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九十二章 不在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九十二章 不在

    我告诉村长以及村中老人:“那时间也太紧!……每年,我可以逐次将《行人术数》借你们看,修习上面的传承术数。”

    “每年?”

    众位老人当即不愿意了。

    “一年时间太久,这不行!”

    “孩子,你怕不是要私吞传承之物吧?哼,当心遭得天谴!”

    “王四当初在时,也是按每季度借出《行人术数》,怎么到你这小徒弟这儿就按年来算了?我也不同意!”

    “一年太久,修习时间又太短,这不成!”

    “论年不成!”

    除了村长林英之外,几乎所有人都表态,论年时间太久不行,他们看我的眼神也不太友善了。

    林英也是眉头紧皱,事关六派传承,如果按年来算,这太耽搁六派传承恢复元气了!

    “相公,既然他们都觉得一年太久,那你就退一步,每年可以给各派七天时间,如果各派愿意出弟子与你同行,闲暇时或许可以考虑借书给他们一看。”

    凝舞在我脑海中提醒,不得不说,这确实是一个好主意。

    一来可以看看各派年轻弟子的实力,二来也可以多了解一些关于阴门六派之内的事,既公平了各方,还可以招给免费的保镖助手。

    我穿上自己的衣服,向村长和各位老人重复了一遍凝舞的话。

    所有人沉吟下来。

    村长林英更是看着我似笑非笑:“楚天啊,你可真是出了一个好主意啊!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可都是摸爬滚打一辈子的老油条,自然知道我这么说的言外之意,不过他们并没有点破,相反认真考虑过后,觉得这么做可行。

    一个两个人同意,很快所有人都同意了。

    我猜得到他们的想法,与我同行既可以增加弟子的阅历,也可以保护我的安危,顺便监视我的动向。

    毕竟行人派如今就我一个传人,无师法管教,难保弟子不会走了邪路。

    就像那藤谷辰一样!

    最终确定下来,每过两个月就会派出各家弟子与我随行,而我每隔两月借《行人术数》给一派修炼术数七天。

    这一夜的决定影响深远!

    也为日后我结交阴门六派精英弟子,重整阴门六派奠定了根基。

    不过这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天初亮时,我在灵堂之上拜祭过二敏,与南冥村的众位前辈出发去县城,二敏的父母腿脚不便,所以由二敏的哥哥甄昆跟着我们一起。

    不单是这一趟,甄昆作为折纸门的传人,也将是今年首位与我同行的六派弟子。

    村里老人知道他这是要为妹报仇,所以也没再抢着谁先派出弟子,权且让了折纸门今年第一个名额,我也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至于人魔林海,我让他先进入了镇魂木中。

    一行十几人,浩浩荡荡前往云山县。

    如今云山县接连发生的命案,已经令县警局焦头烂额,尤其是林海的死,在整个县城引发了一场轰动,毕竟林海可是位风云人物,牵扯着黑白两道各种势力,连他竟然都死了,不由得令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全城都在通缉搜查一个连环作案的杀人狂魔,但明眼人都知道,警察局压根就连一点线索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们到了县城之后,直奔风水协会所在的办公楼。

    有过上次林海大闹这里的经验,办公楼大厦保安增加了好几位,保安们见我们气势汹汹,立即叫出了整个保安队阻拦。

    但这些普通人哪拦得住我们?

    走在前头的几个老人隐蔽的一掐诀,只是看了这些保安一眼,他们就好像傀儡一样让开道路,然后又排成队形守护在大厦门前,整个过程双眼木然无神,仿佛丧失了意识一般。

    我暗自惊讶,看着那老人所掐手诀,似乎是煞鬼门的手段。

    煞鬼门善于对付阴魂,阴魂也就是死魂,而活人的魂是生魂,所以反过来煞鬼门对付生魂也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进了电梯,上十六楼。

    我们一行人刚从电梯里走出来,就把前台小姐给吓了一跳,她慌慌张张的急忙拿起电话就要报警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还是放下手中的电话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有一位老人和蔼说话,声音幽幽,带有一种迷神之念,这是灵媒派的手段!

    前台小姐微愣,很是乖巧地慢慢放下电话。

    我们经过前台直接走进这风水研究协会,迎面刚巧碰见两个人,他们是协会会员,也认识南冥村村长,愕然之后这两人急忙上前赔笑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林师叔,您怎么来了?你们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庄清非在哪?让他出来见我!”

    村长林英懒得跟这俩小辈费口舌,张嘴就要找庄清非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面露为难之色,他们谨慎地互相看了一眼,向我们解释说庄老并不在协会里,江浙地区的协会分部近几日有场风水交流会,庄副会长离开云山县去参加交流会去了。

    林英冷哼,副会长不在,会长在也行,让这两人去找个管事的出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抱歉着说:“会长也不在,两位副会长和会长都去分部参加交流会了,眼下只有我们几个人!……不知道林师叔找庄老有什么事啊?跟我们说也是一样的!”

    “跟你们说?”甄昆阴着脸骂道:“你们算个屁?跟你们说管用吗!?”

    “诶,这位道友,你怎么能骂人呢?”

    两人不乐意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甄昆又骂了句:“道你妈的友,你算哪根葱,跟我道友?滚开!”

    甄昆想往里闯,这两人也被骂出了火气,当即拦在了甄昆身前,甄昆本来就因为丧妹心中有怒,二话不说就立即动手了!

    以甄昆的魁梧身材,对付这俩货简直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简单三拳两脚,就将他们给打趴下了,在地上打滚哀嚎,如果不是村里人急忙拉住,甄昆非把他们打出来好歹不可!

    骚乱一起,协会中的人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以南冥村村长的身份,就是庄清非来了,也得恭恭敬敬叫声师兄,协会中的人自然大多都认识他。

    看着地上受伤的人,再看着林英,协会中的会员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村长林英冲他们说:“让庄清非出来,我不想为难你们这些小辈!”

    可是这些协会的会员,都一口咬定,庄老真不在云山县,如果想找庄老,得过几天等庄老回来了才行。

    “哼!给脸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这是想躲着当缩头乌龟啊!?”

    “跟他们废话那么多干什么,直接搜吧!”

    “我来搜!”

    几位南冥村的老人沉着脸,其中那位煞鬼门的老人手中掐诀,施展术数,整个协会中顿时阴风四起,呜咽不绝,一道道黑影迅捷非常的窜出,强行突破一个个房门。

    这是五方鬼兵之术!

    煞鬼门弟子的必修术数,只不过这老人施展起来,那阴气所造成的气势颇为骇人,比起藤谷辰更是只强不弱!

    我惊讶的想到,断法时代至今,已有二三十年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这些基础必修术数,这些老人们都已经达到了高深的境界,如果联想当初,那阴门六派又该是何等盛景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