆声响传荡在整个山林间。

    我心中浮起不好预感,顿时想起了凝舞被天劫雷云击中时候的情景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