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章 巫奶奶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章 巫奶奶

    这老太狡诈无比,果然不肯束手就擒!

    她趁着我一晃神之际,立即动手施展了铃音术数,这是铃音变化的灭灵器物神通。

    不过人之生魂尚在体魄内,以这灭灵铃音,却是无法直接绞灭生魂,这是因为体魄保护着寄体生魂,老太之所以如此施展术数,奔的也不是绞杀灭灵,而是想借铃音伤及魂魄根本!

    我哼了一声,就你有铃铛?

    暗运虚灵金,撞击腰间的渡魂铃,顿时音波激荡,钟吕之音浩浩荡荡而来,对撞在那灭灵铃音上。

    双方的音波融合,一股刺耳无比的杂音响彻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我虽然没能直接破了对方术数,但借渡魂铃的引灵铃音,直接把对方的铃音给搅合了,结果就是我的不起作用,你的也休想起作用!

    老太瞪大了眼睛,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我。

    以她灵媒派的弟子身份,当然听得出我所施展的是何种术数,她可实在是没有想到,我竟然修习了灵媒派术数。

    我冷冷一笑,提起虚灵金枪向她冲去。

    老太连忙收起手中银铃,狸猫似的身形极为敏捷的躲过枪尖,她手中掐出手诀,以浑身精气为祭,沟通阴兵鬼差,瓦房内灯光闪烁不已,一股股浓郁阴气汇聚,突然间一个高脚阴兵出现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这阴兵手持红伞,头戴斗笠,面纱遮盖,看不清面容,浑身穿着灰色麻衣,个头足有两米开外,头顶几乎与屋顶平齐。

    我看到这阴兵的一刻,只感觉惊骇不已。

    我感觉的到,阴兵也在俯视着我,眼神冷冰冰的像在看一个死人!

    而老太,此刻脸上浮现轻蔑冷笑。

    阴兵鬼差伸出手来,衣服下的那张鬼爪不停延伸,向我抓来。

    阴兵现世,即为拘魂。

    我万万没有想到,隶属地狱的阴兵鬼差竟甘愿受这老太驱使,在关键时刻出面救这老太性命。

    “相公!”

    凝舞惊呼着,在这一刻为保护我而出手。

    无形兽爪瞬间阻击在鬼爪上,然而这阴兵根本不惧凝舞的鬼术,它反手抓住空中的无形兽爪,擒住了凝舞的勉强凝聚的魂身。

    “妖魂!?”

    “竟敢于世间为祸,随我入幽冥而去!”

    阴兵摄住凝舞的魂身,下一刻就欲要将凝舞从青铜戒指中剥离。

    我愤怒无比,哪能让这阴兵得逞,挥起虚灵金枪直刺而去,可这阴兵鬼差竟连看也不看,在它撑伞的长袖腋下,探出一只骷髅手掌死死捏住枪尖,不但如此,还有一只骷髅手掌瞬间扼住了我的喉咙!

    我喘不过来气,也挣扎不得,以我修为道行根本就不是这阴兵鬼差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浩然威严传来,祖庙供奉的圣尊巡天神像出手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片威压降临,阴兵鬼差就被逼退三步,那探出的骷髅鬼爪和阴兵鬼手全部触电般缩回。

    我喘了口气,急忙在脑海问凝舞的情况,凝舞心有余悸地说她没事。

    “阴兵退去,莫要乱法!”

    堂皇之音宛如从九天传来,那语气淡淡,却有种不容抗拒的威严。

    阴兵鬼差稍一迟疑,这才躬身道:“谨遵巡天神法旨。”

    空中一股股阴气卷起,瞬间又消散不见踪影,而那位高脚阴兵也彻底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呆愣着,老太也呆愣着。

    “相公,真的好险!若不是在这神庙中,恐怕你我就真的危险了!”

    凝舞仍旧心有余悸,她刚刚差点就被阴兵拘了去。

    我身上也起了一层冷汗,这家伙真的是幸好有圣尊巡天神在,否则谁能是这阴兵的对手,更令我惊骇的,今天我也算见识到了灵媒派的依仗,竟然与阴兵鬼差交情这么好?简直是不科学啊!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老太突然吐出一大口鲜血,整个人的精神迅速萎靡下来。

    我走到她的面前,低眼俯视着这老太,心中更是气愤无比,好好的一身术数本领竟然用在邪道上,这种人真是死不足惜!

    “别……别动手,你有什么条件都好说!楚天啊,别向我这老婆子动手了,我可扛不住你的拳头。”

    老太有气无力的说着,看这样子似乎受伤不轻!

    这会她竟然还知道怕了?

    我压抑着心中怒火,让她驱除种在李大爷身体中的阴蛊,并且不能伤及李大爷一丝一毫,如果李大爷活不过今天晚上,那我也就让她陪着一起去死!

    老太笑着点头道好说好说。

    她确实有法子处理李大爷的情况,以灵媒派术数驱动阴蛊,将吞噬的精气反哺寄主,李大爷的面色顿时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吐出所有精气之后,老太施法取出阴蛊。

    阴蛊离体瞬间,我终于看清了这玩意儿是什么东西,说是阴蛊,其实是某种阴虫,个头不小,长的怪异无比,带有翅膀,寄入人体中时会化成如有灵性的阴煞,离体时又会成虫飘飞,是一种诡异莫测的阴物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这时,一直躲在一旁的小黄鼬突然蹿了出来,小爪子精准无比的抓住了阴虫。

    小黄鼬惊喜无比的看着阴虫,张嘴嘎嘣嘎嘣就嚼了嚼,然后整只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给吓了一跳,本想阻止。

    可凝舞告诉我说无妨,这阴蛊对小黄鼬修炼有益,吞噬之后能免去不少苦修道行。

    老太也没想到,半路杀出个黄鼠狼抢了她的阴蛊,而且竟然还给生吃了,当即怒气冲冲的就想发火,我眼神凶狠的横向她,老太顿时不敢作响了。

    老太一脸肉痛的望着小黄鼬,那表情几乎快要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对她来说,真可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,本钱亏大发,还是血亏大发了啊!

    小黄鼬哼哼地冲老太一吐舌头,心满意足地拍拍肚子。

    我简单检查了下李大爷的身体情况,阴蛊已去,精气恢复,李大爷的病情终于稳定了下来,不再有那种病入膏肓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老头子经过这么一折腾,可免不了会大病一场!

    即便最后能好,又还能有几年的寿数?

    我走到老太跟前,拎着她的后衣领,将她从地上拎了起来,离开这瓦房来到神殿内,我把她扔在圣尊巡天神像前。

    老太哎哟一声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说楚天啊,你下手轻着点!我这把老骨头都快散架了,你这是想要我的命啊!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我冷着脸问,这老太太明显认识我,可我一时半会真想不起这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记性那么差呢!”老太太摇头叹气,又道:“我是你巫奶奶啊,你小时候楚老头抱着你来找过我,我还救过你呢!那个时候呀,你好像才这么高……”

    这老太太跟我套着近乎比手势,拉着家常套关系,瞅这意思,似乎就当刚刚那一切都没发生过!

    我想起她是谁了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