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零二章 甄昆回来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零二章 甄昆回来了

    我问起巫奶奶的伤势如何,她瞪着眼睛,没好气地说一时半会还死不了。

    我笑了,死不了就行,李大爷可还指着你照顾呢!

    巫算子跟我讨价还加,她会尽心照顾李大爷晚年,希望我能把那银铃还给她,她叹着气的可怜说,她也没几年好活了,这串银铃当年还是苏小姐为她编的,她不希望最后这几年反倒把小姐送的东西弄丢了。

    我笑着告诉她,且放心吧,银铃放在我这儿丢不了,只要她真能照顾好李大爷,这银铃我不会贪她的,我自己本身就有。

    巫算子眼尖的瞥到了我腰间所系的渡魂铃,惊奇问我:“你这铃儿,是哪来的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没有告诉她,反正不是抢来的!

    搀着巫奶奶来到庙宇宫殿一侧的破旧瓦房,她施法将几个昏睡的老人唤醒。

    张伯他们幽幽醒来,看着我和巫算子愣了愣,本来说守着李老头最后一程的,谁知道竟不知不觉睡着了,张伯奇怪的问,这大半夜的,你怎么会和巫老太一起来了?

    我胡诌个由头,说本想过来看看,刚巧在路上遇见的。

    巫奶奶一屁股坐在床边,拿起毛巾为李大爷擦去嘴边秽物,然后告诉张伯他们,不用瞎准备什么后事了,李老头命硬着呢,还得有几年好活,且死不了!

    张伯见床上的李大爷气色好了不少,惊喜的直眨眼睛,更让他们惊讶的是,这巫老太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她怎么会好心来看望李老头?看这架势,似乎还跟李老头挺亲昵!

    这可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啊!

    张伯拉着我,偷偷问我什么情况,我笑眯眯地告诉张伯,巫奶奶听说李大爷病了,可是操心的很,这不特意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。

    巫算子听到我的话,回头狠狠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岂会理她?

    誓言都立下了,如今可也由不得她了,索性就当作没有看到!

    张伯还是不理解,巫老太可是远近闻名的贪财,这几年干借鬼问路的活儿,也是没少赚钱,她能会操心李老头的病?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?

    我让张伯放心,巫奶奶现在什么药也不敢卖!

    时间已经很晚了,这边事情已经解决完毕,我打了个哈欠跟张伯说了一声,就准备先回家去,明天再来看李大爷。

    离开时,我抱着小黄鼬来到祖庙里。

    点上三根长香,于圣尊巡天神像前以师礼跪拜,小黄鼬也有样学样的叩拜,我口中拜祭道:“阴门行人派三十四代传承弟子,楚天,叩谢巡天大神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神像之上如有灵动,泥塑的悲悯眼神似是低垂下来俯视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恭谨无比地叩谢过后,在香炉中插上三炷香,这才起身离开,我心中打算着,过几天等李大爷病好一些,就和他商量商量,怎么取回行人派的传承之器。

    抱着小黄鼬,招呼林海,我们回去了家中。

    小黄鼬吞噬过阴蛊之后,精神就很是困倦,这会儿它打了个哈欠,就舒服窝在我怀中睡着了。

    我问凝舞,黄翠儿这样会不会有什么问题,凝舞让我放心,阴蛊对于鬼魔有增益之力,对于妖物更是如此,小家伙现在吞噬了阴蛊,且需要以炼化其中阴力,所以会变得很嗜睡。

    听凝舞这么说,我不由得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周慧还在等着我,她本来还担心地要不要出去找我,这见我回来了顿时露出高兴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天哥,怎么样了?小贼抓到了吗?”

    周慧跑过来,抱着我的胳膊。

    我没敢跟她细说里面的凶险,轻描淡写地说抓到了,是邻村的巫老奶奶,我罚她以后都照顾李大爷的起居。

    周慧听说过这人,也知道这老奶奶不简单。

    不过我没有细说,她也就没有细问,关上院门回到屋里,我把小黄鼬递给周慧,让她抱着赶紧去睡觉吧,这都已经过了半夜了。

    周慧笑着点头,也让我早些睡。

    我给自己倒了杯茶,从房间里取来《行人术数》,直接翻到灵媒那一篇,看看有没有新的内容出现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书中真有了关于阴蛊的介绍。

    所谓阴蛊,又名阴果也。

    它并不是生物,更没有生命,以飞虫化形,其形各异,初生于阴阳连同的交界处,以灵媒派行走于阴阳两界偶能采的。

    书中介绍,灵媒派弟子采回阴果之后,会落地为种,以阴气培育凝结成花果。

    唯有经过阴阳土两次培育,才能成长为真正的阴果,而经过灵媒派特殊之法炼制后,花果绽开就会化成飞虫模样。

    阴蛊的品次也有三六九等,最上等的是吸食天地灵气自行成长的野生阴蛊,这种阴蛊甚至还有机缘自感成灵,变化成妖,只不过阴蛊妖只在上古时代的时候出现过,书上提及阴蛊妖用了生灵涂炭四个字,可见此物化妖有多么厉害!

    而最下等便是初生阴蛊,品次的不同在于喂哺方式。

    由于阴蛊的特殊性,阴阳两物俱可进食,人之精血,鬼之阴魂,从理论上来将都是它能进食的对象。

    阴蛊的功用,于鬼魔妖邪,俱是增益大补之物。

    书中还略略提及,阴蛊还是一方可入药的药材,只不过能成什么药,书上并没有说。

    我有些惊讶,看来想炼制这玩意儿,还真不是一般的艰难,那巫老算子本事也算可以了,竟能炼制出阴蛊,也难怪阴兵鬼差都会对她青睐有加。

    了解过阴蛊后,我又拿出那串银铃。

    与渡魂铃相比较,两者还是有不少差异的,甚至就连器物神通都有些微不同。

    凝舞告诉我说,阴门六派所承各家,在师法传承上经过千年衍化,如今也算是各有各的妙用不同,但根子上还是自阴门中所传,术数还是那些术数,只不过运用不同罢了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不由点头,这就是门派开枝散叶的好处。

    运用不同,玄妙也就不同,就以渡魂铃来看,器物神通中可没有迷魂铃音这一道术数。

    小心将银铃和古书收好,我打了个哈欠也关灯睡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大早。

    周慧就已经起床收拾家里,我懒懒睡在周慧为我新置办的被褥里,舒服的不想动弹。

    临近中午时,家里来了人。

    二敏的哥哥甄昆终于是从县城中回来了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