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九十五章 毁去邪器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九十五章 毁去邪器

    宫会长面无表情地看着宋昊伦,但我能明显感觉到,他动了杀意!

    凌厉的精气如擎天之剑,完全将宋昊伦笼罩,只要这位宫会长稍稍动一个念头,就能将这怨灵鬼魂绞杀,完全不会费一丝力气。

    我惊讶无比,有些好奇这位宫会长所承阴门六派的哪一派?

    宋昊伦颤颤兢兢,结结巴巴地说:“是……是藤谷辰干的,我亲眼看到他操控凶灵而走,虽然我只看到了他的背影,但……但确实是藤谷辰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宋昊伦指证,南冥村的所有人都阴下脸来。

    这风水协会师法不严,所传非人,致使弟子持术数为祸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了!

    前有藤谷辰,后有宋昊伦,其他指不定还有多少宵小藏在这藏污纳垢的地方,堂堂风水协会立志为阴门传承,同道交流,实则却干的是败坏师承的勾当,这传出去何止是讽刺,简直就是阴门六派的耻辱!

    我收起虚灵金枪,看向两位正副会长,冷笑问:“这个证据你们满意吗!?”

    庄清非脸色变幻不定,最后叹息道:“这么看来,藤谷辰确实是有很大嫌疑了,但总归这宋昊伦也没有看清不是?死了那么多人我也很扼腕叹息,我会亲自抓藤谷辰回来。”

    很大嫌疑?

    没有看清?

    我心中腾地烧起怒火,这他妈风水协会还要包庇的多么明显!?

    不止是我,所有南冥村的村民脸色都阴沉似水,尤其是以林英为首的列位门派老人,他们怒视着庄清非,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暴起伤人!

    “庄师弟,别再说了!”

    宫会长随意一挥手,那被他精气压迫的宋昊伦瞬间被无数虚影利剑绞成了粉碎,彻底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挥手间,诛灭鬼灵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小小的第一等怨灵,这也足够令我惊讶的了!

    宫会长坐下座位,看向林英承诺道:“风水协会绝不容许玷污阴门传承的弟子存在,更不会容忍阴门弟子仗持术数为恶为祸!……林师弟,今日我会和庄师弟亲自出手击杀邪魔,只要他藤谷辰还在云山县,我必提着他的尸身,拘来他的魂魄,到南冥村列位祖师灵前告悔认罪,届时任由你们处置。”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问:“如果藤谷辰已经逃了呢?”

    宫会长看了我一眼,那股凌厉之意刺的我有疼痛之感,他继续说道:“诛杀邪魔,清理门户,是所有阴门传承弟子的责任!就算他逃了,风水协会的所有成员都会予以追杀,如果楚师侄有藤谷辰的确切消息,也可告知我,我会亲自出手!”

    庄清非张张嘴还想说什么,但最终还是闭上了嘴,宫会长已然表态,他这个副会长再说什么也不管用了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在南冥村,静等师兄的好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林英起身一拱手,我们所有人跟着一起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不是很确定这风水协会究竟会不会全力追杀藤谷辰,以那些协会会员的尿性,恐怕也只是出人不出力。

    村里老人却告诉我,姓宫的既然表态了,就会真的去做!

    他作为斩妖门首屈一指的前辈高人,这一点责任担当还是有的,如今藤谷辰证据确凿,也由不得他姓宫的不出面清理门户。

    我这时才知道,宫会长是斩妖门的掌派宗师。

    而看林英村长与宫会长几乎相近的术数修为,想来也应该是斩妖门的宗师。

    我有些意外,看来阴门六派的传承元气恢复的不错,如今两位斩妖门宗师的修为实力,都是能够坐镇一方的人物,倒是我所在的行人派,现在只剩下了我自己一个传人,还需要开枝散叶。

    离开风水协会之后,村长林英没打算就这么回去。

    云山县城中交给风水协会去搜查,而我们则去了昨夜藤谷辰消失的地方寻找踪迹。

    白天的公路上车流不少,人魔林海以及他的两个手下尸体都已经被抬走,公路上只留下一道警戒带,还有白线涂成的人形图影,标示着这里是凶杀现场。

    几位老人各施本领,追踪索敌。

    但最终,都无功而返,一来是藤谷辰小心地没留下痕迹,二来是经过这一夜,藤谷辰已经不知道逃去了何方。

    甄昆拳头紧握,很不甘心。

    林英劝慰了他几句,我们一行人又去往藤谷辰的藏身处,在那健身馆以及小区居民楼中搜寻踪迹。

    甄昆在二敏遇害的地方,站在那儿沉默很久。

    我看到他眼圈泛红,眼眶湿润,忍不住又向他抱歉地说了声对不起,甄昆摇摇头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很快,林英就大致还原了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二敏得知藤谷辰将回家的消息后,便在这健身馆中布置附灵结界术数,可等来的却不是藤谷辰,而是那具跳尸。

    那跳尸凶厉无比,二敏不敌。

    在受了重伤之后,二敏从健身馆的后窗中飞出,借附灵结界术数困住了跳尸。

    而后面,我和林海匆忙赶到。

    林英和几位老人叹息一声,我们又去到最后一栋小区居民楼,在六楼顶楼的地方,我们找到藤谷辰的住处。

    这里阴气很重,房间里还有各种养尸炼灵的器物。

    埋尸阴土,乌鸦血,锁阴钱,尸油黑煞,漆木悬棺等等……

    这里一片狼藉,许许多多的阴物邪器杂乱的丢在地上,另外在供案长台上,还有数张施展借阴术法的紫符。

    村里各派老人忍不住开骂,骂藤谷辰简直丧心病狂!

    还有人说,那庄清非不是要证据吗?这些东西正是铁证,容不得他再不分黑白的辩驳包庇!

    林英却摇头说道:“但凡是姓庄的想包庇,就总会找到理由和借口!……宫师兄既然说了会亲自出手,那他肯定会搜索整个云山县,至于这些阴损邪器,全部都毁了吧!总之,不能再让这些东西落入不法逆徒手中!”

    老人们一同点点头,认同林英的决定。

    不但要毁去邪器,还要清除这里的阴气阴煞,尤其是那几张借阴紫符,更是由林英亲自施法毁去。

    等大家终于忙完后,已然是中午了。

    藤谷辰住处的阴物邪器全部都被毁去,阴气阴煞也被驱除干净,防止再招惹来鬼灵。

    而这时,村长林英接到宫会长的消息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