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十一章 相亲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七十一章 相亲

    起床洗脸刷牙,简单换了一身干净衣服,张伯这时候又跑进来催我快点,我一脸苦相,只好跟着张伯出门。

    凝舞虽然发了怒气,但听她那意思,似乎比我好奇相亲对象长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我郁闷的不行!

    咋着,如果对方姑娘真长的漂亮,你还真让我娶了人家不成?

    跟着张伯来到村头,大我几岁的堂哥已经在等着了,路边停着一辆破旧的蓝皮农用三轮车,因为都是柴油发动机,所以那动静跑起来“突突突”的跟拖拉机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“我说天儿,你就整这身去相亲?寒碜了点吧!?”

    大堂哥张根柱调笑的打量我。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好孬还不一个样,人家跟我相亲,又不是跟我衣服相亲。”

    张根柱啧啧说:“哦哟呵,还挺低调哈!前两天你爸回来的时候,我可见了!那开的十几万的小别克吧?这石叔在外边儿发了财,能没跟你在家准备点好行头?都出去相亲了,也不拿出来用?可不能掉份儿啊!”

    还真别说,我这老爹匆忙回来匆忙走,真是啥东西都没给我留,就我老妈临走时悄悄给我留了三万块钱。

    加上师父王四的小存款,我这穿的不显,身上可也有小十万块钱了!

    在山里乡下,可也是笔巨款了!

    张伯瞪了大堂哥一眼:“就你舌头根子痒痒,话多!好好开你的车,出去了别在外边儿瞎摆活!”

    张根柱撇着嘴嘀咕一声,这长脸的事儿,还不让说来,毛病!

    不过说归说,这位大堂哥对我还挺热情照顾的,一路上有话没话的陪我开着荤段子玩笑,我倒是没啥,听的凝舞一路子冲我直哼哼,说真想割了他的舌头撕烂他的嘴!

    我急忙劝凝舞,大堂哥就这样,爱开这口玩笑。

    张伯叮嘱了我见着人家姑娘面,该说啥该咋说,可千万不能露怯。

    按张伯的话说,就我这条件,只要人家父母点头同意,姑娘一般就不会有啥意见,到时候事儿就算成了一半儿了!

    我苦笑,这不就是包办婚姻吗?

    张伯瞪着眼睛说:“包办婚姻咋了?老一辈都是这么过来的!况且我和你张婶已经替你把过关了,你就放心大胆的去见,没一个姑娘家是差的!”

    包办就包办吧,反正也就是走这么一个过场。

    我已经有凝舞了,又哪能真娶人家姑娘?

    这乡下相亲与城里不同,一般都是上女方家去见面,由女方父母先见过了,再与人家姑娘单独坐那儿说会话。

    我感觉很无趣,跟人家有一句没一句的尬聊。

    凝舞倒是很来劲,指挥着我问了人家生辰又问八字儿,最后又对人家姑娘品头论足的拼一番,说了一句比她何止是差了远了。

    我哈哈直笑,农村里的孩子怎么可能比得上你这修炼千年的狐狸精!

    不过等我回过味儿来,又问凝舞:“咋着,这要万一真合适,媳妇你还真准了我娶人家不成?”

    凝舞嘻嘻一笑:“相公要是喜欢,那娶回来就娶回来呗!反正我是没有意见呀,你娶回来给我玩儿也挺好的呀!”

    娶回家给你玩儿?

    我嘴角抖了抖,算了吧,还是别祸害人家小姑娘了!

    一连跑了几个村,前后见了仨姑娘,人家一听我说是阴门六派的修道人,立即就摇头摆手说不成,有个姑娘当场就给急哭了,问父母为什么不成,她家父母吹胡子瞪眼的一通骂,说她不怕家里人还怕呢,这要是万一闹出个什么邪事儿谁受得了?

    任凭张伯如何解释,人家父母压根儿不听。

    离开路上,张伯气的直喘粗气,他骂我这小子是不是故意的,闲着没事儿扯什么阴门六派。

    我苦笑,这总不能骗人家不是?

    张伯气的追着我打,说我不想骗人家可以不说啊,这一秃噜都说出去了还相个屁亲!

    重新坐上三轮小货车,张伯气的不言语,我问他是不是可以回家了,张伯瞪着眼睛说:“想得美,还有一家!”

    我整张脸顿时垮了下去,竟然还有,这张婶寻摸姑娘的动作也太快了吧!

    下午,我们来到周棚村。

    这次的姑娘家,据说家里情况不是很好,所以对男方家没啥要求,只要有钱就行,但是人姑娘却是长的非常漂亮水灵。

    我问张伯,既然那么漂亮,怎么还没有嫁出去?

    张伯叹了口气:“还不是她有个难缠的爹,老油条子光棍汉,净想着能把这闺女多卖几个钱花花呢!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这世上怎么还会有这种父母?

    很快来到姑娘家,她家里确实很贫穷,三间瓦房一间厨房,小院都是泥墙砌的,破败的有些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见过这老寡汉,不过四五十岁年龄脸上皱纹却很深,他眼睛不大提溜乱转有股子流里流气的精明,咧嘴一笑满口黄牙,身上更是酒味儿掺着某种说不上来的味儿,总之很是难闻。

    照理说,乡下人再怎么穷,可只要勤劳肯干也不至于穷到这份儿上。

    能到这种地步的是,只能说明这人好吃懒做,人不行!

    这老寡汉没有上三家的顾及,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有钱就行,我对这种人没来由的很厌烦,没搭理他,进去屋里见到了那姑娘。

    坐在破马扎上,我皱着眉头看这姑娘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的是她确实很漂亮,眉宇间很清秀,睫毛很长,眼眸中有种很干净的灵性,扎着两个麻花辫,身上穿着洗脱了色的衣服,但就是这么朴素到极点的外表,却依旧掩盖不住她纯真到不染的气质。

    她很拘谨,眼睛微红,透着难过,像刚哭过,秀眉微蹙,那是惹人怜爱的无助和倔强,她不停抠着有些粗糙的手指,紧张的没敢看我。

    我心中叹了叹,这么一位漂亮姑娘实在不该有这么一双粗糙的小手!

    “相公,喜欢?”凝舞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呃?不是……”我听出凝舞笑声中的寒意,急忙在脑海跟她解释:“媳妇,你不觉得她很眼熟吗?”

    “哼!你们男人见到漂亮姑娘都会这么说!”

    随着凝舞冷哼,房间中突然骤冷一分。

    那姑娘打了个寒颤,蜷缩了一下身体,像是一只可怜的小猫儿。

    我苦笑,想说些什么,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打量她的家,这不大的三间瓦房除了她父亲那间简直跟狗窝没什么两样以外,其它地方都收拾的挺干净利索,看得出来她也是一个勤快人儿。

    这尴尬的气氛持续了一会,就被一个不速之客打破了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