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九十章 二敏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九十章 二敏

    初变成鬼魂的林海一问三不知,不知道藤谷辰去了哪,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子,甚至都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么被藤谷辰所杀的。

    我阴着脸,提着虚灵金枪环视周围。

    深夜的公路上静悄悄的,除了路灯还亮着,就连一辆过往的车辆都没有,这里位置较偏,本来人就不多,藤谷辰再次不见,我又还能上哪去追?

    “我死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死了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会死了?

    “我不能死!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做,我还要杀了藤谷辰!我要杀了他!”

    人魔林海的鬼魂不停念叨着什么,他看着自己的尸体,浑身开始剧烈抖动,一股股怨厉开始凝聚,刚凝身为鬼的林海,就有凝聚怨心化成怨灵的征兆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向他,低喝了一声:“林海!”

    林海愕然抬起头,愣愣看着我,他的一双眼睛已然变得血红,照这么下去很快就会成了鬼灵。

    我提枪向林海说:“你身为人魔,造业无数,本就该落得如此下场!你现在如果在我面前化成怨灵,我绝对会让你魂飞魄散,灰飞烟灭!”

    林海望着我,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抖。

    现如今的他哪能不知道我的本事,他的眼神很是畏惧,尤其是望着我手中的虚灵金枪,那股危险的感觉令他颤栗。

    “可是,就算我现在变成了鬼,也要誓杀藤谷辰!”

    林海纵然恐惧,但那份执念怨厉,仍旧深沉的吓人,死后的他更因生前造业,更易化成鬼灵。

    我知道,如果不是我以渡魂铃无意间帮他凝聚魂身,恐怕这人魔很快就会魂飞魄散了,根本就没有成为鬼灵的机会,像他这种人魂飞魄散倒还是好事,一旦化成鬼灵为祸,绝对会有地狱阴差缉拿,到时候那就是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了!

    我严肃着向他说:“你要杀他,我也要杀他!……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,成为我的附属鬼兵,受我的供奉驱使,帮助我杀了藤谷辰,来日积下阴德圆满,你还有一线机会能再入地府轮回。”

    “鬼兵?”

    林海呆愣了片刻,他何尝不知道他现在的处境。

    对于藤谷辰那样的人形邪魔,只有林海成为我的附属鬼兵,他才真的有机会杀了他,也能免于地狱阴差的缉拿。

    我点头说:“对,鬼兵!人魔林海,我这是在帮你!”

    林海露出挣扎犹豫的神色,如他生前一般狂狷桀骜,死后又哪会甘愿受人驱使?

    可现在,我能给他的只有这一条路。

    要么被我炼化鬼兵,要么凝聚怨心成就鬼灵之后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“为了杀藤谷辰,我愿意成为你的鬼兵!”

    林海考虑过后,神色变得坚定,眼神也恢复了生前的凌厉慑人,人魔气势尽显。

    我露出笑容,他藤谷辰能驱使五方鬼兵之术,莫以为我不会?等我再找到他的时候,就以鬼兵对敌鬼兵,谁他妈怕谁?

    我施展五方鬼兵要术炼灵之法,以心神之念凝聚心念之火,将林海的鬼魂包围。

    以我心神之念,在他的阴魂中留下驱使烙印。

    这烙印是以心念之火勾勒成的一道驱使灵符,五方鬼兵之术属于借阴术法,所以强大的控灵手段是重中之重,否则驱使不了阴魂,还可能会被阴魂所反噬。

    不大会,心神烙印下驱使灵符,炼灵成功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么容易,也是因为林海没有任何抗拒的原因。

    在我的心神感应中,能够明确感受到人魔林海的存在,只要我动念就能听他所听,见他所见,甚至能够直接控制他的阴魂身体。

    林海看着自己,又看向我,表情愕然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为什么愕然惊讶,附属鬼兵,又是阴魂傀儡,从今以后我更像是他的主人,而且是必须从命的主人!

    我向林海安慰,不到迫不得已,我不会强迫他做任何事,更不会真的当他是个阴魂傀儡。

    一切与生前一样,这也是一场合作!

    林海似乎还有点接受不了,但我可不管他接受不接受得了,成为鬼兵,于我于他,都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再追藤谷辰,已经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我招呼林海一声,驾车原路返回,我要送二敏回家,回南冥村,为她收敛安葬。

    公路上的尸体就扔在这儿了,迟早会有路过的人报警。

    林海透过倒车镜望着那三具尸体,心情很复杂,谁能想到,他云山县鼎鼎大名的林海,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死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回到小区,我又来到健身馆后,来到二敏身前。

    我脱下自己的衣服,将二敏腹上伤口紧紧包住,我把她抱了起来,血还在滴落,在地上迸溅出一团团血花,她的脸色安详,就像是睡着了一样,我望着她,心在绞痛。

    回到车上,我坐在后排抱着二敏,由鬼魂林海开车。

    以他初生鬼魂的力量,还不能操控这轿车,我以五方鬼兵要术加持鬼兵之力,他这才能够碰触实物安稳开车上路。

    车子很快驶离县城,向着乡村驶去。

    深夜中车流不多,但每一次与别的车辆交错而过,都令那驾驶员心惊胆颤,因为他们可看不到鬼魂状态的林海。

    回到南冥村时,村子里鸡鸣狗叫。

    林海身为阴物,能够明显感受到这些阳畜的气息,这对阴魂有着天然的压制作用。

    刚进村不久,就接连有人从家中出来,那一个个村民面容冷峻轻蔑,他们可不是普通人,自然知道这是阴魂驾车,小小一个鬼魂也敢擅闯南冥村,那简直跟找死没什么两样!

    车子被拦下,车头的人手中掐诀就想施展术数,我按下车窗按钮,向他们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南冥村村民们都认识我,更认识二敏。

    见二敏躺在我怀中,生机断绝,他们都不由得一惊,神色戚然,不用问也大概知道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顺着村民指路,我们驾车来到二敏的家。

    我让林海在车上等着,我抱起二敏的尸体,走下车去,这时候二敏家中灯光亮起,院门打开,两位花甲老人急匆匆跑到我跟前。

    “敏子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惊呼一声,看着二敏的尸体顿时间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我抱着二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眼圈泛红,低着头沉重说了一声:“对不起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