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十六章 水鬼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六十六章 水鬼

    凝舞吸收着厉灵阴力归于沉寂,我也不在耽搁,抓紧时间休养着心神,至于精气的损耗还需要一些时间会恢复,不过这并不妨碍我晚上去探一探那河中水鬼。

    按照《行人术数》上所载的调息之法,我在蒲团上枯坐着。

    甭管到底有没有用,总之这古书上的术数绝不会有偏差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夜色近半。

    我徐徐睁开眼睛,绵绵若游丝地呼吸渐渐变得正常,不知是心理原因还是怎的,我确实感觉到精神好了很多,但身体精气只恢复了小半,还有一些体虚的疲惫感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这调息可练的不得法呀!”

    脑海中传来凝舞的声音,我大喜过望,凝舞的妖魂果然恢复了不少,之前她可做不到直接在我脑海中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就照着书上瞎练的,有用就行,哪还管的了得法不得法。”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!事倍功半和事半功倍,可是有很明显的差异!不然的话,你现在身体精气的损耗早应该恢复七七八八了!”

    “那该怎么练啊?”

    “等以后在告诉你!相公,你不是要去会会那水鬼?现在可正是时候哦!”

    “差点把正事给忘了,那就等以后再由你亲自教吧!”

    我从蒲团上起身,舒缓因久坐而酸麻的身体,一边不停在脑海中与凝舞说着话儿,一边收拾起布袋东西,又将那柄桃木剑背在身上。

    小黄鼬见我要出门的样子,跑过来冲我比划手势,“吱吱呀呀”问我干嘛去。

    我告诉它我去捉水鬼,让它自己老实呆在家里。

    小黄鼬皱着小眉头想了一下,忽然就扑在了我怀里,看这意思是害怕我把它扔在家里,所以要跟着我一起去。

    我笑着摸摸它的小脑袋,想一起就一起去吧,总归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小翠儿?”

    凝舞声音响起,唤着小黄鼬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可把小家伙给吓了一跳,小眼睛提溜乱转地寻找着是谁在喊它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丫头,竟不记得我的声音了吗!?”

    凝舞突然变得几分严厉,小黄鼬顿时浑身一颤,想起了这声音的主人是谁,它毛发乍起,浑身抖擞不停,趴在我怀里深深将脑袋埋了进去,就连它的耳朵都遮蔽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小家伙受到惊吓的模样,凝舞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。

    我哭笑不得,问凝舞这小黄鼬为什么那么怕她,凝舞告诉我说,别说这小小黄鼬妖,在整个北邙山就没有不怕她的人,不对,就没有不怕她的鬼!

    也难怪,凝舞是修炼千年的狐妖,就连黄大仙黄苓都对凝舞毕恭毕敬,更何况那些孤魂野鬼。

    关上灯,离开家中。

    我摸着夜路向村头走去,一路上我不停问着凝舞关于铜棺的事。

    新婚那夜,凝舞被调虎离山,她也没有察觉竟有人暗中偷了铜棺,就在追击厉鬼的路上,她才察觉到铜棺丢失。

    凝舞当时大怒,先灭了厉鬼,又去追击偷铜棺的贼子,可就在她刚刚出了村头的时候,就中下了埋伏!

    那埋伏是人力所为,单凭厉鬼根本无法办到。

    凝舞之所以这么认定,是因为她当时被某种很厉害的术数困在了那里,有人引动了她修炼千年的妖魂阴煞,这才招来神灵天将施以雷劫惩身。

    修炼成妖,本就是夺天地造化,凝舞更是以妖魂修炼,更近邪道,为天地所不容。

    所以,最终她险些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我奇怪不已地问凝舞,这是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的路数,可那人为什么要这么做?又怎会安排的这么精密巧妙?

    凝舞也很是不解,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,那人是为她的铜棺而来的。

    我问出了心中一直以来的疑问:“媳妇,你的铜棺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?为什么会被封印着,又为什么会被抢走?”

    凝舞沉默半天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我又问她是不是不能告诉我,就听凝舞撒娇说:“呆子,我与你之间又哪有秘密可言!……只是说出来,你可能也有些不信,我也不知道铜棺里具体封印着什么,我自化成妖魂修炼那一刻起,生前事都已经记不得了!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我叫凝舞,是一个狐妖!”

    听着凝舞的回答,我惊诧不已。

    我这媳妇修炼千年之久,竟然还不知自己因何而死,因何而被葬在北邙山的,那这千年来的修炼可真是有些糊里糊涂啊!

    “相公,你抱过我的铜棺,也见到了上面的封印符文,你应该知道其中利害!……如果说,曾经有位高人击杀了我的妖身,并将之封印在铜棺中,那他是绝不可能放过我的妖魂的,但我的妖魂偏偏逃过了一劫,所以就连我都一直觉得自己的生前事很是蹊跷!”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说:“这件事确实是很蹊跷!……等我们找到铜棺之后,想办法打开它,或许就能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了。”

    凝舞痴痴一笑:“你能有那个本事解开铜棺封印吗?”

    我哼哼地说:“可别小瞧了你家相公我!好歹我现在也是正儿八经的行人派第三十四代传承弟子,可是厉害着呢!”

    凝舞清脆的悦耳笑声不停,她又问我:“那敢问这位传承弟子,你迷路了你知道吗!?”

    听到凝舞这么一问,我顿时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山林里不知何时落下了鬼障之术,而我正鬼打墙一样绕着原地走了一大圈。

    我脸上一红,连说意外意外,没有注意。

    我手中掐诀,默运虚灵土扰动山林地气,脚下一踏大地,地气涌动,顿时就破除了这障目的低级鬼障之术。

    在往前走,果然很快就出了林子见到了那条河。

    月光下,河流静静流淌,淡淡模糊朦胧的雾气笼罩河面,隐约露出倒映的水面月光,一切显得如此静谧宁静。

    可在我的感觉中,一股股阴气自河底涌出凝而不散。

    河水属阴,一到夜晚,就会聚阳返阴,将白天收集的阳气返成阴气释放,所以夜晚水中最易出邪事。

    而且《行人术数》有载,以本体为实,映照为虚,是为通灵,方可沟通阴阳。

    这其中,水尤以为最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