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十二章 不巧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七十二章 不巧

    打破尴尬气氛的不速之客,不是别人,正是这女孩的哥哥。

    我看着屋外那吵闹动静,这才知道女孩叫周慧,她哥哥叫周彬,而老寡汉周三民就是他们的爹,绰号周三。

    周彬直呼他爹周三的名字,在院子里大呼小叫,还让张伯他们滚,说他妹妹压根儿就不相亲!

    周三民对这儿子恼怒不已,可看着周彬汗衫裸露出的腱子肉,实在不敢动手教训,只是一直大骂着这个家还是老子做主,轮不到他周彬一个孩子在这儿放屁。

    张伯和大堂哥张根柱满脸尴尬,面对这情景,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周彬吼完过后,气冲冲进了堂屋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一脸怒相的周彬,眉头皱的更紧了,之前我还只是觉得眼熟,这会我终于想起来了这对兄妹是谁。

    周彬上来就拎住了我的衣领,他脸上横肉直抖:“我这儿不卖妹妹,给我滚!”

    周慧见哥哥这副样子,当即就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周慧拉着周彬让他别冲动,不能再动手打人了,她哭的梨花带雨,落下的泪像彻底松懈了所有坚持,她眼神中的倔强此刻终于坚定下来,。

    “哥!这都是我自愿的!是我要嫁人的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呢你!?”

    周彬冲着自己妹妹吼出声,他眼睛也泛了红,可那眼神中却尽是凶狠之色!

    周彬又看向我,我明显感受到他动了杀机!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凝舞寒声冷哼,一股阴气自我胸膛涌出,没入周彬身体中。

    周彬顿时就像被蛇咬了一口,触电般松开我的衣领,他身体向后退了好几步,惊骇欲绝的看着我,仿佛在看着鬼!

    我告诉凝舞我没事,让这烈脾气媳妇别冲动。

    周慧拦到自己哥哥周彬身前,眸中含泪向我问:“我同意了,我嫁你,你们肯出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同意了?”

    这时走进屋子的周三几乎高兴的要跳到房梁上去!

    周三满面笑容,称赞了句真是好女儿啊,明理识大体,不亏他周三那么多年费心教育,周三儿搓着手又问向张伯,怎么样,这事儿成不?

    张伯还没说话,就听周慧又急忙说道:“不管你们出多少钱,这钱不能给他,必须交到我哥手上!”

    周三儿见自己亲闺女竟然指着自己,脾气顿时就上来了,他骂骂咧咧的就想找家伙教训周慧,一旁的大堂哥赶紧上前拦住。

    张伯一脸古怪。

    对方这家子什么情况,你们愿嫁我们还未必愿娶,怎么上来就问给多少钱?

    我平了平衣领问:“你要多少?”

    周慧想了想说:“四万,不……六万!”

    我点头说:“成!

    张伯更加诧异了,他没想到我竟然就这么松口同意了,不过这六万要的可忒多了点。

    张伯冲我直用眼色,让我别急着答应。

    我又向周慧说:“六万就六万,不过,你今天就必须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周慧看了一眼这个家,又厌恶的看了一眼发脾气的周三,她流出最后一滴泪,说:“我可以跟你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小逼崽子,这就想把我撇了?没门!老子生你们,养你们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周三民大叫大嚷,冲上去就想撒泼耍无赖动手。

    我上前一大步揪住周三民的后衣领,直视着他的眼睛,悄然施展五方鬼兵要术,冷冷说:“他们跟我去拿钱,你在家等着!”

    我眼睛里浮现一只狰狞厉鬼,我将厉鬼印在周三民眼睛中。

    就见周三民浑身一颤,险些没有被吓晕死过去,他瘫软在地上,腥臊的尿液顺着裤管流淌下去,彻底没了那副叫嚷的气势。

    这是我炼化厉灵所得来的一丝威视,以心神之念施展,印在他的魂魄中,对付周三这么一个体弱的老人还是轻而易举,但如果换成是一个强健的普通人的话,不但震慑不了,恐怕还会被对方阳火所反噬。

    这一幕可让所有人都愣住了,乡痞周三民竟然被吓尿了?

    我招呼着周彬和周慧,让他们兄妹跟我们走,至于这周三儿,就扔他自己一个人在家担惊受怕,这是他应该受的!

    离开这三间破瓦房,我们一行人又坐上农用三轮。

    张伯和大堂哥对我欲言又止,想问什么又不知该怎么开口,我没理会他们,和周家兄妹坐在三轮车货斗里。

    回去路上,这两兄妹都在用惊奇的眼神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还真把人买回来了?”凝舞哼哼着。

    “媳妇,你明明知道他们是谁,还跟我置气啊?我就不信你没看出来!”我赶紧哄着。

    “没看出来,我就没看出来!”凝舞又哼一声。

    我无奈苦笑,面对撒娇任性的凝舞,我还真点不适应,但我还是得要哄啊!

    哄完自家媳妇,我看向这兄妹,问他们还记不记得王霜是谁,这兄妹被我这么一问,当即就更震惊了,他们问我怎么知道他们母亲的名字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还真是事无不巧。

    今天遇见的这兄妹,就是那是河中怨灵王霜的一对子女,而寡汗周三民不是那狠心害死她的丈夫,又会是谁!

    我缓缓跟这兄妹讲述了下经过,告知了他们母亲现在的境遇。

    两兄妹顿时流下泪来,他们一直都还以为,是母亲王霜离家出走了,可谁能想到竟会是被周三民给害了!

    冲动的周彬想回家质问,我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回去质问过后又能怎么样,你周彬总不能亲手杀了自己老子吧?

    周慧愣愣问我:“原来你不是来跟我相亲的?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见到你们之前还是的,不过现在不是了!本来这场相亲就是我张伯逼着我来的,现在也算没白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周慧沉默下来,眼神落寞,竟像是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我奇怪,这不用再勉强嫁给不喜欢的人,又能找到自己妈妈的下落,难道不是好事吗?怎么看起来她并不高兴?

    周彬又问我到底是什么人,怎么会知道他母亲惨死在了那里,我告诉他我是阴门六派行人派传承弟子,经过那条河时发现河中有水鬼,一问才知道她叫王霜就是附近十里八村的村民。

    现在要紧的是化解王霜的怨心,把她从那条怪河中解救出来,至于以后是报警还是别的,就是他周三民家自己的事了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