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十七章 冤枉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六十七章 冤枉

    走出林子的时候,我将怀中小黄鼬放到地上,让它乖乖在一旁看着不要靠近。

    小黄鼬十分乖巧地跑到一棵树下,瞪着小眼睛就静静看着。

    我渐渐走向河边,河流之下阴气极重,尤其是那股枉死之人的怨厉,只是在夜晚靠近这条河都让人感觉浑身发毛。

    随着我的出现,身体阳气激荡了河中阴气,就像是磁体遇见了磁粉一样,原本凝而不散的阴气逐渐向我飘来,那股子阴寒透体冰凉,哪怕是衣服裹着身子都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阴风卷起,随着风中而来的还有凄哭声,哀怨的有些渗人。

    换成任何一个普通人,恐怕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,第一个反应就是扭头就跑,跑的越快越好!

    “相公,看样子,应该是个怨灵。”

    凝舞向我提醒,不过我也明显感觉到了这河中鬼灵的阴气。

    “在水里恐怕有点不好对付啊!”

    “你怕了?”凝舞调皮的嘲笑:“怕了就赶紧跑吧!趁这怨灵没有出现,你还能跑的掉哦!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只是有点紧张……”

    我脸红的解释,要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,这毕竟可是我第一次独自面对鬼灵。

    多多少少……我还是有那么一点没底气。

    “它出来了!”

    不用凝舞说,我也看到了。

    就见在我眼前,那河中的水面突然飘荡起一个红衣女鬼,她只有身子没有腿,飘飘荡荡的在水面来回飘走。

    一声声凄哭,不停从这女鬼口中发出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一幕,心里莫名有点发毛。

    女鬼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,哀怨的哭声呜咽,像是老鸦的悲鸣啼叫,这诡异的一幕别提让人有多害怕了!

    突然,一双断脚穿着红鞋从河中出现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惊,那双断脚似人一样抬起步伐,逐渐向我走了过来,每走一步都在后面留下一道清晰可见的血脚印。

    河面女鬼停止在河面飘荡,她明明背对着我,可是她的头一百八十度旋转,阴森森的苍白脸庞上青色的眼珠咕噜乱转,噬人一般的眸子紧紧盯着我。

    刺耳阴啸从女鬼口中响起,她抬起枯枝一般的手指向我,仿佛像在说着——是你!!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我真被这面有几分给吓到了,这怨灵的出场也太恐怖了点!

    穿着红鞋的断脚越走越快,离我也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当时我心中第一个念头,说出来不怕笑话,就是快跑,死命的快跑,这他妈的太吓人了!

    可是,越是被怨灵慑住了精神,就越是动弹不得!

    凝舞银铃般悦耳的声音大笑不止,她在我脑海中取笑着我:“看你这不中用的怂样,再不赶紧动手,那怨灵可就要拖你进水里了!”

    虽然是取笑的话,但这一刻却真的令我心中大定,

    我深呼吸一口气稳定住心神,在心中拜祭供奉的三师灵位,顿时诛邪灭魔的浩然正气存留心间,眼前这女鬼也不在像刚刚那么可怕了。

    红鞋断脚走到我的身前,更往我的脚下走去。

    看这意思,似乎是想让那一双断脚依附在我的腿上,拖着我入水,我手中掐诀,一团青色火焰顿时自掌心燃起,我将凝聚出的虚灵火抛向断脚。

    只是稍一沾染,顿时就像烈火遇见汽油,整个断脚都燃起了青色火焰。

    女鬼怨灵发出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叫,倏忽间从河面上向我扑来,漫天青丝长发像蛇一般向我身体上缠绕。

    我抽出背后的桃木剑,以虚灵金灌于剑身,左劈右砍,将那缠人的头发斩成了数节。

    发丝飞舞,化成一团团阴气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这时女鬼怨灵也已经扑了上来,枯树枝一般的鬼爪向我身体抓来,我下意识的后退几步,险些没有摔倒,不过终于是狼狈不堪的闪避过去了。

    女鬼像是发了狂,她脸上嘴唇撕裂,张开恐怖的血盆大口,向着我的身体撕咬,像是野兽一般狰狞无比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横,撩起桃木剑横扫向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这女鬼怨灵可比我灵敏多了,她急速向后退去,但桃木剑尖仍旧扫中了她的半边脸。

    宛如刀切豆腐,女鬼的半边脸直接被削了下来!

    女鬼怨灵仿佛感觉不到痛楚,她咧嘴狞笑,那裸露出的半个头血肉迷糊,眼球提溜着挂在舌头牙床上,甚至还能从那切开处看到白花花的脑浆,着实诡异又令人感觉恶心无比。

    幸亏之前见识过比她这更恐怖的场面,否则我非当场吐了不可!

    我切实感受到了怨灵的厉害恐怖,我不再给这女鬼任何机会,手中掐诀,脚踏大地,以己身为灵枢扰动地气困住怨灵,我又从随身的布袋里摸出几张破煞驱邪符,当即就要灭杀了这鬼灵。

    女鬼怨灵此刻终于露出了惊恐害怕的神色,可她根本无法挣脱地气的束缚,不停发出愤怒刺耳的嚎叫声。

    “相公,别杀她!”

    凝舞及时提醒,我动作一缓,这才想起来捉了这鬼灵还有用处。

    我收起黄符,提着手中桃木剑接连劈砍女鬼怨灵的阴身,每一剑都小心地避开女鬼要害,只为重创她的怨灵阴身。

    被重创的怨灵身体散成了一片阴气,好半天才重新凝聚起来。

    我收起桃木剑冷冷看着这女鬼。

    “法师饶命,法师饶命,别杀我,求求你别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女鬼扑通跪倒在我面前,一边发出难听之极哀嚎哭声一边向着我不停祈求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我俯视着女鬼怨灵,沉脸暴喝一声。

    女鬼怨灵被吓得浑身一抖,终于不敢再哀嚎了,但那哀怨的抽泣声却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我冷冷问:“你在这河中害人的命,还想让我饶了你?”

    女鬼怨灵被我这么一问,抖擞不止,这会儿就是这怨灵也终于是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法师,我冤啊!”

    “你冤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被人害死以后,弃尸河中的,我被河里的阴气困在这成了水鬼,找不到杀害我的元凶,所以我冤啊!”女鬼怨灵哭嚎着又说:“我也不想害人,可是我被困太久已经被阴气侵蚀了魂魄,这才会出现害人的命!这不是我本意,我真的冤啊!”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看来这女鬼生前被人所杀,死后积怨又被河中阴气所困,这才化成了一只怨恶鬼灵。

    凝舞在我脑海中说道:“其情可谅,但其罪当诛!她再冤,也改变不了她行凶害人的事实,这并不管是不是出于她的本意!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惊,凝舞的杀伐戾气可不小。

    我也理解凝舞的意思,鬼灵就是鬼灵,害人性命这一点更是无可否认,不能因情而免过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