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十二章 拼命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六十二章 拼命

    当年我还是个孩子,就算是他们知道我和行人派的关系,也犯不着为难我一个屁事不懂的小孩,而且凝舞可与行人派没什么关系,折纸门不可能会是因为传承术数的事偷走了铜棺!

    可如果不是奔着《行人术数》来的,折纸门又偷铜棺干什么用?

    我百思不得其解,心中打定主意,等二敏与我联系时问问她是不是知道这件事,另一方面也要抓紧时间为凝舞重聚魂身,问问她的铜棺究竟有什么特异之处。

    我和张伯来到祖庙,如今阴师厉鬼已除,村民们也不用再挤在这破庙里。

    祖庙看门的是李大爷,今年七十四高寿了,不过若论起北邙山的辈分来说,他还就只是我的大爷。

    李大爷守了祖庙半辈子,他年轻时这祖庙香火很好,安安稳稳当个庙祝也是不错的生计,可后来改革开放,年轻人都出去务工了,祖庙也就渐渐破落下来,不过李大爷却并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用他的话说,这祖庙就是他的命,他的家,他不能离开也不想离开。

    也幸亏李大爷常年供奉着庙中神灵,长明灯火不断,这次出了事才能庇护村民平安,不然不知道会要多死多少人!

    进了庙,张伯就招呼一声李老头,问起我爷爷是不是在这里放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李大爷也是一问三不知。

    我独自走进祖庙中,抬头看着神龛上的神像,这是一尊泥塑釉彩的慈悲像,分辨不出男女,打小听爷爷说这里供奉的是圣尊巡天神,是掌控世间秩序的神灵,而在祖庙的偏室里则是供养着许多灵牌灵位。

    附近十里八村难免有不便在家里供养已逝老人的,所以就请进来了庙里供养,这也是李大爷经济来源之一。

    我站在神像下,看着泥塑神像不少地方都已经脱落彩绘,像这山村一样,显得有些穷困破败,心中不由叹了一叹,穷人也跟着穷了神,还希望巡天神莫要怪罪。

    神像慈目半垂,俯视着堂下的我。

    我恭恭敬敬先敬香跪拜,念叨一番感谢神灵庇护的话,然后起身在庙里寻找。

    整座庙不大,除了左右偏室和后堂,就再没了其它能够藏东西的地方,李大爷看我跟个没头苍蝇一样乱转,跑过来问我到底找啥东西,我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,只知道爷爷肯定是藏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李大爷骂我万一惊扰了神灵,神灵可是会怪罪的,我笑着告诉他,神灵才没有那么小心眼。

    找了一圈,没有任何发现。

    爷爷藏东西的本事还真是可以的,小庙不大的地方很轻易就找遍了,可我愣是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我又回到神龛下,张伯看我这非找到不可的架势,提醒我说:“是不是你爷爷把东西藏在了其它地方?你要不要去别地儿找找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说:“不大可能,再说先前村里也已经被那阴师给找遍了,连我家里都翻遍了,他都没有找到。”

    李大爷气的吹胡子瞪眼:“别地儿没有,这里当然更没有了!咋着,你还怀疑是巡天大神眯了你的东西不成?别在这儿瞎胡闹,去去去……”

    李大爷想撵我走,不过他的话倒提醒我了。

    行人派的传承之器,事关重大,是万万不能丢失的,否则列位祖师在天之灵有知,那还不把我楚家给罚死!

    毕竟单单是我父亲放弃守护弟子的身份,就险些没有令我早夭。

    我回头仔细打量慈悲神像,冒出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,难不成是这巡天神帮我爷爷藏了起来?

    是不是,试试就知道了!

    我手中掐着诀,默运虚灵土之法,脚下猛然一踏,以己身为灵枢,扰动祖庙中的地气。

    刹那时,如泰山压顶一般的威严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神龛上的神像竟仿佛活了过来,我明显感受到,慈目半垂的神像竟抬起视线审视了我一眼!

    这种感觉,别提有多么令人惊恐了!

    我再扛不住这股浩然威严,被震出了庙,仰面摔在小院里,这一跤把我摔的七荤八素,我震惊的看着庙里圣尊巡天神像,半天都没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小天!?”

    张伯惊呼一声,跑过来问我没事吧,而李大爷扑通跪在神像前,不停磕头说大神莫怪,大神莫怪……

    李大爷磕头过后,站在庙门口指着我骂:“楚天,你再这么胡闹,老头子我打死你!”

    张伯也奇怪问我:“你这咋回事?”

    我回过神,向张伯说我没事,又向李大爷解释:“我不是胡闹,我爷爷确实把东西交给了巡天大神。”

    “瞎鸡巴扯淡!”李大爷愤怒道:“神像又不会动,怎么可能会拿你爷爷的东西!给我滚,滚出祖庙,赶紧滚!”

    李大爷像是被人动了命根子,怒不可遏抄起小院扫帚就冲我追打。

    我吓的赶紧爬起身跑出祖庙。

    张伯也被李大爷赶了出去,就听李大爷在庙门口不停叫骂着:“一群白眼狼,大神救了你们,你们还来打大神的主意?我告诉你,楚天,除非我死了,否则你别想再踏入祖庙一步!”

    李大爷气呼呼关上祖庙院门,把我和张伯关在了外头。

    “小天,这李老头就这脾气,别跟他一般见识。”张伯劝了我一句,又问:“你刚刚说那话是啥意思?神像真拿了你爷爷的东西?”

    我无奈点头,刚刚圣尊巡天神露出威严那一刻,我明显感应到神像之内有东西在呼应化为地气灵枢的我。

    应该可以确定,那就是行人派的传承器物。

    但眼前这李大爷可是一个大难题啊,敢动神像,这李大爷非拼命不可,已经七十多岁的老头子了,真被气出好歹来那还不当场一命呜呼!

    张伯还有些不能接受,惊诧问:“可……可神像是泥塑的啊!它怎么拿你爷爷的东西?”

    我轻笑说:“张伯,常说鬼神鬼神,鬼灵既然存在,神灵当然也存在!……不过不是巡天大神拿了我爷爷的东西,应该是我爷爷交给了大神,祈求大神帮忙保管的!”

    张伯又问我现在怎么办,李老头可没那么好商量!

    我想了想暂时打消取走器物的念头,一是李大爷这关过不去,二是自己这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样子,也守护不了这件传承之器。

    既然巡天大神保管着呢,那就先放在这里,这总比放在自己身上安全。

    知道了传承之物所在,我也就安心不少,我让张伯带我去当年铜棺消失的地方看看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