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九十一章 修炼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九十一章 修炼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人听闻消息,急忙赶来。

    二敏的父母,兄妹,堂哥,大伯,一圈圈的人围住了我。

    二敏的哥哥接过尸体,眼神悲愤的望着我,我承受着他们略带恨意的目光,只能说声对不起,我很自责,二敏的死何尝跟我没有关系,如果不是我去晚了,二敏说不定就不会死!

    村中老人还有村长林英赶来,看到这一幕长长叹息。

    村长林英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,告诉我不用说对不起,这一切皆是命数,躲是躲不掉的。

    这一夜,家中悲痛。

    对于两位老人来说,白发人送黑发人,女儿的死简直是不能承受之痛。

    二敏的二大爷甄思明出来主持局面,这是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,身子骨虽然还硬朗,但那脸上的褶皱,浑浊的眼睛,如老树皮一般的双手,都透露出年迈的沧桑。

    抬来棺椁,置办灵堂。

    我看着屋里屋外的人不停忙碌,木然站在原处,一句对不起又怎么可能抚平的了悲痛,可是我也只能说声对不起。

    看着女儿被放进棺椁,二敏母亲痛哭失声,亲属们急忙拉着劝着。

    甄思明来到我面前,我又道了声对不起。

    “孩子,不用说对不起,这也不是你的错!……我记得,你叫楚天对吧?”

    这位二大爷拉着我走到院子里,村长林英和其他亲属也都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问起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我眼圈泛红,深呼吸一口气,一五一十将事情经过全部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看二敏的伤势,应该是被跳僵所伤。

    跳僵已经被我亲手消灭,只是养灵炼尸的藤谷辰再次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村中老人听闻僵尸出现,还是凶厉无比的跳尸,都不由得露出震惊神色,他们看着我的眼神也有些不一样,似乎很惊讶我竟然能够应对得了跳尸。

    “你干的不错!”甄思明夸赞一声,笑着叹息道:“王四收你为弟子,还不到一月吧?现在术数修为,已然能够独当一面了!……哎,只可惜了这小四和敏子,本该能过上安生日子的,这一切都是命数啊!”

    听我说完事情经过后,二敏的亲属们都面露戚然。

    这一切当然不能全怪我,但我真的很自责,如果我能早点赶到,或许二敏就不会死了。

    村长林英安慰过我,又问起关于藤谷辰的事。

    我告诉了他们二敏所调查出的藤谷辰背景,走阴派前辈庄老引荐的藤谷辰加入的风水研究协会,所以等到明天我绝对要上那协会里兴师问罪!

    走阴派,庄老?

    村长林英咀嚼了下这个名字,他知道这位庄老,原名庄清非,修为平平,但在阴门六派中颇具声望。

    一提庄清非,村里人的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据他们说,这位所谓的庄老,只不过是资历老些,当年如果不是发生断法时代,轮也轮不到这庄清非出面在阴门六派中作威作福,他这份声望只不过是众阴门六派需要传承长老坐镇,这才把他推举了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那什么风水研究协会,风评本来就不好,蝇营狗苟,蛇鼠一窝,干的尽是造口业的事情,包装成什么大师,出去净忽悠普通人了!

    村长林英阴着脸说:“庄清非纵容藤谷辰是行凶,肆意施展邪术为祸,是该要去兴师问罪!……楚天,明天我们南冥村陪你一起去进城,无论如何,我都要他庄清非给出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二敏的二大爷严肃点头,先后死了行人派和折纸门的弟子,庄清非必须给出一个合理的交代。

    他若还敢纵容包庇,南冥村就敢砸了他在阴门六派中的脸面!

    村长林英和村里老人,以及二敏的亲戚家属都决定一起去,我郑重的点点头,单单靠我一个行人派弟子,那庄老兴许还不会顾及,但整个南冥村出面,由不得他不处置藤谷辰。

    夜中的葬礼还在继续,悲恸也在继续。

    二敏的家人对我态度缓和不少,与邪魔斗法,本就是阴门六派弟子的宿命,二敏为诛灭鬼魔而死,这份牺牲固然沉重,但却是值得为之荣耀的事。

    村长林英看得出我身上有伤,吩咐了家里人去为我取来伤药。

    在院子中我脱下衣服,村长亲自为我施针灸驱除积郁血痕,这些都是内伤,淤血堆积,如果不处理的话很容易留下暗疾。

    施过针灸,又命人煎来中药,让我服下。

    村长告诉我说,幸亏我没被跳尸尖锐指甲抓中,否则的话极可能会尸毒侵身。

    现在我的伤势除了肋骨断裂两根较为严重,其余并没有什么大碍,休养一阵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我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,腹部软肋处皮肤明显有些凹陷,这就是肋骨断裂的地方,幸运的是并没有伤及内脏,村长用药膏帮我涂抹背上和前胸患处,那药膏很神奇,不大会就有股温热的舒服感觉出现,疼痛也减轻了不少。

    我问村长这是什么药,村长说这是他自制的跌打药膏,是祖上传下来的老手艺。

    敷药过后,我向村长又讨来一些药膏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村长林英很大方,当即让家里人又去为我取来了一些,村长的儿子皱着眉头有些不高兴,我知道他这是心疼珍贵的药膏。

    但为了受伤后能有药用,我还是厚着脸皮接受了村长的馈赠。

    不过拿人手段,吃人嘴软。

    林英自然不是白给我药膏,他要的是《行人术数》,如今我的术数修为,已经足够南冥村承认我是行人派三十四代传承弟子,他们都不好硬逼硬要,但各家修行传承还是要继续的,现在能依仗的就是《行人术数》。

    我沉思过后答应下来,可以借《行人术数》让南冥村修炼,不过不可能让每一个人都来观阅行人派的传承之物。

    村长林英很快拿定主意,各家各派选定一人,每个月各分三天修炼书上所载术数。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这时间也太紧了!

    一家三天,撇去我所在的行人派,也足有十五天了,这可是半个月的时间啊!

    我好心成全他们的术数传承,但这可不意味着我自己就不修炼了。

    我告诉村长不行,时间太紧。

    林英说:“那就每个季度吧!”

    一季三个月,也还是太紧,我不可能像王四一样常住南冥村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