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九十七章 机灵小家伙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九十七章 机灵小家伙

    张伯叹着气,中风对于老人一点都不陌生,这种病往往都是突然发作,严重的直接就瘫痪在床,人很快就不行了,就像现在的李老头一样。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有些不信,中风确实是突然发病,但也要看人!

    以李大爷的身子骨,根本不可能突然患上中风的,我为李大爷仔细检查身体,果然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。

    有一丝丝阴煞如有灵性,缠绕在李大爷魂魄上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就好像吸血的虫子,寄宿在人体,以人身精气为食壮大,依附在人的生魂上,影响甚至控制人的神智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我仔细检查,恐怕还真注意不到这玩意儿!

    “媳妇,你看这像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似乎……像是某种蛊!”凝舞回答。

    “蛊?”

    我皱起眉,这种害人的蛊怎么会出现在李大爷身上?而且阴门六派有擅用蛊物手段的传承吗?

    “相公,这你就有所不知了。”凝舞告诉我说:“阴门灵媒派中就有阴蛊秘术,传闻阴蛊者,鬼魔喜食,灵媒养蛊以结交供奉阴差鬼兵,从而拥有沟通地狱鬼灵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这我还真是头一次听说!

    但为了供奉阴差,难不成就要以人身生魂为饲料养蛊?那这灵媒派所修术数,与阴损邪术有什么差别!?

    凝舞又道:“我也只是听说,具体怎么回事……还真没有亲眼见识过。”

    不过不管灵媒派怎么养阴蛊,既然这玩意儿出现了,就必定是灵媒派操纵无疑的!

    只是那人为什么要害李大爷?

    看这情况,似乎那人应该是控制了李大爷的神智,从李大爷口中得知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应该可以说,是奔着传承之器来的!

    “相公,你先不要声张!灵媒派养蛊不易,那人绝对会再出现取走阴蛊的,到时候你就可以将他拿下了!”

    凝舞在我脑海中提醒,可是这么做的话,李大爷怎么办?

    我不能拿李大爷的命来冒险啊!

    凝舞却告诉我说,这老人家已然不行了,身体精气被阴蛊吸走了十之八九,神魂失守,也被阴蛊给侵蚀了,如果强行消灭阴蛊,还很有可能会伤到老人家的神魂,只会加速他的死亡。

    我情急说:“可是,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李大爷就这么被害死了吧?”

    凝舞轻声一笑,如铃悦耳,她又说:“你个呆子,就知道你做不到袖手旁观!……相公啊,解铃还需系铃人,这老人家有没有救,要问过下蛊的那人才能知道!”

    我皱起眉,不论是救李大爷,还是问他的目的,左右都要将那人抓来才行。

    我又问凝舞,那人估计会什么时候来取阴蛊?

    凝舞告诉我说应该就在今天晚上,因为这老人家……恐怕撑不到明天了,老人家一死,阴蛊失去宿主就会离体而去,到时候不但不好抓,还极易引来鬼灵。

    我没有声张李大爷的病,在祖庙里检查一圈,回来又注视着神像。

    神像依旧有着威压,令我无法施展术数试探。

    我放心不少,这说明传承之器还在,张伯这时招呼我一声,说周慧已经回来两三天了,一直在家里等着我,让我赶紧回家去看看人家姑娘。

    我脸上苦笑不已,这她回来就踏实在家住着呗,有好没好的等我干什么?

    张伯瞪了我一眼:“说什么混账话呢!那可是你媳妇!……去去去,这里不用你帮忙,赶紧回你家去!”

    我被张伯连轰带赶的推出了祖庙。

    村里妇女看着这一幕掩嘴偷笑,冲我吆喝:“小天,你就把你家娇滴滴的婆娘一个人搁家里,哪天说不好就跟人家跑咯!”

    我回头叫了一句:“婶儿,那不是我婆娘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还没正式举行婚礼呢,不能说婆娘!城里话咋说的?哦对,是未婚妻~~”

    一帮妇女掩嘴大笑。

    我满脸臊红,懒得跟她们多说,她们这些上了年纪的长辈,只会没羞没臊的拿私密话儿来取笑我。

    离开祖庙,我气呼呼的回家去。

    刚走进院门,我就惊讶不少,如今的家里可谓是大变样!

    院子里干净整洁,新添了不少家用,扫帚脸盆毛巾甚至就连牙膏牙刷都是新买的,两棵树上系着绳子,上面晾晒着随风鼓动的床单衣物,一股淡淡的清香飘进鼻子里,让人闻着就感觉舒坦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看门口,又看看熟悉的门头,我没走错别人家呀!

    这时候,周慧从堂屋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她一见我回来顿时就喜上眉梢,笑容中透着可爱的俏皮劲儿,水灵灵的大眼睛被喜悦填满,弯成了月牙儿般的模样。

    周慧重新为自己置办了衣服。

    碎花的白衬衫挽起衣袖,灰色的长筒裤,一身衣服依旧是那么朴素,头发挽成利落的花苞,额前鬓角两缕长长秀发随风飘舞。

    但是这朴素中,却有种令人心动的纯真之美。

    尤其是她的眼睛,干净的宛如一汪清水,与凝舞的妩媚相比,是完全不同的一种美,那么的单纯而灵动。

    “天哥,你终于回来啦!怎么离家那么久啊?外面是有什么事吗?你吃饭了没?肯定还没有吃呢!你先进屋里面坐着,我这就去给你做饭吃。”

    周慧跑到我身边,挽住我的胳膊。

    我呆愣的被她一路送进堂屋里,坐在新买的椅子上,而周慧高兴欢快的跑去了厨房,张罗着为我做饭。

    打量自己这家中,被周慧收拾的简直整洁无比,所有的东西摆放都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我心里也高兴,理想中……这才是家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心里挺美的吧?”

    冷不丁的,凝舞的声音又在我脑海响起。

    我吓的一个激灵,急忙连声说不敢不敢,凝舞哼哼着:“你有什么不敢的,我看你挺高兴的呀!”

    我赶紧解释,好媳妇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可再三表态过,我不会娶周慧的,我只有你这一位妻子,曾经也立下过誓言,绝不会背弃你。

    而且,这把周慧接过来,为的是日后替她寻个好人家不是?

    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啊!

    凝舞重重哼了一声,然后就不说话了,我心中苦笑不已,看来还是要尽快安排好周慧的事才行。

    “吱吱……”

    屋里蹿出来一只小身影,小黄鼬看到我回来了,小腿撒欢一样跑向我,直接蹿到了我怀里。

    我笑着摸了摸小黄鼬的脑袋,看来这小家伙也挺想我啊!

    小黄鼬吱吱呀呀的跟我说着什么,同时还比划着手势,我看了半天也还是没看懂,它直接跳到桌子上,用前爪沾着茶水在桌子上写了起来,很快写出了歪歪扭扭的三个字——黄翠儿。

    我惊讶不已,这小家伙竟然会写自己名字了?还真是挺聪明啊!

    小黄鼬冲我一抬脑袋,眼神很得意。

    我笑着把它抱过来,抱在怀中,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说:“会写自己名字就了不起啦?等哪天你能像你奶奶一样,变化人形,那才叫厉害呢!”

    小黄鼬气鼓鼓的嘟着嘴,直哼哼。

    “妖物自感成灵已是机缘造化,想变化人形可没那么容易。”凝舞在我脑海中说:“相公,要不日后就把她交给我吧,我来传授她修炼之道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