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十九章 阴魇缠身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七十九章 阴魇缠身

    我收拾了家伙什,镇魂木和符纸什么的都装进布袋里,渡魂铃系在腰间,这小玩意儿看起来就像是装饰用的,系在腰上倒也不怎么显眼,唯一麻烦的是桃木剑,我想了想用白布一包,直接拿在手上。

    这一身行头可谓全副武装,但面对的是藤谷辰这样的人形邪魔,我不得不打起十二分谨慎小心。

    如今的我,也终于算是有了几分应对他的实力!

    离开北邙村时,我让小黄鼬留在家里,然后找到张伯,告诉他我要离家几天,如果周慧回来了让张伯帮着照顾照顾。

    张伯问我这是去哪,我可没敢告诉他。

    找个由头说要出去办点事,张伯还以为我要给新媳妇周慧买什么衣服礼物,大大方方就说快去快回,可别等新媳妇回来了,你人还没影儿呢!

    我怕张伯追根问底,也没好多解释什么。

    离开北邙村,我搭上去乡镇的车,再从乡镇上转车去县城,等我到了县城的时候都已经快中午了。

    我连口饭都没吃,打车直奔了县医院。

    县医院大门口正有人在等我,他们见到了我之后,直接带着我到了住院部,上六楼见到了躺在床上脸色苍白,毫无血色的林海。

    人魔林海虽然没死,但他此刻却已重伤住院。

    他所受的伤势很重,伤身伤魂,相比较于身体上的伤势,神魂上的伤令他昏迷了很久,直到昨天才从昏迷中醒来,而这伤正是藤谷辰所造成的!

    据林海说,那天晚上他赶去邱家,接到我的电话提醒,林海虽然嘴上没说,但心里还是留了个心眼,他立马动用关系调动了县城警局的大队人马。

    警局的局长听说邱家有凶杀案,也是吓了一跳不敢耽搁。

    刑侦队和武警部队能调动的全调动了,数十个警察开着警车浩浩荡荡前往邱家。

    不过林海却要比警察早一步赶到邱家,据他回忆,当时整个邱家死一般沉寂,进去之后立即就看到了几具尸体,家中的保姆和司机惨死院中,林海听到楼中有动静,他抄起车上备着的军刺就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整个邱家惨死了很多人,邱父,邱母,还有邱家亲属,鲜血将这家里染的猩红,那一具具尸体躺在血泊。

    在邱家别墅二楼,林海见到了还有一口气的人。

    这人正是邱文梁所请的道门大师,可他根本就对付不了刘英,而且首当其冲受了重伤,刘英最后也没有杀他,就是想让他一点点的慢慢死。

    这位大师告诉林海,跟着凶灵刘英一起的还有个男人,他们刚离开。

    被愤怒充斥胸膛的人魔林海,当即就在邱家四周搜索。

    本以为早该已经逃不见踪影的藤谷辰,谁知正在等着他林海,两个人一见面,扎着小辫的藤谷辰冲林海嘴角一勾,露出轻蔑至极的邪笑,而林海怒不可遏的操起军刺向藤谷辰冲过去。

    可简简单单只是一个照面,林海就被凶灵刘英偷袭所伤,再被藤谷辰施邪术伤了神魂,晕倒在一个背街的巷子里。

    藤谷辰并没有杀林海,就这么把他当死狗一样仍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在林海晕倒前,藤谷辰邪笑着说:“你这人魔实力太弱,玩着实在无趣,想报仇吗?我等你!可别那么容易就死了哦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藤谷辰确实够嚣张狂妄!

    我皱眉沉吟望着病床上的林海,他身体上的伤害好说,神魂上的邪术所伤才是棘手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问林海,是否知道藤谷辰现如今的下落。

    林海摇摇头,面容阴沉,眸子里杀机精光闪烁,他冷声说:“我安排了人正在四处寻找他的下落,不过还没有结果,他现在很可能已经离开了这县城。”

    我沉默下来思索,藤谷辰就算走,也绝对不会走远!

    只要我还在这儿,他就绝对还会回来找我,现如今师父王四已经死了,他想得到《行人术数》就早晚还会回来找我!

    林海抬眼看着我问道:“楚天,你和我们的合作,还算数吧?”

    我点头认真说:“当然算数!不止你要杀他,我也要杀他!”

    林海咧嘴狰狞一笑:“那好!我会继续搜寻藤谷辰的踪迹,而你到时候配合我对付那些鬼灵,至于藤谷辰……不论他走到哪,我都要亲手杀了他!”

    我看着这位人魔,感受到他的杀机,也不由得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这次的受伤,并没有挫了林海的人魔气势,反倒更加激起了他心中的凶厉,我毫不怀疑,他会以一种近乎疯魔般的态势进行报复。

    我问林海,警察方面有没有什么线索。

    林海阴沉着脸告诉我说,他已经动用关系,调查了关于藤谷辰的一切,首先这名字不知道真假,但他的身份绝对是假的!

    警方系统中,并没有关于藤谷辰的任何资料,这方面就连风水研究协会也一样。

    藤谷辰就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一个人,捏造了身份,借助邱文梁的介绍引荐,混迹在了县城的上流社会中,而在此之间他是谁从哪来,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警方已经发布了全市协查通告,但是没有任何结果。

    我奇怪问:“为什么不直接全国通缉呢?”

    林海摇头说:“做不到!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就是杀人凶犯,况且又怎么通缉一个连身份长相都不知道的人?”

    我再度皱起眉头,这样一来可真的棘手了。

    敌方在暗,我方在明。

    不论怎么去应对,都会显得很被动,而且随时都会有被突然找上门的危险!

    更让我觉得棘手的是,林海说藤谷辰关系网不浅,在县城中也结识有不少大人物,如果不是确认藤谷辰身份造假,行迹可疑,恐怕那位警察局长就连协查通告都不愿意发,怕的就是得罪这么一位高人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的时候,林海的精神渐渐萎靡,脸色苍白,看起来痛苦不堪,额头上甚至浮起密汗。

    我问他怎么了,林海说自从受伤之后,偶尔就会这样。

    邪术伤魂,恐怕是后遗症。

    我走上前为林海仔细查看了一番,这一靠近,我才感觉到林海身体上竟有一丝丝微不可察的阴气散发。

    这阴气异常灵动,我瞬间意识到这是阴魇缠身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