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十七章 金铃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七十七章 金铃

    我看着棺椁中尸体手中的金铃,皱眉想了半天,最后也没想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不管曾经发生了什么,我都有种预感,恐怕都不会是好事!

    不过现在要紧的还是取下金铃,然后让周彬抬棺椁回周棚村安葬,可是这玩意儿阴煞太重,如果不先除阴煞,恐怕就连碰都碰不得。

    我回去堂屋里,从布袋中取出画符的器具,在八仙桌上画符。

    先是画了一些破煞驱邪符,再落笔作画另一种黄符,三师敕令灭邪符,这种符术主要以借三师之力消除邪法邪物。

    以我目前的修为道行,作画起来还很是勉强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是我修行尚短的原因,所借心神灵台的三师之力还很微薄,这一点可远远比不上师父王四,他甚至都能够借三师之力依附己身除魔,而我这还仅仅只是画符而已。

    我画了很长时间,最终也才成符三张,不过三张也够用了。

    我拿着黄符回到棺椁前,周彬看我一脸凝重,很担心地问我是不是有不对劲的地方,我告诉他没事,等我取下这金铃他妈妈的魂灵就能安息了。

    先以破煞驱邪符贴在棺材周围,再运三师敕令灭邪符。

    我凝神施展符术,耳边隐约传来王霜惊恐的惨叫声,我急忙说:“你别怕!我这是在救你!”

    运符自燃,三师敕令镇邪符化成一团火焰。

    我将这团火焰抛向那对金铃,火焰一遇金铃,顿时就像龙吸水一般,整团火焰都被吸入了金铃之内。

    嗤嗤声作响,有东西正在燃烧。

    这时金铃内突然窜出一团被火焰燃烧的黑烟,黑烟浓郁,凝而不散,嗤嗤声正不断从这黑烟中响起。

    我不敢大意,猛地一跺脚,以虚灵土借符术之力施为。

    贴在棺材周围的破煞驱邪无风招展,一股困缚的囚禁之力瞬间出现在棺材上方,将那团浓郁的黑烟阴煞死死困住。

    嗤嗤声愈演愈烈,不但有符术之威,这晌午头的阳气也对阴煞具有灼烧作用。

    周彬和周慧在旁边看呆了!

    一团黑气凭空燃烧,在火焰中渐渐化成青烟消散不见,这一幕着实令人觉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不大会,黑烟灼烧干净。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,散去维持的虚灵土术数,再看那尸体手心的金铃,阳光下竟明亮许多。

    凝舞有些惊讶地说:“这邪器竟然没有被毁去?”

    我问凝舞,这下应该没事了吧,凝舞也不是很确定,但她告诉我这金铃上的阴煞已经被驱除干净,可奇怪的是为什么邪器竟然没有毁掉。

    我也有些纳闷,将这对金铃从尸体上取下,我拿在手中仔细看了看。

    阳光下,圆圆鼓鼓的金铃折射出明亮光彩。

    我手指勾着红绳,来回晃动,这金铃似是哑了,并没有什么声音发出,我奇怪地想,难不成是铃铛坏掉了?

    “相公,这不是普通铃铛,你施法再试试!”

    听着凝舞的提醒,我默运五行虚灵术,以虚灵金敲动这对小铃铛的内部,顿时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,一圈圈音波自铃铛表面掀起阵阵无形涟漪,向四面八方扩散。

    这铃音听在人耳细不可闻,但听在鬼灵的耳中,却宛如钟吕悠扬,浩浩荡荡!

    脑海内响起凝舞一声惊呼,棺材内的尸体中,鬼灵王霜不受控制的飘出,受这古怪铃音的引导拘束,竟然不自觉的向我飘来。

    太阳下阳气炽烈,王霜被阳光一照浑身都燃起了白色火焰。

    我听着王霜的剧痛惨叫,大惊不已,急忙收起金铃施展虚灵土,化己身为灵枢,借地气将她的鬼灵之身推回尸体中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我又招呼周彬将棺材盖上。

    周彬周慧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的不轻,他们问我到底怎么回事,我也说不上来到底怎么回事,让他们两个别担心,他们母亲应该没什么事。

    安抚过着兄妹,我向凝舞问刚刚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媳妇,刚刚那是这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铃音能渡引鬼灵魂魄,那并不是一件邪器,而是一件很强大的法器!我刚刚差一点就被这铃音从戒指中给引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法器?”

    我看着手中的一对金铃,皱起眉头,如果是法器,怎么会有那么浓厚的阴煞积聚在铃铛内部?

    凝舞跟我解释说,十有八九,是这对金铃法器本身的特异所导致的!

    铃音渡引魂灵,从而也能引来阴气,河里本身就是阴气极重的地方,入夜过后河水更是以阳返阴,时日久了这才会积聚下那么重的阴煞。

    我惊讶不已,这法器竟然这么特异?

    而且这对金铃的铃音威力可不小,究竟会是什么人遗落在河中的呢?

    我打定主意,等晚上再仔细研究研究《行人术数》,如果能从书上了解到各门各派所擅用法器器物,或许就能知道这对金铃是属于哪个门派的。

    收好这对金铃,我又与棺材内的鬼灵王霜沟通。

    王霜刚刚受铃音招引,在阳光下受到了阳气灼烧,所以受到了一些伤势,不过幸好的是并没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我放下心,招呼周彬收起贴在棺材周围的黄符,让他安排人抬棺回周棚村准备安葬的事。

    周彬点头说好,出去院子招呼周棚村的村民去了。

    周慧红着眼睛跟我说,她也想跟着回周棚村,为自己母亲守灵几天,我安慰她节哀顺变,等忙完她母亲的安葬再回来也行。

    周慧漂亮眸子凝望着我,眼睛里还有些泪,她走到我身前紧紧抱住了我。

    我愣住了,一时间手足无措,不过最终还是没推开她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天哥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谢什么,都是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周慧闭着眼睛流泪抱住我不撒手,我脸上尴尬,小声的劝她不要太伤心,人自有命数,现在也算是有个圆满的结果了。

    很快,周彬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周彬带着周棚村的村民,将王霜棺椁抬出了院子,一路小心抬上早已备好的农用三轮车。

    一群人上了车,我和张伯还有北邙村的村民,遥遥望着农用三轮车渐渐走远。

    张伯和村民们叹着气,谁能想到那乡痞寡汗周三民会这么狠,竟然敢杀妻抛尸,而这可怜的女人王霜,沉尸在那条河里一过就是十多年,悄无人知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的是,现在终于真相大白了。

    张伯气愤的跟我说,像周三那种人,害了自己老婆还苦了自家孩子,就应该被拉去蹲大牢然后枪毙!

    我想了想笑着告诉张伯,他应该受比枪毙更厉害的惩罚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