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九十四章 暴怒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九十四章 暴怒

    甄昆暴怒不已,大吼道:“我妹甄二敏,就死在藤谷辰所炼的僵尸手上!你现在告诉我,眼下还并不确定?你他妈的眼瞎吗?不会出去看看,现在因为藤谷辰已经死了多少人了!?”

    庄清非脸上笑容渐渐敛起,他看向甄昆,面容阴冷的骇人。

    林英看着庄清非冷冷说道:“行人派王四,折纸门甄二敏,还有更多不知姓名的普通人,全都因藤谷辰养鬼炼灵而死!庄清非,你红口白牙张嘴说个不确定,就想掩盖包庇他的所有罪行?”

    宫会长微皱眉头:“阴门六派师法有规,传承弟子若为恶为祸当倾尽阴门之力以诛杀!……如果确定藤谷辰养鬼炼灵作恶,不用林师弟你来找,我会亲自出手杀了他!只是,师弟啊,如今阴门六派求贤若渴,还是恢复传承根基元气的时候,等我抓藤谷辰回来,问个究竟之后必定给你南冥村一个说法和交代!如何?”

    看着这一正一副协会会长,似乎觉得藤谷辰有才可用,一百个不想杀,我不由得心生怒气。

    实在忍无可忍,我站出来问道:“昨天夜里僵尸为祸,你们协会知道吗?”

    庄清非看向我:“你是?”

    我自报家门,仰头说道:“行人派,三十四代传承弟子,楚天!”

    宫会长神色微微有些讶异,重新打量着我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你是谁了!”庄清非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前些日子,林海大闹风水协会,随行的还有一个自称行人派十八代弟子的,就是你吧!?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的笑容,也皮笑肉不笑的说:“您记性可真好,就是我!……不过,您好像还没回答我的问话!”

    庄清非笑容更浓:“听闻过,宫会长还特意遣人去现场瞧了瞧,所幸僵尸已被消灭,这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我又向他问道:“邱家数十口人,一夜间被凶灵所害,你们协会知道吗?”

    庄清非笑不出来了,他问我:“你究竟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邱家几十口人,刘家十几口人,南冥村我师父王四与凶灵斗法,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我眼前,你不是要证据吗?”我深呼吸一口气,吼道:“我,行人派传承弟子楚天,就是活生生的证据!他藤谷辰驱使凶灵杀我师父,炼僵尸杀了二敏,施邪法以阴魇缠人神魂,拘人魂魄,这一切都发生在我的眼前!”

    我怒瞪向庄清非,问:“除此之外,你们还究竟想要什么确凿的证据!?”

    庄清非眯了眯眼睛,渐渐笑出声:“你一个黄毛小儿,算什么证据?就算你是行人派弟子,难不成就听你这么一说,我就要杀了钟派的唯一传人不成!?”

    宫会长也幽幽说道:“楚天师侄,就算是当面对质,也是需要先抓藤谷辰回来的啊!”

    我平复下情绪,从随身布袋中取出镇魂木,“我要的不是当面对质!藤谷辰滥用传承术数,养鬼炼灵,行凶害人,这是确凿无疑的事情!”

    我施法逼出镇魂木中的宋昊伦怨魂,整个会议室顿时间阴风大作。

    就在这怨灵出现的瞬间,几乎所有人都震惊了!

    宫会长腾地站起身,面容冷峻无比,庄清非更是怒吼一声:“你这黄毛小儿,还说别人养鬼炼灵,你自己随身不就正豢养鬼灵?老夫今天灭杀了鬼灵,再杀你清理门户!”

    庄清非趁乱,竟想要给我扣上罪名!

    我愤怒无比,双手一握张开,虚灵金枪凝聚于手中,遥遥怒指庄清非。

    村长林英这时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庄师弟,你莫要血口喷人啊!”

    随着这话音一起,整个会议室中爆发出凌厉精气,这精气与那宫会长竟也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林英开口,南冥村所有人都全神戒备,随时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会议室气氛变得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在空中现身的宋昊伦最惨,他处于双方对峙的正中央,受彼此爆发的精气压迫,令它根本就动弹不得,甚至连逃都逃不了。

    宫会长看了林英一眼,又看向我,幽幽问道:“楚师侄,你随身带着一只怨灵是何意?”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:“你问我,不如去问他咯!这是宋昊伦!”

    我默运虚灵土术数,猛然一跺脚。

    地气涌动,顿时困缚住怨魂宋昊伦,强行逼迫他凝聚出阴魂之身,露出本来模样,宋昊伦心惊胆战的左右看看,他很想逃走,可左突右闯,根本就挣脱不了地气的束缚。

    五行虚灵要术?

    宫会长再度惊讶的看我一眼,不止是他,林英和南冥村的几位老人都看向我,眼神多少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我有点纳闷,都看我干什么?

    凝舞在我脑海说:“相公,行人派弟子会五行虚灵要术并不值得惊讶,他们惊讶的是你竟然能轻松困住一只怨灵!你个呆子!”

    我这才反应过来,一不小心可是泄露了自己实力了。

    泄露就泄露吧!

    也省的不管什么阿猫阿狗,都来打我的主意!

    我提着虚灵金枪敲了敲宋昊伦的脑袋,接着又说:“这家伙死在邱家,借凶灵嗜杀作恶留下的阴气阴煞,凝聚了怨心,修成了鬼灵!……宋昊伦,我没记错的话,是你们协会的成员吧?他可是亲眼目睹藤谷辰操纵凶灵,杀了邱家几十口!”

    宫会长和庄清非看向宋昊伦,眼神凌厉无比。

    堂堂阴门六派弟子,死后竟借阴煞修成鬼灵,这简直就是在打整个风水协会的脸,在打他们的脸!

    “会长,副会长,我是迫不得已啊!”宋昊伦哭喊着说:“我死后阴魂被困在了邱家,我没法离开,就算我不借阴煞修成鬼灵,也迟早会被阴煞侵蚀变成鬼灵的啊!”

    庄清非脸上臊红,这家伙这般模样,何止是丢了协会的脸面,简直是整个风水协会的耻辱。

    “哟,无法离开?阴门六派弟子死后连投胎都不能,平生仅见呐!”

    “简直是阴门耻辱!”

    “这是谁家弟子?如此管教不严,也配传教授法?”

    “还会有这种弟子?真是天大的笑话!”

    南冥村的老人们轻蔑看着宋昊伦,最后又看向庄清非。

    此刻庄清非羞得简直想钻进地缝里去!

    外人不知,可是协会里的人都知道,宋昊伦是他庄清非平常指点最多的弟子,虽然没有师徒名分,但却有着师徒之实。

    如今,宋昊伦的存在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巴掌,打的他满脸臊红!

    宫会长看了一眼庄清非,最后又看向宋昊伦,面无表情地问道:“宋昊伦,你告诉我,是藤谷辰养灵炼鬼,杀了邱家满门吗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