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八十章 鬼兵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八十章 鬼兵

    阴魇缠身,是煞鬼门五方鬼灵要术的运用之一。

    所谓阴魇,就是鬼兵,借鬼兵之力缠人神魂,这种术数偏向阴损邪法,在煞鬼门中也是属于禁忌,但煞鬼门弟子在行走世间的时候,难免会遇到需要鬼兵打探情况,最为常见的运用便是化为缠地魂警戒,而特殊情况下也有运用缠人神魂的手段。

    这种术数并不会太过伤人神魂,但被阴魇缠身久了,轻则损精失魄,重则也会大病一场,于煞鬼门弟子修炼修为有损,所以属于禁忌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术数的好处就是,能借鬼兵之力,听其所听,见其所见!

    察觉到时阴魇缠身,我立即就意识到不好。

    藤谷辰正在借助这鬼兵,窥视我和林海的见面交谈,往深了想,恐怕藤谷辰就是在借这林海来找我的踪迹,而现在果然被藤谷辰给找到了!

    我伸手从随身布袋摸出黄符,以二指夹于手中就要施展符术。

    而那缠身鬼兵发出一声惊诧刺耳叫声,瞬间从林海身体中钻出,一道人影虚影鬼魂出现在病房中,向着窗户遁去。

    “在我眼皮子底下,你还想逃?”

    我冷哼一声,手中掐诀,抬脚猛跺大地,运用虚灵土化己身为灵枢,借地气困敌。

    鬼兵一头撞在无形屏障上,被反弹回来。

    我加大术数的控制,借地气将这鬼兵死死困住,任凭它左突右闯,愣是无法突破出去,被彻底困在了病房中。

    林海惊骇问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我告诉林海,这就是藤谷辰的术数手段,这鬼兵恐怕在林海身体已经潜伏多时了!

    “哟!十八代弟子,厉害呀厉害!”

    鬼兵放弃了强行突破,渐渐显示出阴灵之身,转身面向我和林海。

    这时我才看清鬼兵的样貌,它身穿古制式的甲胄盔甲,但铁甲下包裹着的却是一副骷髅,骷髅的双眼中各有一团燃烧的油绿火光,而这鬼兵的手上握有一把明晃晃的钢制大刀。

    我微微有些震惊,这只货真价实的鬼兵,并没有怨灵厉灵的怨厉气息,但就从它一身实力来看,恐怕寻常的鬼灵还不是这鬼兵的对手。

    林海盛怒不已,咬牙切齿地冲骷髅说:“藤谷辰!?”

    鬼兵骷髅下巴骨一开一阖,发出藤谷辰的邪笑声:“不错,是我!林海,你果然没让我失望,可千万别死了哦!不然少了你这人魔,可也就少了许多乐趣了!”

    林海握紧拳头,怒喝道:“你给我等着!我迟早都会找到你,然后亲手杀了你!”

    鬼兵骷髅大笑不止,这是藤谷辰对林海的轻蔑,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我悄然运转虚灵金,灌注于桃木剑中,随时准备爆发雷霆一击,而这鬼兵骷髅似乎心有所感,油绿火光的空洞眼眶看向我,藤谷辰那戏谑的声音又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“十八代弟子,不错嘛!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,行人派的五行虚灵要术已经就炼的有点意思了!看来这王四收徒弟的眼光还是有的,也不至于让行人派断了传承啊!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个男人,就别畏首畏尾的躲在鬼兵之后!”我冷着脸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鬼兵骷髅一阵阵嘲笑,它轻蔑说:“就算我不躲在鬼兵之后,凭你现在就能杀的了我吗?行人派三十四代传承弟子楚天,不是我瞧不起你,是你真的还太嫩!毕竟若论起师承辈分,你还要规规矩矩喊我一声师叔呢!”

    “师叔?你也配!”我冷嘲热讽的嬉笑怒骂:“就你这师门败类,为祸世间的邪魔杂种,也配自称我师叔?我呸!还能不能要点脸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鬼兵骷髅中的声音阴沉无比,一股阴风自病房中卷起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又收敛笑容,冷冷道:“我说你狗杂种!听不懂吗?我说你是,狗娘养的狗杂种!”

    就在我话音刚落,鬼兵骷髅操起手中鬼刀,向我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急忙加强虚灵土术法控制。

    鬼兵骷髅发出慑人咆哮,挥起大刀在空中连斩,困缚的无形地气顿时被砍的七零八落,失去困缚之力后,鬼兵骷髅桀桀狞笑着冲我扑来。

    我握住手中桃木剑,挥剑迎敌。

    空中顿时响起剧烈的金铁交击之声,鬼兵骷髅的身体只是一震,而我却被那股大力击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哗啦……”

    我撞倒病床边的柜子,医疗器件顿时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“相公,小心!”

    就在凝舞惊呼时,鬼兵操刀又扑来,我顾不得身上疼痛,抬手以虚灵水凝结成冰,挡在我的身前。

    厚重的鬼刀劈砍至冰上,深深嵌入冰块中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刀最终却没能砍破冰块,我咬牙趁着这机会,猛地起身挥剑刺向铁甲骷髅的头部。

    铁甲骷髅弃刀后退,但我哪能放过这绝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挥剑直追的同时,再以虚灵金撞击渡魂铃,虚无缥缈的铃音传彻人耳,响在鬼兵耳中更如钟吕之声悠扬,这鬼兵骷髅的身形顿时凝滞了瞬间,也就在这瞬间,我手中的桃木剑彻底将这具骷髅的头部贯穿,一剑就把那内部燃烧的油绿火焰给绞灭了!

    “牛逼!算我这次小瞧你了!楚天,你等着,我很快就会来找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藤谷辰的声音随着鬼兵化为风沙一同消逝。

    我提着桃木剑,口中不停喘着粗气,心里更是觉得惊骇不已,五方鬼兵要术可御使五方鬼兵,而这还仅仅是其中一只而已,竟然都已经强大到这种地步?

    那藤谷辰本人又该厉害到什么地步?

    想到这儿,我浑身都起了一层冷汗,看来二敏提醒的对,这些堕为邪魔的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难缠!

    病房大门被闯开,外面林海的小弟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我告诉林海,藤谷辰既然能施展阴魇缠身,那他本人就必在附近不远,任凭他天大的本事,也不可能脱离御使鬼兵的范围。

    林海立即冲小弟下令,带人搜索附近,就是遇见个苍蝇也得查清楚是公是母!

    那几个人点头说是,从病房离开去安排人手。

    可我觉得仅仅这样还是不够,毕竟这只是一些普通人,想对付藤谷辰恐怕还不够看,最好还是我自己去搜索一下。

    林海见我要亲自去找,挣扎着从病床上起身。

    这一刻林海也终于意识到了严重性,藤谷辰本人不说,单单就是他御使的鬼灵邪法,都不是林海所能够对付的,现在他也明白,想杀藤谷辰最终还必须依靠我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