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十五章 捞尸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七十五章 捞尸

    周彬拿着钱走了,捞尸还有很多事准备,还要备上他母亲的棺椁,这一切都要准备妥当。

    我皱眉看着周慧,寻思该怎么安顿她。

    周慧不明其意,被我看的俏脸微红,她一个大姑娘家,可也是头一次自己拿主意做主见,尤其是想到昨天晚上说不介意做小的话,这一刻更是觉得脸上臊的慌。

    我看这漂亮丫头又误会了,急忙干咳一声缓解尴尬。

    这必须要划出个界限来啊,不然这丫头以后还真拿自己当我小老婆不成!

    “以后你就叫我哥,房间呢,你就睡我那屋吧!我收拾收拾睡我爷爷那屋!你就把这里当成你自己家,不用拘束客气,这些钱你拿着,想买什么就买什么!”

    我又交给周慧五千块钱。

    我想着一个女孩子家的,总归是需要置办些什么的。

    周慧可还没摸过这么多钱,她心情激动复杂的收下钱,红着眼睛撅着嘴向我说:“谢谢你,天哥,你对我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喂,天哥?”

    凝舞冷不丁的在我脑海中说话,看样子又吃醋了!

    我真想扇自己一嘴巴子,这界限貌似划歪了,反倒让这丫头感觉跟我更亲近了。

    找个借口,我赶紧从家里溜出去。

    我让周慧照顾着小黄鼬,顺便也收拾下家里,而我去了村里张伯家。

    张伯张婶刚起没多久,张婶上来就开我玩笑,问我今天咋那么勤快起早了,我苦着脸说压根就一夜没睡。

    张婶眼神暧昧:“小伙子行啊!折腾一夜啊?你大舅子可还在你家呢!也不怕吵着人家了!”

    我被说的满脸臊红,赶紧解释不是那回事!

    我找到张伯,向张伯简单说了一下关于那条河的事,搁着我的想法,最好不过把那条河的麻烦彻底解决了。

    张伯惊讶的问我怎么会想起问那条吃人的怪河。

    我一五一十地告诉他,我在河中发现了周慧母亲的亡魂,今天准备为她母亲捞尸,顺道也干脆封了那河底的裂缝。

    张伯皱起眉头说:“小天,这件事可不好办!……在以前你爷爷就跟村里人商量过这这事,可最后也没商量出个什么法子来,怪只怪那条河太凶,河底漩涡就连沉进去的石头都能给吞了,所以最后无可奈何之下就严令村民都不准靠近。”

    我惊讶不已:“多大的石头能吞了?”

    张伯一直院子中的磨盘石磙,说:“那不,就那么大的!可丢进去就听见个响,然后石头就不见影了!”

    我的心凉了半截,这石头沉进去都不见影子,那河底的裂缝又该有多深多大?

    王霜的尸体又该沉了多深?

    捞尸可不是玩过家家,这要是有个万一,恐怕下水捞尸的人可就再上不来了!

    张伯对于捞尸的事也不看好,他警告我说:“你们可别瞎胡闹!那石头落进去都只能是个响,人要是下去了也一样!别说捞尸了,捞什么都不行!”

    我愁眉苦脸地说:“可是周彬已经回村里喊人去了,他妈妈的尸体就在河里,他铁定是要下水捞尸的啊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?”

    张伯腾地站起身,冲着我大骂起来,好一通教训:“你个兔崽子这不是没事儿找麻烦吗?谁让你告诉他,他妈尸体就在河里的?这要是下水再死了几个人,到时候责任算谁的?那条吃人的怪河,就连我们都没辙,谁让你出幺蛾子管这破事的!?”

    我老老实实挨着骂,根本不敢还嘴。

    可事情已经这样子了,总得想办法解决不是,留着那条怪河早晚都是麻烦,早晚还会出人命!

    而且,想拦周彬,估计也拦不住啊!

    张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操起家伙就想动手打我,我闭着眼睛一摊手,心说你想打就打吧。

    张婶急忙拉住了张伯,数落着说:“你打人又管是什么用,现在要紧的是想想看有什么法子!周彬周慧这兄妹俩的母亲走丢那么多年,这好不容易知道了下落,肯定是要下河捞尸的,你倒是出个主意帮帮啊!?”

    “帮?怎么帮?那条怪河你又不是不知道,吃人不吐骨头,我拿什么去帮?”

    张伯瞪着眼睛凶人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问张伯,难道就不能把河给填了,或者用炸药干脆把河给炸了!

    “炸了?”

    张伯皱起眉头,似乎在考虑。

    我一看可能有戏,就把心里想法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北邙村以及附近山村多是住在山里,小时候我就听说附近有用雷管炸药开山的,如果把雷管炸药镶嵌进石头里沉下去,只要把河底裂缝给炸平了以后不就没事了嘛!

    张婶眼睛一亮,说我这法子能成!

    张伯瞪了瞪眼睛,骂她知道个屁,雷管炸药一见水,那还能有响?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这好办啊!弄些防水引线包一下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张伯沉默下来,在屋子里左右踱步,仔细想了半天过后,告诉我说或许可以试试。

    我提醒着张伯说:“不过要等到捞尸之后才能炸。”

    张伯一瞪眼睛,脾气顿时就又上来了,指着我骂说我这时坑人家下水,让人家去送死呢!

    我满脸无奈,事先我也不知情啊!

    不过既然主意拿定了,张伯很快就在村里招呼起人,先是派人去其它村里购买雷管炸药,顺便把用炸药的师傅也请过来,然后他又实地考察去看了一看,寻思着怎么能安全下水捞尸的法子。

    经过测量,河道坡度并不算很深,但在河道中央的地方却有处深不见底的裂缝。

    这与怨灵王霜说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只不过据王霜说,那裂缝并不是一条,除了一条状似河沟的大裂缝之外,还有几条小裂缝,而王霜的尸体就是被漩涡卷进了大裂缝中。

    晌午时,

    一切都准备就绪,河岸两边围了许多村民,还有一副抬来的棺椁。

    下水的人包括周彬之外还有两人,这两个年轻人都是周彬的发小,水性也是一等一的好,在岸上张伯对他们千万叮嘱,情况不对就拽绳子,岸上的人会第一时间把他们拉出来,千万千万小心可别出了事!

    我向周彬他们提醒,水里阴气很重,尸体很可能还没有腐烂,但毕竟在水底时间久了,保不齐已经泡的不成样子会很恐怖,所以要有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周彬凝重点头,说他们会小心注意的。

    做好安全措施之后,三个人纵身跳入水中,河岸两边的村民都紧张等待结果,我也探着脑袋看着,生怕错过一丝动静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