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一十章 扎纸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一十章 扎纸人

    我真的是冤啊,是我被她们给非礼了啊!

    可媳妇凝舞却根本不理会我的解释,她生气了,任凭我死乞白赖怎么说,空空的脑海中都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甄昆坐在床边与我说起正事。

    这明天就要进山了,最好还是要对那山中妖物了解一些,省的到时候吃了亏!

    甄昆让我把那恶灵放出来,问它一问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从随身布袋里摸出镇魂木,揭掉贴在上面的黄符,顿时那被封禁其中恶灵就钻了出来,随着房间里卷起阴风,浓郁的阴气汇聚,那恶灵钻出镇魂木的刹那就向房间窗户逃去。

    我早有准备,当即运用虚灵土术数,以己身化转灵枢,借地气困住恶灵之身。

    另一边,甄昆更是挥拳击中恶灵煞根!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响彻整个招待所,恶灵被甄昆这一拳重创煞根,整个阴身都被打的爆散开来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恶灵再也没有对抗地气困缚的实力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许久,恶灵才勉强凝聚身体。

    甄昆没有丝毫废话,直接开门见山问它,九连山脉中寄身修行的是什么妖物,实力怎么样?

    恶灵惧怕的望着我们,一五一十全都交代了。

    据恶灵说,在茫茫的九连山,有一处灵气汇聚之地,而那妖王自建的洞府,就在其中,这里也是九连山风水地气的龙眼所在,妖王说居此修行能得窥天道。

    而这妖物本体是山魈成精,原本就是一代猴王,已然修行有数百年了。

    甄昆都皱起眉,向我解释说这山魈是一种猕猴,蓝脸红鼻白须,全身呈黑褐色,颈部腹部有白毛,大约有半人来高。

    山魈性属阴物,尤其是山魈血阴气极重!

    常有邪法术士以山魈血施展邪术,很是阴损骇人,威力也很厉害。

    未曾想这山中大仙竟是一只猕猴山魈,而且竟然还自称是妖王,看来已经是成了气候。

    恶灵继续说,妖王自几十年前开始,控制着整个九连山脉,它严禁郭洼村村民进入山中,一旦发现必然会降下惩处,在郭洼村入九连山的必经之路上,群居着一些猴群,这些都是妖王的子孙后代,用来监视郭洼村用的。

    我问这恶灵,这山魈妖仇视郭洼村竟然都有了几十年之久的历史?

    恶灵又说,那是因为郭洼村的父辈祖辈,就开始打起了九连山脉的主意!

    就在九连山脉的龙眼地气之下,葬有一处古代的王侯陵寝,而这恶灵自身,也是陵寝中的殉葬者者之一,如果郭洼村的村民动了陵寝,必然会破坏整个九连山脉的腾龙风水地气,这简直是相当于坏了妖王的修行,妖王岂会轻饶了他们!?

    后来有阴门高人进山与妖王谈判,妖王不再屠杀村民,而这郭洼村也将视九连山如禁地,不再踏入一步。

    可如今,郭洼村的村民坏了规矩,再度进山刺探陵寝的规模和具体葬址,妖王便也不再遵守当年约定,遣下鬼灵进入这村中进行报复。

    我沉吟着,这么看来,郭洼村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!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压根就是自作孽,不可活!

    甄昆问起妖物的道行如何,这恶灵说法含糊不清,也是说不清楚,但妖王麾下御使四大鬼灵,而它正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这四大鬼灵都是陵寝中的殉葬者,借助那多年阴煞积聚修炼,所以一直存在至今,直到百年之前才被妖王从陵寝中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鬼灵的实力都如何,恶灵只模糊说了一句彼此相当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山魈妖控制着有四只恶灵!

    虽然这只恶灵说不上来山魈妖的修为实力,但这也能从侧面看出,山魈妖起码在恶灵之上,更甚至是在凶灵之上!

    想到这个可能,甄昆脸上露出震惊。

    我也明白,如果山魈妖有着邪灵的修为道行,那它可确实有着自称妖王的资格!

    鬼灵五等,怨恶凶邪魔。

    邪灵,已处于第四等,距离能够返阳出世的魔灵,就仅仅只有一步之遥了!

    在我的猜测中,我这自家鬼妻凝舞,妖魂实力应该就处于在邪灵的范畴,再更一步的魔灵我还没无法想象,如果凝舞真有魔灵道行,也不会轻易死陨落在天劫之下了!

    问完了想知道的一切,我将这恶灵重新封入镇魂木中。

    甄昆向我问道:“怎么说?你还要去那山中一探究竟吗?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来都来了,岂有掉头就走的道理?”

    当然,我也并不是要莽撞的进山杀妖,这简直跟送死没什么区别!

    我思衬考虑着,几十年前的时候,那位走阴派的高人进入山中与山魈妖谈判,定下了互不相扰的约定,而且再看郭洼村的风水布局,阻挡一般怨灵尚可,更厉害的恶灵可就已经压制不住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,这位走阴派前辈应该修为不俗,但,但是如果山魈妖拥有邪灵般的道行,这位前辈还有可能与山魈妖立下约定吗?

    谈判也是要地位对等的,不然那就是一方向另一方乞合!

    甄昆听明白了我的意思,那位走阴派前辈不可能有独自对付邪灵的修为实力,哪怕是如今的斩妖门宗师林英和宫会长,若对付邪灵也不可能全身而退,将之消灭必然会付出极大的代价。

    甄昆瞪着眼睛,鼻孔出气无奈道:“说来说去,你还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!”

    我笑眯眯地说:“我是真想见识见识那位山魈妖的道行!”

    甄昆从床上站起身,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,他一边收拾着被子一边嘀咕:真不愧是行人派,他妈的哪危险往哪钻,偏偏还得让人陪着!

    我哈哈一笑,钻回自己的被窝,睡觉睡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,甄昆比我起的早的多。

    他找到村长郭得贵,让郭得贵为他寻来一些竹条彩纸材料,然后甄昆就在院子里动手扎起了纸人。

    等我起床的时候,招待所的小院里已经扎出了两个纸人还有一匹纸马。

    两个纸人一黑一白,面容笑嘻嘻的,笑容诡异,头戴圆帽,梳着翘起的小辫,像是清末时期的人物,而纸马栩栩如生,威风凛凛,足有一人来高,那马目怒瞪,直视前方,让招待所里看热闹的人甚至都不敢靠近!

    我惊讶的冲甄昆说:“你动作可够快的啊!”

    甄昆笑出声:“熟能生巧罢了!这可是祖传的活计,就算闭着眼睛我都能编扎出来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