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十四章 做好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七十四章 做好人

    此刻我简直欲哭无泪,我只是遇见了顺手帮忙,可这周慧竟然真有了嫁我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媳妇,你说句话啊!这丫头现在赖上我了啊!”

    “哼!你之前不是挺得瑟的吗!?”凝舞声音冰冷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那都是开玩笑,闹着玩的,哪能真娶她啊!”我情急问:“媳妇,你别生气了,赶紧帮我想想办法啊!”

    “好办啊!”

    “咋好办?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要死吗?你直接让她去死不就好了!”

    凝舞把我噎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是,我这暴脾气媳妇哪会管一个小丫头片子的要挟。

    我愁眉苦脸,这费心又是救又是帮最后还给钱的,可不是为了把人要过来让她去死的啊!

    “法师,您的大恩大德,我们母子实在没法报答!也求求您,可怜可怜我这女儿吧!只要你不嫌弃,就让她给你烧水做饭伺候你,这也算是把这苦命的孩子从那个家里给救了出去,否则的话她爹还会拿她卖钱的啊!”

    王霜扑通一声又冲我跪了下来,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哭着。

    周慧也跪下来,流着泪倔强的望着我。

    周彬向我乞求着劝:“我妹今天跟你走了,就真的没法再回家了!你让她回去就等于是逼她去死啊!如果楚天你实在不想娶,那就暂时先把她留在你身边,只是求你别赶她再回家去!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们母子三个人,真是又想哭又想笑,哪有这样要死要活非要嫁人的啊!

    “你们别这样,真的别这样!我不能娶周慧,也没法留她在我身边,我不能害了她啊!”

    “吃苦受罪我都不怕的!就是你害了我,我也认,这是我心甘情愿的!”

    周慧极为认真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索性抛出杀手锏,说:“就算你心甘情愿也不行啊!我是有媳妇有老婆的人,所以我真的不能娶你!”

    “你有老婆?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我相亲!?”

    周慧不甘心地问我,我赶紧又向她解释,我小的时候曾招惹过厉鬼,为保命曾举办过冥婚娶过以一位鬼妻,那位鬼妻就是我现在的妻子凝舞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是我愿意,我的鬼妻也不会愿意。

    “至于今天跟你相亲,完全是被家中老人给逼的,他们不知道厉害情况,我也实在拗不过,这才会过去相亲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有鬼妻?”

    周慧彻底愣住了。

    别说她,就是王霜这怨灵也不可思议地望着我,周彬更是傻眼了!

    “所以,我真不能娶你,这等于是害了你!”

    我苦口婆心地劝,看她们样子心里也松了口气,知道怕就好,知道怕就不要赖上我了。

    王霜抹着泪,沉默下来,不再多劝什么。

    周彬张张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是看着自己妹妹的样子,真的令这位哥哥很心痛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想回家,那也没关系,以后就留在北邙村!”我脑筋急转地又说:“对了,你可以认张婶当干娘啊,等这件事过去再让张婶给你寻摸一个好人家,到时候风风光光地嫁过去!怎么样?这办法不错吧?”

    “你有鬼妻,可她并不能照顾你的生活,不是吗?”周慧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啊!”我苦笑,这丫头怎么一根筋就转不过来呢!

    “那生孩子呢?传宗接代呢?”周慧漂亮的眸子凝望着我,问:“这你自己也可以吗?就算是有鬼妻,可她总不能让你楚家绝后吧!只要她同意,我可以做小!”

    “做,做,做小?”

    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,磕磕巴巴的还咬到了自己舌头。

    我捂着腮帮子,这一刻真要被这丫头给气死了!

    做小?

    你一个黄花大闺女也想的出来,都啥年代了,还做小,你当是三妻四妾姨太太啊!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听到脑海中的凝舞呼唤,我急忙回应,就听凝舞淡淡又说:“既然这孩子那么痴情坚持,你就告诉她我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同,同意了?”我忙说:“媳妇,别开玩笑了!你难道真要我娶她啊!?”

    “不娶还能怎么着?”凝舞冷冷说:“帮她的是你,救她的是你,给钱的也是你,这么大一份恩情债,她应该当牛做马来还!再不然,你如果舍得的话,就让她去死好了,我看这条河就不错,跟她母亲死在一起也算有个伴儿。”

    凝舞一番话,说的我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总不能真让周慧去死,跟她母亲在这条河中作伴吧?

    我皱眉想了半天,无奈说:“让你留下可以,就住在我家,但是我真不能娶你!刚好,你也仔细考虑考虑,毕竟我是个有鬼妻的修道人,并不是个能安稳过日子的好对象。”

    周慧见我终于松了口,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王霜和周彬也纷纷露出笑容,我看着他们心中直叹气,跟着我怎么看都不像是好归宿,也不知道这周慧到底怎么想的,非要一心这么做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,我才明白周慧的心思。

    她需要报恩是一方面,家中需要用钱也是一方面,但当女孩子家心中憧憬期待的某个人出现时,她必须鼓足勇气甚至奋不顾身的去争取把握。

    因为她怕,怕有些事有些人,错过了就再也遇不到了。

    这母子三个人喜极而泣,王霜对我更是千恩万谢,因为我不但救了她,更救了她女儿。

    我走去一旁坐在树下,满脸惆怅。

    怀中的小黄鼬瞪着小眼睛奇怪望着我,它比着手势问我为什么不开心,我苦笑告诉它,你还小是不会懂的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凝舞同意了,我也不会娶周慧的。

    我这一刻心中的打算就是,等这件事过去以后,让张伯张婶家收周慧做干女儿,以后再为她张罗寻摸一个好人家。

    天色很快拂晓,

    我们不得不和王霜说再见了,王霜的怨灵怨心此刻已经散去,只等能够从河中脱身就能彻底安息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意味着周彬周慧他们兄妹,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们母亲。

    母子离别,王霜哭着对两个孩子千叮咛万叮嘱。

    周彬周慧也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实在不忍催促,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,这才挥手道了别。

    回去北邙村的家中,

    我取来六万块钱交给周彬,告诉他回家之后找些水性好的年轻人,好做捞尸的准备,而且必须要水性好身子骨强健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体弱的人下水,一旦被阴气侵蚀身体,少不得会大病一场!

    周彬郑重点头说知道了,他心情复杂的接过钱,看了一眼妹妹周慧,眼神中很愧疚,周慧却露出笑容说:“哥,你放心吧!楚天又不是坏人,不会委屈我的!”

    听见周慧的话,我肩膀一抖,险些没有放声哭出来,你这真当自己是我小老婆了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