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零四章 巫算子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零四章 巫算子

    据甄昆所说,灵手化物,是极为高深的一门折纸门术数。

    折纸门以折纸通灵为名,但通常最为常见的还是纸人附灵,人本是万物之灵体,所以折纸通灵首选为人,其次为兽,最后为物,这也是修行的次第法门之路。

    而这乌蓬纸船,显然已经达到了通灵化物的高深层次!

    甄昆向我介绍说,灵手化物,是折纸门衡量能否出师的基本标准,而出师就意味着可以自立门头,为一派之长,授受传承。

    这在如今的折纸门中,能有这般修为道行的不过寥寥几人。

    甄昆有些兴奋而惊奇地问我:“楚天,这乌蓬纸船你从哪得来的?是哪位高人留给你的?那位高人如今在哪?”

    我明白他为什么兴奋。

    以目前的折纸门传承来看,有这么一位高人存在,就可以多恢复一些折纸门的传承元气!

    毕竟《行人术数》再怎么神奇,也不过是一本死书,哪有一位门派宗师来的实在?

    “你口中的这个高人,可很可能不是什么善辈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甄昆很不理解我的话,奇怪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还是决定将这件事和盘托出,二敏的亲哥哥是值得信任的人,顺便我也想问问这位折纸门人的意见。

    遗落在河道中的渡魂铃,河道里的诡异漩涡,以及几年前那个夜里,某位折纸门高人以纸人附灵之术,造船搭桥,悄悄取走了凝舞的铜棺!

    甄昆听的目瞪口呆,他诧异问:“你……你有妖魂鬼妻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在看来这不是不可告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甄昆看着人我,还是有点接受不了,阴门六派弟子选择弟子很严格,别说妖魂鬼妻了,就是心性品端不佳者,都严禁收为传承弟子,与鬼神有瓜葛者更是禁中之禁。

    而阴门行人派的唯一传人,竟有妖魂鬼妻?

    这要是传出去,村里那帮老家伙非惊的跳脚不可!

    甄昆认真的告诉我说,这件事出于我口,听于他耳,不要再让其他人知道了,否则免不了又生起麻烦。

    我看他颇为严肃的样子,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甄昆问我是不是想为鬼妻凝聚魂身,我说是,然后他就眉头紧皱的开始在房间里踱步,那忧心忡忡的样子,不知道是在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他来回转了半天,突然看向我,脱口问出一句话:“你不会成为第二个藤谷辰吧!?”

    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:“废话!当然不会!”

    甄昆松了一口气,以他对我的了解,也明白我的为人处事,不会像那藤谷辰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甄昆接下来的话,也印证了我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虽然不清楚是什么人所为,但可以肯定,当年一定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,想了解真相,还需要找到施法的那个人!”

    这不用他说我也知道,关键是怎么才能找到他。

    甄昆举起手中的乌蓬纸船,说他可以借纸船灵性,探知那位高人所在何方,不过这需要等他修炼了灵手化物的术数之后,才能办到。

    我明白他的意思!

    想借《行人术数》对吧?早说啊你!

    我从房间里取来《行人术数》,递到甄昆的手中,让他修炼书中术数,看能不能掌握到灵手化物的境界。

    甄昆拿着古书,心里颇为感动。

    他老早就想向王四借《行人术数》修炼,只是一直没有机会,而且再加上祖上的怨恨嫌隙,也让他有些不好开口,谁成想如今这般轻易就拿到了手中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,于公于私大家都是一家人,就是不看阴门六派的面子,光看二敏与王四的情分,这本书也应该借他。

    甄昆认真地说了声:“谢谢!”

    我笑出声,跟他说了一声客气,都是自家人。

    甄昆也笑了笑,我看的出来,他有些激动和兴奋,甚至都有点手足无措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周慧走进屋来。

    天色渐晚了,周慧进屋来问我晚饭想吃什么,我告诉她多备俩小菜,今天我要和甄昆小酌两口,周慧笑着点点头,去准备晚饭去了。

    甄昆问我:“楚天,你既然有鬼妻,那这位是谁?”

    我长叹一声:“这可就说来话长了……”

    用过晚饭过后,周慧为甄昆收拾出来一个房间,让甄昆将就着先住下,甄昆捧着《行人术数》就先回了屋。

    也难怪他这么心急,他这个年纪,折纸门的基础术数早该已经融会贯通,现在差的就是高深术数。

    我有些微醉,也早早休息。

    可就在我躺下没多久的时候,家里又有人找来了。

    周慧跑进我的房间把我叫醒,说村里的张伯找我,看他样子好像还挺急的,像是出了什么事了!

    周慧很细心的给我递过来一杯水,刚好我口干舌燥的,接过来一饮喝下,这才起床。

    到了堂屋,我问张伯出了啥事?

    张伯告诉我不是北邙村的事,是邻村的事,那边听说撞邪闹鬼了,邻村的人找到了巫算子,巫算子直接甩手说让来找我,说她身体不适对付不了。

    闹鬼了?

    我皱起眉,这巫老算子还真会推麻烦!

    我穿好衣服收拾家伙就要出门,这时候甄昆也出来了,要跟着我们一起去,他倒是一丝困意都没有,估计兴奋的也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临走时,周慧担心的叮嘱我注意安全,我笑着跟她说放心吧!

    乘车出了北邙村,在路上的时候我这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距离十几公里开外的,有个郭洼村,撞邪的是村里一户人家,听说是这家人招惹了山中大仙,于是大仙降了咒,遣出厉鬼来要让他们家家破人亡!

    厉鬼先是害了老人,据说一双老人死的很惨,过了许多天才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老人是死在自家猪圈里,猪圈的门从内里锁死了,一双老人用电线绳把自己吊死猪圈棚上,舌头往外吐着,双腿耷拉在地上。

    照理说,这个姿势根本吊不死人,因为随时都能站起身。

    可诡异的是,两个老人真就这样吊死在了低矮的猪圈棚里,更令人觉得恐怖的是,猪圈里的两头猪多日没喂,把两个老人的下半身给啃了个血肉模糊,小腿以下甚至只剩下了白骨!

    厉鬼害死了老人后,如今又上了他家孩子的身,如果不是发现及时,这孩子恐怕已经把自己淹死在了化粪池里……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