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十一章 谜团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六十一章 谜团

    我跟着小黄鼬一路小跑离开北邙村,前往北邙山。

    不好预感越来越强烈,雷云密布北邙山,只能是一个可能,那黄大仙黄苓恐怕也到了应对天劫的时候,可是她身负重伤还没恢复,又哪能扛得起天劫轰击?

    夜路很黑,我摔了好几次跟头。

    终于来到北邙山时,我看到了曾经熟悉的一幕。

    黄大仙变化成了老妪,站在一个山头上面对着漫天雷云,她没有逃避,也无从逃避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!”

    黄苓大叫着提醒,我急忙抱住小黄鼬,远远看着她应对天劫不敢再靠近。

    小黄鼬在我怀中不停挣扎,它想跑去自己奶奶身边,可我哪能让她过去,天劫之下,不分你我,皆是天地所不容的对象,过去就是陪着她一起死。

    我凝重看着这一幕,知道这位黄仙已经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脖子上的青铜戒指发出微微颤动,我感受到凝舞害怕的情绪,我用手捂住青铜戒指,心中安慰着凝舞:别怕别怕,有我。

    戒指颤动渐渐停下,但那畏惧的情绪却很明显。

    也难怪凝舞会害怕畏惧,她历天劫的时候,几乎魂飞烟灭,如果不是我当时就在旁边,恐怕她那缕残魂也将会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“楚天,我这孙女就拜托你照顾了……”

    黄大仙的声音传来,语气凄然,她明显也知道自己在这天劫下会是什么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我急忙答应,让她放心。

    怀中的小黄鼬拼命在挣扎,吱吱呀呀的嘶鸣着什么,小眼睛里的泪水如晶莹的珍珠,划过光滑亮丽的皮毛一一掉落。

    “孩子,别难过,如果有缘,以后还会再见的。”

    黄大仙回头遥望,冲着小黄鼬露出和蔼笑容。

    可小黄鼬听到奶奶这么说,顿时哭的更凶了,我紧紧抱住它,任凭它拼命挣扎甚至是咬我的手指,我都没有撒手。

    “轰咔!”

    一道闪电划亮夜空,轰然劈落,如巨大的电蟒瞬间将黄大仙的身影吞噬。

    我被这道闪电亮光刺的眯起眼睛,电蟒劈落之后,在地面激荡起一条条细小的电蛇,向四周绵延。

    当电蛇散尽之后,黄大仙也彻底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我心中叹息,抱着小黄鼬向前走去,在黄大仙之前所在的地方,留有一个大坑,坑里平静躺着一条年迈黄鼠狼的焦黑尸体。

    小黄鼬从我怀中跳下,扑倒黄大仙尸体上啼哭不止。

    嘶鸣声,无尽悲痛。

    我蹲下身,摸了摸小黄鼬的脑袋,让它别伤心了,天劫无情,不徇私也不舞弊,一切都是定数。

    小黄鼬一直在哭着,仿佛失去了依靠的孩子。

    我看着它,仿佛看到了自己,师父王四的离去,爷爷的离去,何尝不是让我也变成没了依靠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,我们把你奶奶葬了,让她安心上路吧!”

    小黄鼬看着黄大仙的尸体,悲伤抽泣。

    我和小黄鼬把黄大仙就葬在了这里,在这山头上堆起了一个小小的土包。

    这时,天空飘起了雨。

    悲伤情绪随这大雨袭来,仿佛连天都在落泪。

    这些天发生了太多太多事,很多人都因此失去了生命,可活下来的人还要接着生活。

    我心中戚然,抱起趴在坟头痛哭的小黄鼬,向黄大仙说道:“您放心去吧,我会照顾好黄翠儿的!”

    深深鞠躬,我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冒雨离开北邙山,小黄鼬就趴在我怀中一动不动,可我明显能感受到它在抽泣。

    我叹着气,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亲人离去,感念悲伤对它的成长也有好处,就由着它去吧!

    这一夜,大雨滂沱。

    第二天晨光初照,白云舒卷,碧空万里,昨夜的一场大雨像是洗清了世间污秽,就连空气都清新了不少。

    我做了早饭,想让小黄鼬也吃一些,但是它趴在被窝里连动都不想动。

    用过早饭之后,我在村子里找到张伯。

    我问了张伯一些事,关于行人派传承法器的事,也关于当年在我的新婚之夜,凝舞铜棺丢失的事,

    对于行人派传承法器的事,张伯一问三不知,我问他有没有留意爷爷生前藏过什么东西,张伯摇头说不知道,不过好像我爷爷以前倒是经常往祖庙里跑。

    我和张伯一起去祖庙,路上我又问他当年的往事。

    张伯瞪着眼睛说:“你找那铜棺干啥?这事儿都过去了,就不要再提了,要紧的是你现在好好的,回头我给你寻摸一个好姑娘,早早成了家就齐活了!你爷爷临走前还念叨着,希望你能早些成家立业呢!”

    我认真地说:“张伯,我已经成家了,凝舞就是我的妻子!凝舞救过我的命,我也应该对她不离不弃!”

    张伯对我的话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说什么狗屁不离不弃,大小伙子哪个不是见一个爱一个,见谁家姑娘漂亮就跟在谁家屁股后面?他让我少扯那些酸掉牙的烂绑子事,真正能爬上人家的床才叫本事!

    真别说,那种本事我还真没有!

    当然,我也不想有。

    我缠着张伯,让他无论如何告诉我。

    最后我甚至编了个瞎话吓唬他,说我是行人派弟子,如果干违心损阴德的事,这叫知法犯法,以后进了地府投胎就要落畜生道了!

    张伯被我给唬愣了,他仔细回忆了回忆,这才跟我说:“当年铜棺丢失,我和你爷爷就估摸着是被厉鬼附身的人给偷了!可后来我留心眼问了问,当时村里人都在,压根儿没人被厉鬼附身离开过!

    “那大仙被雷劈死后,我和你爷爷在村头寻摸过一阵,在地上看到了一条棺材拖曳过的痕迹,沿着那痕迹趁黑追过去,现在想来我都觉得诡异后怕,我们看到是两个纸扎的纸人儿在拖着铜棺在走!”

    我急忙问:“纸人?你确定吗?真的是两个纸人儿?”

    “不会错的!就两个纸人儿!”张伯回想当初,仍觉得心有余悸:“我和你爷爷遇见了这种玩意儿,哪里还敢再追,只好就这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纸人附灵,这是折纸门的手段!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,想不通当年怎么还会有折纸门插手的影子,这些个纸匠偷凝舞的铜棺干什么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