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十三章 赖上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七十三章 赖上了

    阴门六派对于这对兄妹来说,根本就闻所未闻,这名头听起来倒是挺唬人的。

    兄妹两个急着见他们母亲,我告诉他们说,要等到天黑入夜之后才可以。

    我又告诉周彬,今天夜里见过之后,最好尽快想办法把河中尸体捞出来,带回家装殓安葬,这样他母亲的魂灵才能够安息。

    周彬不停点头说好,他本身就水性不错,完全可以下河捞尸,我告诉他说光水性好还不够,河底有漩涡,捞尸会非常危险,到时候还必须要多找些人帮忙。

    周慧看着我始终没有说话,眼神很复杂。

    我望过去与她对视一眼,实在不明白那眼神中所表达的含义,路很颠簸,她尽可能蜷缩着,又变得跟之前一样无助。

    风吹拂起她的秀发,在空中曼妙飘舞,但却吹不去她眼中那莫名的悲伤。

    回到北邙村时,已经是傍晚。

    张伯打电话通知家里,让张婶提前准备好了晚饭。

    张婶见到周慧时,疼爱的仿佛跟自家女儿一样,张婶是了解周慧家庭情况的,能为她介绍过去的对象都是挑选过的不差的人家,为的就是帮助这丫头脱离那个家庭。

    张婶问周慧对我可满意,周慧低着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张婶见她这像是女孩子家害羞的模样,顿时就更高兴了,吃饭时候不停的对周慧嘘寒问暖,仿佛已经认定这是我未来媳妇了!

    凝舞很不高兴,她吃醋了!

    我偷乐不已,心道:媳妇啊媳妇,现在是真碰到合适的了,我看你可咋办!要不……娶回家陪你玩儿?

    当然这话我可没敢跟凝舞说出口!

    晚饭过后,

    我留周彬周慧去我家中过夜,张婶听说了我今天非把人带回来的事,笑的更是合不拢嘴,眼神暧昧的叮嘱着周慧什么,把周慧说了个俏脸通红。

    从离开张伯家,再到了我家中。

    周慧眼神慌张躲闪的不敢看我,我是猜不透这女孩家心事,也没有去多问,反正我只是想帮他们,可不是真想娶她。

    我给小黄鼬带了晚饭,小家伙看我一天没在家不知道去哪儿了,委屈的小眼睛一边盯着我一边吃东西。

    我轻笑出声,摸了摸它的脑袋。

    周慧很惊奇的看着小黄鼬,没想到我竟然还养了这么一个宠物,我告诉周慧它可不是宠物,它有名字叫黄翠儿。

    周慧更奇怪了,问我怎么会给一个小黄鼠狼取名字。

    我笑着说这不是我取的,小翠儿本来就叫这个名字,黄翠儿听我们在谈论它,冲着周慧调皮的吐了吐舌头,周慧顿时就被小家伙给逗笑了,她走到跟前俯身说:“你好,小翠儿,我叫周慧。”

    周慧想摸摸小黄鼬的脑袋,但是黄翠儿十分讨厌地躲过去了,周慧笑了笑作罢,没有再强求。

    周彬这时候问我,什么时候出发,我告诉他,等我收拾下东西。

    将布袋挎在身上,背好桃木剑,这些都是为了以防万一,小黄鼬这时候跑过来窜到我怀里,我抱着它招呼周家兄妹现在出发。

    摸黑出了村头,我拿着手电筒走在前头。

    很快我们就进了山林中,周慧还是头一次夜里钻林子,一丁点风吹草动就吓的她惊叫连连,就连胆大的周彬也紧张不已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们,不用害怕,现在山林里已经几乎没有孤魂野鬼了。

    这很普通的一句话,却是让这兄妹俩心头一紧,步子又急忙跟紧了一些。

    周慧问我难道就不会怕吗?

    我告诉她怕当然是会怕,不过恐惧来源于未知,当真的认识到鬼魂是什么之后,也就不那么怕了。

    穿过山林,又遇见了那片鬼打墙。

    周彬周慧吓的大气不敢喘,风吹树林发出的呜咽声,令他们两个的神经几乎紧张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我掐诀施法,一跺脚便破掉鬼障之术。

    走出树林,眼前见到了那条河,以及河上飘荡着的王霜,在我破掉鬼障时,她就察觉到我来了。

    王霜飘上前来,恭敬的说:“法师,您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我回来了,我还给你带回来了两个人,你快看看他们是谁!”

    王霜向那对兄妹看过去,神色顿时就呆愣住了。

    周彬周慧俩兄妹也在霎那间就哭出声来,他们跑到王霜跟前,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,哭喊一声: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彬彬……”

    “慧慧……”

    王霜眼睛里涌出泪来,俯身拥住了自己这一双儿女。

    母子相见,场面看的令人落泪。

    这一别就是十多年,当年的两个孩子如今都已经长大了,再见时,却已是阴阳相隔,不过王霜一颗牵挂的心终于放下,她无时无刻都在担忧着自己的孩子能不能安全长大,现在见到也算是彻底了却一桩心愿。

    小黄鼬在我怀中探着脑袋,看着这一幕小家伙也鼻头直酸,我叹了口气,没打扰他们的团聚,静静退到一旁等候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很久,这母子三人来到我面前磕头致谢。

    我急忙拉他们起身,这件事对于我来说,不过是顺手帮忙罢了,可是这母子三人却硬是磕了头才起来。

    周彬问我,什么时候能为他母亲捞尸,我告诉他起码要等到天亮之后,这夜里实在不适合下水,水里阴气太重,重的甚至有几分古怪!

    王霜劝儿子别着急,十多年都过去了,也不急这一时半会。

    周慧这时鼓足了勇气,向我问道:“楚天,今天我们约定好的事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周慧漂亮的眸子中透着坚定,她直视我的眼睛又问:“你要娶我的事!今天,是你说让我必须跟你走的!”

    “啊!?”

    我像是被雷给劈了一般,彻底呆住了!

    王霜和周彬看着周慧,也有些惊讶于这丫头的认真,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是真喜欢我,这对母子对我印象不差,能嫁给我,他们当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可他们没意见,我可有啊!

    胸口传来一阵强烈的刺痛,耳边还有凝舞的冷哼,我龇牙咧嘴的回过神。

    看看吧!

    不止我有,我媳妇也有意见!

    “不是!周慧!我那个……我让你跟我走,可是为了帮你,不是为了娶你啊!”我急忙解释说。

    “可我们约定好了的!彩礼六万,我嫁你,你娶我!”周慧神情很认真。

    “钱无所谓,钱我可以白给你,但是我真不能娶你!等为你妈妈捞尸装殓之后,你就可以回家了,到时候完全可以再找一个比我还好的男孩子结婚!”我也很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你白给的钱!今天是你说让我必须跟你走的,你让我还能回哪里去?”周慧抿着嘴,瞬间红了眼睛:“在外人眼里,我可就是你的人了,在你这儿过了夜,你却让我走,那村里人会怎样看我?会怎么想我?那我还不如现在就死了算了!”

    王霜和周彬也祈求似的看着我,我明白周慧的意思。

    男方家下了彩礼,又在男方家过了夜,这样的女孩子就算回到村子里,又哪还会人有要,又哪还会有人敢要!

    “不是!你们不能这样!我可是帮了你们,更救了你们啊!”

    我一脸苦相,哪有这么欺负人的啊!

    凝舞!

    媳妇,救命啊!这家伙,人家赖上你相公我了,可咋办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