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十五章 说话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六十五章 说话

    所谓五方鬼兵,是煞鬼门御使阴魂为属下的手段。

    但在这种鬼兵之中,怨恶凶邪魔鬼灵皆不在其列,也就说是所谓的五方鬼兵,其实就是五个小鬼儿阴魂,煞鬼门弟子可以招揽五鬼为己用,这五鬼受驱使供奉的同时,也可以积攒阴德福寿,这也是一种修炼修行。

    日后等该弟子死后入阴曹,五鬼兵也能一同进入地府中,来世可以凭借阴德福寿脱胎一个好人家。

    而像藤谷辰那种,豢养怨灵厉灵,乃至凶灵,并不属于五鬼兵之列,相反这严重触犯门派禁忌,他不但会受到阴门六派的追杀,更为天地所不容!

    我仔细研究过这术数后发现,所谓五方鬼兵,其实很鸡肋。

    小鬼儿阴魂本身并没有多大力量,只能做到一些非常简单的事,比如帮助侦查、放哨、警惕外敌等等……

    想指望五方鬼兵应对强大的邪魔,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了,它们也没那个能力,恐怕对敌时,一个照面就全被邪魔给吃了!

    不过这术数对于我眼下,却是很有用处。

    其中炼制五方鬼兵的方法手段,也可以用来炼制镇魂木中的厉灵,不过我并不是要纳它为属下,而是将它的厉灵之力炼化渡给凝舞补足妖魂。

    找到了方法,我说干就干!

    关好院门房门,省的有人突然来打扰,然后我拿来蒲团坐上,将镇魂木平端在掌心,撕掉上面的破煞驱邪符。

    失去符纸压制之后,镇魂木立即开始剧烈抖动。

    这是其中寄身的厉灵在挣扎,它想从镇魂木中破身而出,我急忙默运虚灵土,化己身为灵枢以地气进行压制,镇魂木中的厉灵这才又渐渐老实了一些。

    我心中庆幸,辛亏这厉灵之前被我伤的太重,否则今天还真说不好能不能压制的住它!

    我默默运转炼制鬼兵的法门。

    以五方鬼兵来说,炼制成功之后其实更像是五具阴魂傀儡,只要主人动念就可以完全控制,能见鬼兵之所见,能听鬼兵之所听,能借鬼兵之身行事,很是诡异难测。

    所以,这也是初入煞鬼门弟子必修的术数。

    就在我准备炼制这厉灵时,它好似也感应到了威胁,拼命在镇魂木中挣扎。

    我一边以地气压制,一边紧守心神,以心念之火灼烧这厉灵。

    有了画符凝聚心神之念的经验,这心念之火倒也不难,可难的是这白的妖异的心念之火一入镇魂木中,就立即被厉灵所包围!

    心念之火乃至阳之物,厉灵属阴,这本应该对它有着天生克制的能力。

    但我修炼时间太短,所凝聚出的心念之火其实压根就是一撮火苗,面对黑烟滚滚的厉灵阴气,别说克制了,反倒随时都有可能被它给扑灭!

    阴盛阳衰,是为反噬。

    我的处境立即变得凶险无比,如果师父王四还在的话,铁定会骂我这是不要命了!就是牛犊子,也不会有我这么蛮干的!

    可是事已至此,只能硬撑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我的心念之火被厉灵扑灭,损了修为道行还是轻的,只怕连我的三魂都会遭反噬重创,到时候说不得就有变成痴呆的可能。

    我拼命咬牙坚持,那进入镇魂木中的心念之火就好像风中残烛,摇曳不定。

    幸好这至阳之物对厉灵阴身有着极强的伤害,厉灵始终都无法强行扑灭这火焰,它只能围困着借阴气侵蚀,慢慢等心灵之火自行熄灭。

    我和厉灵之间的比拼,渐渐变成了一场消耗战。

    而拼得,就是谁先扛不住!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我控制着心念之火始终稳如泰山,任它厉灵如何侵蚀,始终都无法将心念之火扑灭。

    最终,厉灵终于受不了,不再围困心念之火。

    我急忙控制心念之火自镇魂木中脱身而出,回归自己身体之中,这刚一回来,顿时感觉自己魂魄一阵眩晕虚弱。

    我咬牙忍受,翻手重新将破煞驱邪符贴在镇魂木上,又从衣领中掏出青铜戒指,搁置在镇魂木的上方,就见虚空中一缕缕黑色丝线气流汇聚而来,瞬间被吸入进戒指之中。

    这些黑色丝线气流,是厉灵纯粹阴力,是我以心念之火将它炼化出来的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凝舞舒服至极的呻吟声,我大喜过望,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成功了!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凝舞!”

    再次听见凝舞清脆悦耳的声音,简直令我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我捧着手中的戒指,像是捧着稀世珍宝一样,小心翼翼的,而凝舞的声音又在我耳边传来:“我现在恢复了一些妖魂力量,终于可以和你说话了!”

    我激动的都有些想流泪,磕磕巴巴的说:“凝舞……我……我好想你……”

    凝舞轻笑,那声音几分调皮几分动听,她羞涩地说:“呆子,我一直就在你的身边啊!”

    我傻笑着:“那我也好想你!”

    “以后等我慢慢恢复了妖魂,就可以像以前一样真正的陪在你身边了!”凝舞痴痴笑着,又说道:“相公,你等我先吸收了鬼灵阴力,再出来陪你说话,可好?”

    我不停点着头,说好好好。

    凝舞娇羞地说让我乖乖等着她,然后青铜戒指就再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我心里暖洋洋的,小心翼翼又把青铜直接贴身放好,心中那个高兴劲儿,真让我有种一蹦三丈高的冲动!

    小黄鼬在角落一直在偷看着我,那眼神十分不解。

    我摆手让这小家伙去睡觉,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情,小黄鼬吱吱吱的比划着什么,最后瞪了我一眼,拽里拽气的去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我从蒲团上起身,强烈的眩晕感又让我跌坐在蒲团上!

    这一番施展五方鬼兵要术,对于心神身体的消耗都可谓不小,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,因为凝舞终于有了可以恢复的希望!

    我很高兴,心中更是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只要凝舞恢复了妖魂,再找回她的铜棺,那这一切也就圆满了。

    我开心地笑起来,我不再是当年懵懂无知地孩子,我终于能够帮助凝舞,甚至是与她站在一起共同面对危险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