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零三章 幽冥摆渡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零三章 幽冥摆渡

    甄昆来到北邙村,一路问了几个村民这才找到我家。

    我当时还懒在床上睡觉,就听周慧喊了我一声天哥,有人找,那甄昆就已经进到我房间了。

    我坐起身,擦了擦迷糊的眼睛,问甄昆怎么样了,有寻到藤谷辰的蛛丝马迹吗?

    甄昆摇头叹气,神色低沉地说没有。

    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,以藤谷辰的性子,要么藏的极隐蔽,不过这不大可能,云山县几乎快被翻遍了,要么他就会远遁他方,彻底消失个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甄昆问我:“藤谷辰即不在云山县,又没在回去砀山老家,他会去哪?”

    我脸上露出无奈表情,这我哪会知道?

    不过就目前情况来看,还是我们对于藤谷辰这个人不够了解,如果能知道他所结交的都有什么人,曾经出现过什么地方,或许还能找到一些线索。

    甄昆咬着牙说,这些事情可能只有庄清非才知道,不过这老狗显然不愿意说。

    我问起甄昆南冥村的情况,林英村长派出去那么多弟子,在云山县城周围附近搜索,难道也是没有任何结果吗?

    甄昆再度摇头。

    网是撒出去了,但除了抓到几个坑蒙拐骗的货外,并没有任何收获。

    一连寻找了那么多天,各派弟子都已经尽力。

    林英村长今天让各派弟子先行都了回家,毕竟光这么大海捞针的寻找,也实在不是一个办法,他吩咐各家以后行走时,尽量留意藤谷辰的踪迹,如果有什么发现不要轻举妄动,及时通知南冥村即可,到时南冥村会联合各家师长前往。

    我也叹了口气,眼下也只有这么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我穿衣服起床,招呼周慧做午饭,甄昆既然来都来了,就一起留在家中用饭,至于为师父王四和二敏报仇的事,只能暂时搁置。

    洗脸刷牙,用过午饭。

    我去看了一眼小黄鼬,小家伙依旧睡在被窝里一动不动,我没有吵它,让它继续吸收炼化阴蛊之力。

    下午,我和甄昆去了一趟祖庙。

    李大爷已经醒了过来,气色恢复地不错,那位巫老奶奶贴身照顾的很尽心,我满意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祖庙里围了很多村民,大家伙都是听说巫算子竟然亲自照顾李老头起居,特意跑过来看热闹的,李大爷也是心情极好,这单身一辈子了老来得伴,心情怎么能不好?

    村里人都说李老头有福气,一场重病没要了他的命,反倒还能借这个机会来场黄昏恋。

    巫算子倒也大方,直接让北邙村的人帮她搬家,以后就常住在北邙村不走了。

    这可叫张伯吓了一跳,什么玩意儿就不走了?

    难不成这巫老太真看上了李老头?

    这不应该啊!

    要说巫奶奶年轻时,也是一漂亮姑娘,毕竟是江阴苏家大小姐的贴身丫鬟,这老来赚得钱不少,打扮更是少不了,比起寻常的村中老太她看起来可要有钱气派的多!

    说搬就搬,巫算子招呼着村里人帮忙。

    就今天,就现在,她带着人找了辆农用三轮,跟着她一起回家收拾东西去了。

    张伯愣愣地看着大家忙活,看着巫老太跟村里人有说有笑,他可真是想破脑袋都想不通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我露出别有深意地笑容,这巫奶奶倒还真挺放的开,说一不二当场就要搬过来跟李大爷过日子,这可真把李大爷给高兴坏了,如果不是身子骨虚,他真恨不能下地跟着一起帮忙搬家去。

    甄昆奇怪问我:“这巫芳怎么会在这儿?她这是……要嫁到北邙村?”

    我惊讶的看向甄昆:“你认识她?”

    甄昆点头说认识,这巫芳原是苏氏灵媒派的人,她回来原籍之后,也常与南冥村中的灵媒派传人交流,只不过关于这老太的口碑可不好。

    巫芳颇有心机,说是交流,其实不过是偷师学法。

    南冥村察觉到她的目的后,就渐渐断了与她的联系,也警告过她不可仗持术数蛊惑乡野村民。

    我恍然,难怪巫算子说她自学掌握了术数关窍,原来是在南冥村偷师过,我又问起甄昆,南冥村灵媒派如今阴蛊炼制之术是否还有传承?

    甄昆沉吟之后告诉我,阴果易采,但阴蛊难炼。

    灵媒派较为有名的大家,都有阴蛊炼制的法门,但在经过断法时代之后,就相继失传了,如今南冥村也没有阴蛊炼制之法。

    看来巫算子藏的挺深,没有告诉旁人她就有阴蛊炼制的法门。

    这阴蛊炼制之法,可以在适当的时候,授予南冥村灵媒派的传人,一来是交好,二来也能帮助他们恢复传承,由正统灵媒派弟子掌握阴蛊炼制之法,总好过由巫算子这样的人掌握。

    祖庙的事忙活了一下午,巫芳和北邙村村民们很快就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农用三轮上拉的东西不多,都是巫算子贴身衣物还有金银细软的东西,她有钱倒也不在乎,自家村里的家具电器嫌麻烦的索性都不带了,就带了些要紧的。

    东西搬过来了,就要安排住处。

    巫算子暂时住在祖庙神殿的后殿中,她招呼张伯和北邙村的人规划着要盖新房,一群人又张罗选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我这时候可有点笑不出来了,忍不住心里犯嘀咕,这老太婆也太主动了些吧,我可真担心她是不是又再打什么主意!

    凝舞劝了我一声,且放心,她不敢!

    我和甄昆回去家中,问起他关于阴门六派中的事,我其中最关心的,就是如今阴门六派传承元气恢复的如何。

    甄昆告诉我,经历过断法时代后,绝大多数门派传承都没落了,其中尤其是行人派最为严重,这一点我深有感触,至于其它门派多少都还保有一些火种,其中斩妖门的传承所受影响最小,也是如今传承维系还算完整的。

    斩妖门?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这么说起来确实是,南冥村村长林英以及风水协会宫会长,都是斩妖门的掌派宗师,修为道行很是高深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各门派如今只恢复了基础术数,高深的术数都已失传,所以这才会如此凸显《行人术数》这本传承之物的重要性!

    我又问甄昆:“那你们折纸门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甄昆叹了口气:“折纸门有幸还传有一些高深术数,但情况也不乐观,几大门派都需要从传承之物中重塑传承。”

    我突然想起那条乌蓬纸船,回到房间取来之后,我递给甄昆让他看看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你看下这是什么折纸门术数,如今折纸门中还有谁会施展?”

    甄昆接过乌蓬纸船,他能明显感觉到,在那张三师敕令灭邪符下所压制的纸船灵性。

    甄昆惊讶道:“这不是纸灵术!幽冥摆渡,附神造化,这是折纸门的高深术数,灵手化物的术法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