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十八章 未死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七十八章 未死?

    周家兄妹拉着自己母亲的棺椁回去了周棚村,这设灵堂祭奠,再出殡安葬,少说也得三五天。

    大堂哥张根柱开我玩笑,说我这媳妇刚带回家来就得回去守灵,让我一个人夜里可别太想的慌,实在不行,干脆也跟着一起去陪着守灵得了!

    我苦笑不已,这要是真跟着一起守灵,那还不彻底坐实了周家女婿的身份?

    我虽然对周慧好,但真不是想娶她!

    大堂哥对我的话不屑一顾,撇着嘴冲我鄙视,人家一个水灵灵大姑娘,还那么漂亮懂事,说我都迫不及待的带回家过夜了,还在这儿装大尾巴狼。

    我苦哈哈的笑几声,找了个借口就赶紧溜回家去。

    村里还在三三两两的唏嘘议论王霜的悲惨遭遇,对于那寡汗周三民都是恨的牙痒痒,这种人就活该遭报应,曝尸荒野才最好!

    后来,周三民也确实遭了报应!

    就在周彬周慧这对兄妹拉回母亲的棺椁后,周三民就大病缠身,整日疯疯癫癫。

    这其中虽然少不了周彬的拳打脚踢,但更多的是,周三民被伤了魂,再一见王霜的鬼灵,更是彻底被吓疯了,王霜并没有要周三民的命,更甚至都没有故意害他。

    可心虚的周三民愣是自己把自己给吓了个不轻!

    他整日在村里游荡,连家门都不敢进,疯言疯语地说有鬼要害他,周棚村的村民没一个人对这乡痞混蛋同情,都说他是活该报应。

    就在王霜下葬后不久,周三民就被发现死在了山上。

    他是活活被饿死吓死的!

    被发现的时候,周三民的尸体早已经硬了,浑身散发着恶臭,也不知道死了几天。

    周彬本着身为人子的考虑,没再怨恨这个人渣父亲,再说人都已经死了,也实在没什么好恨的,他草草准备了几张凉席,将周三的尸体一裹就地给葬了,免了他死无葬身之地,曝尸荒野的悲惨,这也算是还了他这作为儿子的生养之恩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与周三偷情的小寡妇,听说早先弃了周三嫁到了别村,不过后来也没什么好下场,在听闻周三的事之后,她就一病不起,饱受病痛折磨,卧床没几个月也病死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但这些也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我回到家中,草草准备了些午饭,与小黄鼬一起吃过,开始翻起《行人术数》。

    那一对金铃我拿在手中研究了很久,越是施法运用,越是觉得趁手,这么一件法器对付鬼灵,实在是不二利器。

    与桃木剑的克阴灭灵不同,这金铃铃音对于困缚鬼灵却是极为厉害。

    我在《行人术数》上翻看,在灵媒那一篇上,我发现书中出现了新的内容,正是关于这件法器的。

    这对金铃,又叫渡魂铃。

    是灵媒派的擅用法器,铃者,以有无形,映照无形,是为沟通阴阳之物。

    关于渡魂铃书上有载共有四种运用,分别是:渡、引、困、灭。

    施法要诀书上倒是没有,而我以虚灵金施法御器,发动的就是渡魂铃的引灵器物神通,能够招引方圆阴魂前来受命。

    我了解过关于渡魂铃的介绍后,拿着渡魂铃尝试了一番。

    但不论我怎么施法御器,始终都只能发动引灵铃音,至于其它的三种器物神通运用,不论我怎么试验都始终不得法。

    最后凝舞让我放弃吧,这种法器都是有施法要诀的,像我这么瞎琢磨根本不可能灵活御器。

    我想一想也是,好比他灵媒派想运用我行人派的五行虚灵要术,在不经修炼的情况下,也压根就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将渡魂铃放一边,我又拿出纸船来。

    我能明显感受到纸船上不停挣扎的灵性,如果不是有破煞驱邪符压制,恐怕这纸船早就自行遁走了。

    现在我拿这纸船还一筹莫展,想要以它为线索,去找那位折纸门的纸匠高人,就凭我的修为实力还做不到,凝舞劝我再等等,铜棺丢失距现在也有好几年了,如果那人能打开铜棺早就打开了,所以也不急于这一时。

    我无奈将纸船收好,看着上面挣扎的灵性,我不由得有些生气,拿来一张三师敕令灭邪符贴上去,恨恨着说:“你给我老实一点吧!”

    贴上符之后,纸船彻底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要紧的还是提升自身修为实力,另一方面也要快些帮凝舞重凝魂身。

    我先在蒲团上打坐调息,按照凝舞的指点,修炼行人派的调息之法,恢复着自身消耗的精气,直到傍晚的时候,我养好精气调整好状态,这才又取出来镇魂木。

    也是时候将镇魂木中的厉灵给炼化了!

    有过上一次的炼灵经验,这一次熟门熟路许多,我揭开镇魂木上的黄符,以心神之念凝心念之火,钻入镇魂木中。

    面对黑烟滚滚般的厉灵阴气,我紧守心神,让心念之火稳固不灭,与那厉灵彼此消耗坚持。

    时间不知不觉过去,厉灵渐渐虚弱,它不敢再围困我的心念之火。

    与最开始铺开盖地想将我吞噬不同,这一次它怕了,远远躲着火焰的灼烧,那每一次沾染碰触都让厉灵痛苦不堪,甚至生不如死!

    我知道,它这是厉灵之力过度流失的原因。

    恐怕用不了多久,这只厉灵就会被彻底炼化掉力量,到时候它也就彻底不复存在了!

    不过我暂时还没有灭杀它的打算,我控制心念之火自镇魂木中脱身而出,将破煞驱邪符重新贴上,又从衣领中掏出青铜戒指,搁置在镇魂木的上方,那虚空中一缕缕黑色丝线气流渐渐汇聚而来。

    脑海中传来凝舞一声愉悦的呻吟,她畅快舒爽的吞噬着厉灵之力。

    我脸上露出笑容,眼神饱含情意的凝望着戒指,嘴上念叨着:好媳妇,你要快一点恢复,我可实在是等不及与你再见面了啊!

    小黄鼬在一旁望着我,小眼睛中满是不解神色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,疲惫的笑着,长时间凝聚心念之火,对于我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。

    很快,凝舞就全部吞噬了厉灵之力。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你了,你一定很累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也不怎么累。”

    “相公,我爱你!你快调息休息一会,我也去炼化厉灵之力。”

    我幸福满满地向凝舞应了声好,将青铜戒指收到衣服内,我重新在蒲团上运用调息之法,而凝舞安静下来炼化厉灵之力。

    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,已经是深夜。

    与凝舞如胶似漆地浓情蜜语一番,我从蒲团上起身做些晚饭,和小黄鼬一起吃过这才睡觉。

    一连两天,我都在炼化厉灵,偶尔研习《行人术数》。

    最终彻底将那厉灵灭杀在镇魂木中,厉灵魂飞魄散那一刻绝望的凄厉惨嚎,令我印象深刻无比,我长长叹息一声,为了帮助凝舞重凝魂身,这一切也是不得已的法子。

    我暗暗决定,等凝舞魂身凝聚,就不再用这过于阴损伤天和的办法。

    而且这种得来的力量,也不如自身修炼的纯粹,另一方面,我也有些担心,这所炼化的毕竟是鬼灵之力,凝舞吞噬吸收多了,怕是对她自身也会有影响。

    第三天,我没等回来周慧,却等到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我震惊不已,收拾了家伙什就直奔县城。

    电话是林海打来的!

    而这人魔,在凶灵刘英的手中,竟然未死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