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十六章 反常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七十六章 反常

    周彬他们入水之后,水底亮起他们头戴探照灯的微弱光芒。

    那三道微弱光芒表示着他们的位置,他们渐渐向河道中央游去,可突然就见三道灯光一沉,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拉了下去一样!

    张伯急忙大叫:“快拉出来!”

    拖着绳子的村民立即用力拖拽,很快就把周彬他们三个人给拉出水面,在岸边等待着的人上前查看他们的情况。

    我也赶紧围上去,好在的是周彬他们都没事,我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听周彬说,刚才那突然一沉,就是被河底漩涡给卷住了,不过他们也看清了河底的景象。

    在河道中央处,有一条门头高般的河底裂缝,裂缝深处里有个人影,看样子应该就是周彬妈妈的尸体,幸运的是那道裂缝越往下越窄,而尸体就卡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这能看得到尸体在哪,剩下的也就好办了!

    张伯又让人准备一条绳子,系好活扣,让周彬他们下水之后,套在尸体的手上或者脚上,到时候再让人把尸体捞出来。

    等周彬他们休息之后,又再度跳入水中。

    很快三个人又游到河道中央,突然又沉了下去,不过这次村民们都有了心理准备,没有立即拖绳子。

    静静等了足有漫长的十秒钟之后,河中绳子突然甩动。

    这是河底的周彬他们发出的讯号,村民们不敢耽搁,立即动手用力拖拽,可是这一拖拽明显感觉沉了不少!

    张伯见此,赶紧招呼所有人都过来拖绳子。

    七八个人一条绳子,费了老大力气这才将入水的周彬他们拉出水面,三个人一出水就在河边猛咳不止,缓了半天才缓过半条命来。

    周彬喘着粗气说:“套上了!”

    我让周慧把备好的姜汤拿来,让他们三个喝了驱寒,又以破煞驱邪符帮他们驱除侵体的阴气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张伯招呼人拖拽绳子开始捞尸。

    不大会,就见河中央开始冒起水泡,一个个小漩涡也涌出水面。

    我静静看着这一幕,眉头皱起,自那漩涡中有极重的阴气也涌了出来,而且不但如此,隐隐约约有一声声铃音响起。

    我问张伯有没有听到,张伯奇怪反问我听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摇头说没什么,那铃音时有时无,很淡很轻,现在又听不到了,我奇怪的皱着眉头,可能是自己听错了吧。

    随着绳子一点点从河里拉出,一个模糊的人影也渐渐出现。

    很快,尸体在脱离漩涡的纠扯之后,彻底漂浮在了水面上,这是一具女尸,正是惨死十多年的王霜!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周慧撕心裂肺地叫了出来,村民们赶紧拉住她。

    随着尸体被拖到岸边,周彬周慧哭喊着跑过去跪下,泪流不止,王霜的尸体早已经被泡的不成人样,脖间有明显的猩红勒痕,看起来很是恐怖,甚至……令人反胃恶心。

    张伯招呼村民帮忙,把尸体抬进准备好的棺椁中。

    在王霜抬入棺时,我瞥见她手里握着的有一抹金色物件的反光,我急忙上前推开村民,拿起王霜的手仔细察看。

    在尸体手心,紧握的有一对金铃!

    这小铃铛圆圆鼓鼓,红绳串着,就像是平时庙会上卖的小饰品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伸手想拿出来,凝舞的声音突然在我脑海中提醒:“相公,别碰!”

    我触电般收回手,问凝舞这是什么,凝舞凝重地告诉我说这应该是某种邪器,暂时还是先别触碰,省的招邪侵身,那王霜被阴煞侵蚀,以及河中积聚的阴气,恐怕都与这件器物有关!

    其他人这时也注意到了尸体手中的东西,我拦住他们,让他们都别动。

    我告诉周彬周慧,他们母亲的棺椁要先拉回北邙村,等我取下这物件之后,再拉回周棚村发丧安葬。

    周彬点头说好,封棺之后,由他和村民先抬棺回北邙村。

    张伯小声问我怎么了,我告诉他只是有点古怪,应该没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尸体捞了出来,省下的就是炸河。

    用炸药的老师傅将雷管炸药封进石头中,再经过防水处理,最后接上延迟引线,张伯指挥着村民小心翼翼地将几块大石头丢进河中。

    短短几分钟过后,河底爆发出数声剧烈爆炸,迸溅的水柱蹿出了两层楼高,又如雨一般洒落!

    我看着浑浊不已的河面,只希望这炸药真的能将那地河底裂裂缝炸平,不再让这条河成为吃人不吐骨头的怪物。

    回去北邙村的路上,关于周三民杀妻抛尸的事很快就传遍了。

    那心虚的周三,也没出现在捞尸现场。

    不过我自信他绝对跑不了,恶鬼缠身的感觉可不好受,哪怕是你躲进老鼠洞里,那骇人的恐怖也会如影随形,这家伙做了那么大的亏心事,也该是让他付出代价的时候了!

    回到家中,赶走了看热闹的村民,我和周彬打开了棺椁,周慧在一旁泪流不止。

    我仔细看着王霜手中的金铃,在脑海中与凝舞交流。

    “媳妇,你觉得这是什么邪器?”

    “我也说不出来,但我能明显感受到,那铃铛上积聚有非常浓厚的阴煞,触之必会侵入身体中!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邪器的话,可这玩意儿怎么会在河底,又怎么会在王霜手中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在王霜之前,这件邪器就在河底了,王霜尸体被抛尸河中后,这邪器中的阴煞就促使她化成了怨灵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么说的话,之前会是谁把这坑爹的玩意儿丢到那河里的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!相公,你仔细想想,怪河吃人的事是十多年前突然出现的,在此之前我也未曾听闻北邙山的鬼魂提起过这条河,也就是说那地裂裂缝以及这邪器,都是十多年前的某天以一种外力突然造就的!”

    “媳妇,你的意思是,曾经很可能有人在那里斗过法,甚至就连随身器物都遗失了!?”

    “恩,也只有这样才说的通!”

    我沉吟着思考凝舞的话,北邙村外竟有人悄无声息的生死争斗过,这可大大出乎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先是凝舞的铜棺丢失,我找到了那条纸船。

    现在又是这对金铃。

    小小一个北邙村,怎么会有那么多阴门六派的高人在这里出现?事出反常必有妖,这里肯定有过我不知道的重大事情发生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