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十九章 救自己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六十九章 救自己

    纸船,纸人,纸桥……

    我紧皱起眉头,这位折纸门的法师还真是手段频出,纸船和纸桥可不是早先准备好的,而是到了这河边信手拈来施法折出来的。

    由此也可以看出,恐怕这法师的道行修为不低。

    我又问王霜还记不记得那法师的长相,王霜摇头说不记得,她当时在河底压根儿就没敢露面,也没能看到那人的长相。

    线索到了这里,竟就这样断了!

    我心有不甘,如果那位法师就此消失匿迹,那我和凝舞又上哪去找铜棺去?

    “问问她,纸船现在是否还在河底。”凝舞提醒我。

    我把凝舞的话又问了一遍这女鬼。

    王霜点头说:“在的在的,那法师抱走小棺材后,就没再管河底的纸船。”

    我审视了一眼这女鬼,笑着说:“那你能不能帮我把纸船捞出来?”

    王霜连连答应,转头跑向河边扑身跳入水中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就不怕她耍心眼?”凝舞在我脑海中问。

    “不怕!如果她敢耍心眼,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,到时候灭杀了这怨灵,我也于心无愧。”我笑着回应。

    女鬼怨灵这一入水,就彻底不见了踪影,就连河面阴气都敛下不少。

    我静静等着,在河边足足等了有十来分钟。

    就在我感觉我被这怨灵骗了的时候,河面突然有了动静,一股股气泡涌出,水面不停发出泊泊声响,不大会就见一条袖珍纸船飘出水面。

    这纸船颇具灵性,浮出水面之后,划出了一道弧线涟漪,速度很快,顺着河流之下就想逃逸。

    我早在等着这一刻,哪能让这纸船逃掉。

    手中掐诀,脚踏大地,化己身为灵枢,借地气涌动瞬间困住了灵动的袖珍纸船。

    小纸船还不肯束手就擒,不停在水面来回飘动。

    我加大着虚灵土术数的控制,强行摄住了纸船灵性,控制着它慢慢移到河边,我大踏步跑上前,一把将纸船抓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纸船入手的那一刻,我感觉就仿佛在抓着一条泥鳅!

    它还在挣扎,滑不溜秋的,我死死把纸船捏在手中,但这小船儿竟趁着我指间的缝隙,不停往外钻着。

    我立刻从布袋中摸出一张黄符,贴在纸船之上。

    以破煞驱邪符镇住其上灵性!

    果然,贴上黄符之后,纸船突然就变成了死物,安安静静躺在我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纸船,心中隐隐对那位法师的实力有了几分猜测,那人比起现在的我,甚至比起师父王四,都要强上不少,又是一位折纸门的高人!

    河中阴气涌动不止,王霜也从水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与这女鬼怨灵距离极近,她如果现在偷袭,绝对可以趁我猝不及防的时候,拖我进入水中。

    在水里,可就是这怨灵的天下了!

    不说她本身的怨灵力量,就光是河底缠人的漩涡,我都够呛能够对付!

    我心中紧张,全身绷紧应对着即将发生的意外情况。

    可王霜似乎根本就没有加害我的打算,她长吁一口气对我说:“法师,为了捞起这条纸船,可费了我不少力气啊!我现在身体受了伤,根本就控制不住它,幸亏被法师你捉住了这小东西!……法师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王霜见我脸色不对,奇怪的问着我。

    她是不能理解,我这一刻心底是松了多么大的一口气,不过我也确实有些误会她了,王霜可压根儿就没有想害的意思!

    这从侧面也让说明,爷爷看人的眼光是极准的!

    我尴尬笑了笑:“我没事!……那个,很抱歉啊,我对你出手重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法师,你可别这样说。”王霜受宠若惊道:“如果不是你伤了我,我现在恐怕还被怨厉阴气控制着,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!我还要谢谢你,是你救了我呢!”

    我看着王霜,真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真的很善良,善良的甚至有些傻,可是这份傻劲却令我心中感动不已,如果不是这条怪河,恐怕她甚至都不会化成怨灵厉鬼吧!

    我认真地看着她说:“我那不算救你,真的能救你的人,是你自己!”

    王霜不理解我话中意思。

    我向她解释说,如果想真正得救,仅仅恢复神智是不够的,怨心还在,那怨灵的力量就会继续增长,那她迟早还会变得跟今天一样。

    王霜眼睛中浮现几分惊恐,看着我的眼神又有几分害怕。

    王霜沉默一会,眼泪落下。

    “法师,你的意思是,你还要杀了我吗?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脸上的绝望,心隐隐都刺痛了一下,连忙说:“不不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王霜泪眼婆娑,不解地望向我。

    我沉吟后说:“只要你愿意放下怨心,化掉自己的怨灵之力,你才能够得救!”

    王霜向我哭吼着说:“我很想!可是我做不到!你能理解吗?我真的做不到啊!不单单是我自己本身,就是这条河,都像是掐住我喉咙的手,它像条毒蛇在往我心里钻着,你能理解吗!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?”王霜怒不可遏地嘶吼着,她一双眼睛化成血瞳,泪水变成了血线滑落,“为什么,就连你都要逼我!”

    “相公,小心!”凝舞惊呼着。

    此刻我也大惊不已,积怨化灵便是厉灵,怨心凝根是为煞根,此后便就是恶灵厉鬼了!

    而王霜如今,正处在怨心凝根的关头!

    这个时候万万不能再施展刺激她的手段,因为一个搞不好,反倒会更激起了她的凶厉,到时候怨心凝根就不可逆转了。

    我一咬牙,不躲不逃,手中掐诀,以虚灵土衍化成沙,迷迷蒙蒙覆盖住我的身体表面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不要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在王霜眼中,我的样貌随着迷沙过后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一个少儿仰头委屈的哭着,那是令人心疼的难过伤心,他哭的很厉害,也很委屈,不停问着为什么妈妈不要我了。

    这是我小时候的样子,在很想家很想父母的时候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以后听话,以后都乖,你接我回家吧!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丢下我……”

    少儿用袖子擦着眼泪,抽泣的抖动肩膀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