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八十八章 消灭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八十八章 消灭

    仅仅是这跳尸的一个撞击,就将我撞成了重伤,我根本没有察看伤势的时间,挣扎站起时胸腔有股剧烈无比的疼痛,我知道自己肋骨恐怕已经断了几根。

    “操他妈的僵尸力气真大!这他妈狗日的藤谷辰!”我心中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骂也没什么用!……相公,恶魂与僵尸附身互补,才能在这短时间内进化成跳尸,你试试看能不能将它们分离,然后再逐一对付。”

    凝舞在脑海中向我提醒,这确实是一个思路。

    跳尸行动太过迅捷,力量也太过强大,跟它硬拼我可是拼不过的,分而击之,才有机会消灭了他。

    就在我被撞飞之后,二敏附灵的纸人急忙上前与跳尸缠斗。

    只不过仅仅是纸人附灵,根本就斗不过这跳尸,凶厉的僵尸挥起指甲尖锐的双手,很快将纸人给撕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我深呼吸平复紊乱的气血,双手一横虚灵金所凝长枪出现在手中,提枪于身后,我边跑边掐诀与跳尸拉开距离,跳尸狰狞阴啸,再度向我袭击而来。

    我猛然一跺脚,虚灵土发动,涌动的地气顿时对跳尸进行阻碍。

    我不求地气能够困住这凶厉僵尸,只求能减缓它的速度就好,果不其然,跳尸行动迟滞了不少,仿佛陷入了无形沼泽中,每一次跳跃没法再像之前那样一跃数米远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相对于我来说它的动作仍是快!

    每次近身,我都以虚灵金枪仓皇应对,好在至坚的青色长枪这跳尸无法用蛮力毁去,而我虽然能以长枪刺破跳尸的身体,但这仿佛并不能对它造成多大伤害。

    我拼命向前跑着,每一次迈步都会牵引动伤势,我咬牙忍受剧烈疼痛。

    跳尸猛然一跃袭来,黑色指甲抓向我的后背,我挥起虚灵金枪回头刺去,以长枪的至坚顿时贯穿跳尸僵身,黑色粘稠秽物自跳尸身上喷洒。

    然而,跳尸根本不惧这伤势。

    这具僵尸张开獠牙大嘴,伸着双手继续向我抓来,尖锐指甲几乎快擦过了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我急忙弃枪而退,继续拼命往前跑。

    绕过游泳池,我很快跑到了深水区,双手一握,再度凝聚出虚灵金枪,而这时,跳尸又追上了我。

    我挥舞起虚灵金枪扭身横扫,这蛮力一枪扫中跳尸的僵身,只听“砰”地一声响,跳尸被我扫下了深水区的泳池区域。

    两三米高的深水区泳池顿时困住了被地气缠身的跳尸!

    如果不是有地气阻滞,这跳尸恐怕一跃就能跳出泳池,但现在,它只能愤怒无比的在池底咆哮,利爪将泳池底部墙壁抓出一道道痕迹。

    我加大虚灵土的灵枢束缚,借涌动地气压制住僵尸。

    手中握住长枪,我张身举起,瞄准跳尸挥起青色长枪向下投去,枪头轻而易举贯穿尸身,狠狠钉在了泳池底部。

    跳尸愤怒吼叫,想要挣扎拔出虚灵金枪。

    但我可不会给他机会,双手一合一开,再度凝聚虚灵金枪向下投去,一连又投下两根青色长枪,穿透跳尸僵身钉入池底,这才算是暂时困住了它!

    我喘着粗气,脸色苍白,额头见汗,手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连番使用五行虚灵术数,对我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负担,如果不是精气不继,我真想直接拿虚灵金枪把这跳尸给砸个稀巴烂!

    望着泳池池底,跳尸愤怒咆咆哮,不停纠扯着虚灵金枪。

    我脸色阴沉,一手从布袋中摸出三师敕令灭邪符,一手伸向腰间以手指勾住红绳,运虚灵金撞击金铃之内,钟吕悠扬,浩浩荡荡之音传彻响起,一道道音波如涟漪般荡漾而出,瞬间将跳尸掩埋其中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跳尸痛苦地仰天咆哮,一股股阴煞逸散。

    我加速催动渡魂铃的引灵器物神通,终于,自僵尸獠牙大嘴中冒出一团团黑气,这附体的恶灵终于是出来了!

    黑气凝聚,显现出恶灵阴身,是一个狰狞的女人样子。

    这一刻我心中涌现杀机,猛然跺脚,引动全部地气凝化成道道锁链,锁链激凸飞起,将这女鬼恶灵死死捆住,恶灵凶狠的盯着我,那凄厉惨嚎几乎要刺破了耳膜!

    恶灵女鬼不停挣扎,想向泳池底的僵尸靠近。

    我以虚灵火施展三师敕令灭邪符术,汹汹紫色火焰顿时间燃起,天师之力、地师之力、列位祖师之力涌现,浩然的罡阳力量彻底压制住恶灵和僵尸。

    我手中掐诀,掷出三师敕令灭邪符,紫色火焰瞬间化成一片火海,在整个泳池底部燃起烈焰。

    任何一丝阴气阴煞,遇之都瞬间烧成了黑烟飘散!

    那池底的僵尸痛苦咆哮着,很快化成了一堆人形焦炭,一块块碎裂摔落,飘散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而那被地气困缚的恶灵,也被汹汹烈焰包围,她凄厉哀嚎着,阴啸声内充斥绝望愤戾的情绪,我默默看着它渐渐被烧成了黑烟,一缕缕散入空气中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泳池内紫色火焰熄灭,留下一地焦炭灰烬,虚灵金枪没了精气维持,也渐渐虚化无形。

    我一屁股坐在地上,头晕脑胀,一口口喘息。

    终于,彻底消灭了这跳尸!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媳妇?”

    “你好厉害!如果是以前我的遇见你,恐怕还真有点斗不过你呢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我苦笑出声:“好媳妇,你就别损我了!我自己几斤几两我还是知道的,哪里会是你这修炼千年的狐仙对手?只要你给我一个眼神,我就得赶紧老实脱光衣服躺床上!”

    “讨厌!”凝舞娇羞问:“那你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喜欢!”

    “等着我,相公,奴家会很快与你见面的。”凝舞声音娇滴滴的,简直令人要酥了骨头。

    我惊喜地露出笑容,听凝舞这意思,似乎再过不久就能从青铜戒指中脱身了!

    我本还想再问凝舞伤势恢复的如何,不过这时,二敏的声音突然出现,我这才反应过来,现在可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。

    二敏让我去健身馆后找她,留完这句话后,水泥台上的纸片小人自燃成灰烬。

    我有些奇怪,二敏怎么从始至终都没有露面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