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八十七章 受伤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八十七章 受伤

    之前藤谷辰曾用尸油黑煞,侵蚀过王四地魂俯身的那根萝卜,当时二敏就怀疑他可能是在炼僵尸,没想到竟然真被她给说中了。

    我心中惊骇的捂嘴屏住呼吸,身体僵硬。

    林海他们三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只是觉得那突然出现的黑影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有个家伙感觉憋不住了,松懈地想偷偷缓口气,我急忙回头瞪了他一眼,示意他必须要憋住!

    那黑影又在玻璃门口站了几秒钟,直挺挺的身体跳起,消失在了健身馆内。

    我浑身一松,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林海他们也如释重负地喘着气,林海问我:“刚刚那人是谁?怎么那么怪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人!”

    我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,然后又向纸人问:“藤谷辰竟然练了僵尸!?他人现在在哪?是不是还在这里?”

    纸人摇摇头:“藤谷辰已经离开了!……其实,他早就知道我在跟踪他,在这儿落脚也是他故意让我知道的消息,为的就是引你过来,他说这僵尸是他留给你的考验和礼物,看你有没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对手?

    这一刻我真有种想骂娘的冲动,那狗杂种害死那么多人,就想看看我能不能成为他的对手?

    我问二敏她本人现在在哪,二敏却说当务之急,是赶紧设法消灭了这僵尸,她以折纸门的附灵结界术数暂时将僵尸困在了健身馆里,但僵尸随时都有可能从里面出去,到时候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了!

    林海咬牙问:“藤谷辰已经离开了?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纸人看向他说:“大概十分钟之前,藤谷辰步行离开的小区,往向南方向走了。”

    林海当即就想去追,我急忙拦住他,凭藤谷辰的手段,这人魔压根就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但林海却不听,他阴着脸说:“我非杀他不可!”

    林海带着两个手下走了,藤谷辰步行,而他们驾车,只要现在去追,应该还是能追的上的。

    但是追得上又岂是好事?

    我想再拦,根本就拦不住,虽然我也很想杀藤谷辰,但二敏说的对,绝对不能把这僵尸从健身馆中放了出去。

    至于林海他们,只能自求多福了。

    “人魔而已,由他去吧!”纸人看着我说:“藤谷辰先炼了恶灵,再以恶灵之魂补足了有魄无魂的僵身,魂魄互补,阴煞戾气弥足,这僵尸被藤谷辰彻底炼成了跳尸,距离飞僵仅有一步之遥!……我先前顾及他房间中有鬼兵警戒,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是在养尸!”

    听着二敏所说,我惊骇的望向那健身馆。

    僵尸六等,白尸,黑尸,跳尸,飞尸,尸魃,尸魃便如同当年魔灵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黑白僵煞尚还避讳人,但到了跳尸这一步,已经不惧阳畜家禽,人更是跳尸所袭击的对象,魂寄托于血液之中,血即生命,跳尸为了弥补自身所缺,就会竭尽本能之欲望开始吸食人血。

    “楚天,现在唯一的机会,就是趁跳尸还没有吸食够足够的血液,力量不强时消灭他!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纸人也回头看向健身馆。

    二敏否则之后的话没有说,但我知道结果会是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这跳尸从健身馆中离开,对这小区乃至整个县城而言都绝对是一场浩劫!

    说实话,我心中真没一丁点底。

    就连凶灵我都够呛能够应付,又怎么能应付的了这比凶灵还凶厉的跳尸?

    “嘭,嘭……”

    健身馆中砸击物体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纸人忙说:“跳尸在强行突破我的附灵结界术数,我恐怕撑不了多久了!”

    我深呼吸一口气,提起桃木剑喝了一声“走”,我向着健身馆大门冲过去,手中又从布袋里摸出一张破煞驱邪符。

    健身馆的玻璃大门紧锁,纸人跟上来指引我从一边进去。

    透过玻璃,我看到健身馆内深处有一个小型游泳池,跳尸正在池子边拼命砸击着半人高的水泥台,在水泥台上有一个巴掌大小的袖珍小人纸片,这纸人呈擎天踏地的威武姿态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一个小小的纸人,但给人的感觉却仿佛撑起了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折纸门擅用纸人附灵的手段,这我是知道的,但我今天还是头次见识这种附灵结界,而且竟然能够困住这凶厉跳僵!

    进去健身馆之后,跳尸立即就被我身上的阳气所吸引。

    它停止攻击附灵结界的动作,转过身看向我,下一秒这跳尸一跃三步远,冲我袭击而来。

    我以虚灵火激发符术,青色火焰顿时汹汹燃起,我挥手掷出,青色火焰迎风便涨,顿时变成了一团巨大火球,沾染跳僵的瞬间便烧边它的全身!

    然而,对于这虚灵火跳僵根本不惧。

    跳僵化成了个青色火人一般,继续向我飞速袭来,眨眼间已经不过几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我有些震惊,屡试不爽的虚灵火,再施以符术,竟没能对这跳僵造成多少伤害,但在这危急时刻,我来不及多想,手中紧握桃木剑施以虚灵金附于剑身,向着跳僵挥剑刺去。

    幸好的是,这僵尸只残留有身体本能,并不知道躲闪。

    一剑刺穿跳僵身体,它暴发出一声低沉嘶吼,口中阴煞逸散而出,但是我还没来及拔剑,凶厉的僵尸抬起指甲尖锐的双手就向我抓来,我不得不弃剑闪避后退。

    跳僵愤怒嘶吼,一跃三五步,再次到了我的近前。

    仓促之下,我根本来不及再做反应应对,只得拼了命以虚灵水衍化成冰,凝于身前抵挡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清脆的冰块碎裂声响起,我仓促凝聚出的虚灵冰被砸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突破虚灵冰的阻隔,那跳僵猛烈撞击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闷响伴随轻微骨折声响起,我被撞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我仿佛像是被火车给撞击了一般,整个身体飞出三四米远,重重砸在健身馆的墙壁上,又狠狠摔落下来。

    仅这一撞,我感觉自己浑身都散架了一样!

    喉咙上涌发甜,我张口“哇”地吐出一大口鲜血,脸色顿时苍白无比。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凝舞惊呼一声,在脑海中关切地问我:“相公,你没事吧?受伤严重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

    我挣扎起身,大敌当前,可没有给我察看伤势的时间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