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八十三章 做个逍遥鬼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八十三章 做个逍遥鬼

    宋昊伦听我这么一问,脸上顿时尴尬无比。

    这倒也是,昔日高高在上的除魔高人,如今竟然沦落成了曾经诛灭的对象,听起来都让人觉得倍感滑稽讽刺。

    况且,就据我所知。

    阴门六派的传承弟子,与邪魔相斗英勇而死的人,都是可以位列祖师灵位仙班的,只要传承不灭,就可以永世受到弟子供奉,再不济也可以入地府投胎,这根本毫无障碍,压根就不存在沦落到化成邪魔鬼灵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宋昊伦眼神闪躲,敷衍着说:“我化成鬼灵也是迫不得已,凶灵肆虐行凶,我的神魂沾染了凶灵之力,无法投胎,另外我也是想借此修炼鬼道,继续为除魔卫道出一把力。”

    “鬼扯!”

    我嗤笑一声,这可真是名副其实的鬼灵扯淡!

    宋昊伦忙道:“我说的都是实话,不敢欺骗道友。”

    我嘁了一声,有些鄙夷地问:“你自身都已经成了鬼灵,还谈个屁的除魔卫道?要说除魔,难道不应该先把你自己给除了吗!?”

    宋昊伦脸色变了变,仍旧咬牙说:“我虽然身在鬼道,但并没有做鬼灵害人的事情,我问心无愧!再者说,鬼道也好,人道也好,不以诛心问罪,我虽然修炼了鬼灵之力,但心向的仍旧是正途,为的是能够以后杀了那行凶作恶的邪魔藤谷辰,这里死那么多人都是藤谷辰干的!”

    我嗤笑更浓,这家伙不止会扯淡,还扯的很清新脱俗啊!

    我转身走到干净的沙发坐下,看着这宋昊伦想继续听听他说什么,顺便问问他是否了解藤谷辰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你说,你修炼成鬼灵,为的是以后能杀了藤谷辰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句句实言!”宋昊伦神情放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看你这样子……”我打量着他,别有深意地问:“你不是不想投胎,而是不能投胎吧?再说,凭你也想对付藤谷辰?你难道不知道,他本身就是极善驱邪灭灵的煞鬼门弟子么?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藤谷辰?”宋昊伦惊诧问。

    “废话!”

    我瞪了瞪眼睛,这家伙满嘴大话空话,就是没个实话。

    还对付藤谷辰?

    没死的时候他就连一只凶灵都对付不了,这都死后成鬼了,更不可能再是藤谷辰的对手了!

    真要落到藤谷辰手里,恐怕早被拿去炼灵了!

    “你,你究竟是谁?”宋昊伦结巴问。

    “是我问你,还是你问我?”我冷哼一声:“老老实实跟我交代清楚,你为什么不能投胎,吸收阴煞又想干什么,否则的话别怪我现在就杀你了!而且这,才叫除魔卫道!”

    宋昊伦被我一番话吓了不轻,他浑身抖了抖,看样子是还想逃。

    我好笑的看着他,意思很明显,你逃个试试?

    宋昊伦神色纠结半天,最后放弃了逃跑的念头,他也走到一个沙发上坐下,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确实不是不想投胎,而是压根不能投胎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宋昊伦生前仗持会点术数,没少做那坑蒙拐骗败坏阴德的事情,所以死后别说位列祖师灵位仙班的禄书了,就连地府接引都没有,他……彻底成了孤魂野鬼。

    这又让宋昊伦怎么甘心!

    刚好,凶灵作恶的邱家宅邸中阴气汇聚,阴煞积存,所以宋昊伦吸收起了阴煞,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好回到家中去,哪怕是做了鬼也要做个逍遥鬼。

    宋昊伦当然也知道,阴煞蚀魂,他吸收的多了迟早会丧灭神智,可是他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孤魂野鬼力量微弱难存,他身困在这横死之处,甭管是主动还是被动,迟早都会被阴煞侵蚀魂身,既然变成鬼灵在所难免,索性他就主动吸收修炼起了鬼道之力。

    我听他说完,真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,一句活该对于这宋昊伦来说简直再合适不过!

    活该他变成孤魂野鬼,也活该他成了鬼灵之后遇到我。

    我又问起他对于藤谷辰的了解。

    宋昊伦唉声叹气地说他其实也不是很了解这个年轻人,藤谷辰加入风水研究协会,也是受协会中一个德高望重的人引荐的。

    整个协会除了知道他是正统的煞鬼门传承弟子外,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藤谷辰的那套背景身份,只要一深究很轻易就能发现是造假的,至于什么大师,什么海外归来,什么深山潜修,无外乎包装自己的手段,协会里的人大多都这么做,彼此也都心知肚明,谁也不会闲着蛋疼去深究点破,毕竟是得罪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眼睛一亮又问:“你说他是受谁引荐的?”

    宋昊伦急忙说:“庄老,是庄老引荐的!庄老是协会创始人之一,也是协会的副会长,在整个华东地区都是颇具声望的老前辈。”

    庄老?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这么一号老前辈人物,我还真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我又问:“你有听说过这个庄老有什么事迹吗?他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事迹?”

    宋昊伦仔细想了想,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:“还真有一件!听闻二三十年前,川地闹魔灵出世,赤地三百里,庄老曾同众位阴门六派前辈高人一起去剿灭过魔灵!而就在那件事之后,庄老和其他几位老前辈这才创立了协会,为的是方便同道交流。”

    我对他这话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狗屁的同道交流,这种协会成了师门败类的聚集地,蛇鼠一窝的庇护所,还不知道助长了多少歪风邪气!

    看看这宋昊伦,再看那藤谷辰。

    真是什么玩意儿啊,什么人都往协会里领!

    我又问他藤谷辰和庄老是什么关系,这宋昊伦对此就不清楚了,只是听说私交不错,藤谷辰对庄老很直恭敬。

    我奇怪不已,那这么说藤谷辰养鬼炼灵,庄老是知道的咯?

    宋昊伦摇头否认:“这不可能!以庄老的正直为人,绝对不可能允许协会中出现师门败类,滥用阴门六派的禁忌邪术!那藤谷辰肯定是骗了庄老的信任!”

    我看这宋昊伦说的一本正经,倒也不像假话。

    但这可就更奇怪了,这庄老绝对是与藤谷辰相熟的人,甚至是知根知底的人,他不大可能一点都不清楚藤谷辰都干了什么事吧?

    宋昊伦看我在沉思,小心翼翼地问:“您能告诉我,您究竟是谁吗?”

    我轻笑一声,这家伙实力不怎么样,眼界更是不行,竟然看不出我使用的是行人派术数?

    既然看不出,我也没必要跟他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人,跟你没关系!既然你那么确定庄老是被骗了,等我找到庄老后,你和他当面说清楚藤谷辰干的事吧!”

    “不,这不行!我不去!庄老会灭杀了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宋昊伦翻身化成一股阴风就想逃,但我哪能让他逃了。

    虚灵土一出,地气困缚。

    我从布袋中取出镇魂木,将这怨灵宋昊伦吸入镇魂木中封禁,别说他小小怨灵,就是恶灵落进镇魂木中也得老实呆着。

    我沉吟着,看来还有必要再跑一趟那风水协会了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