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一十二章 瘴气浓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一十二章 瘴气浓了

    林海向我传来消息,说他发现了一只鬼灵,而且对方也明显发现了他!

    我急忙与甄昆说一声,而后运转五方鬼兵要术,借鬼兵林海的身体,见他所能见,听他能所听。

    一幅场景映于我的脑海,眼前是白茫一片,只有近处才能看到一些环境,这里位处于低凹的山谷中,植被稍微有些稀疏,枯草间的石头上青苔密布,这是常年被湿气侵蚀的征兆。

    而就在林海眼前不远,一个黑影漂浮于空中,渐渐从白雾瘴气中现身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男人模样,披头散发,身穿黑色甲胄,眉宇间英气逼人,而他身上那股阴煞戾气也是很逼人,从阴煞的情况来看,应该是只恶灵。

    我诧异的看着这只鬼灵,从他的装束来看,莫非是个古代将军?

    山魈妖麾下有四位恶灵,全部都是王侯陵寝的殉葬者,眼前这位既是古代之将,那估计也是从陵寝中被释放而出的鬼灵。

    “阴魂何去?报上名来!”

    甲胄鬼灵嗓音低沉,目子中透着杀人如麻,视人命如草芥的凶厉冰冷。

    林海打量他一番,笑道:“山中逛逛,怎么?不行吗?”

    甲胄鬼灵缓缓抬头,四周阴风呼啸吹卷,呜咽之声不绝于耳,“此处乃妖王洞府,不容闲者搅扰,汝速速退去,吾不杀你!”

    林海戏谑的看着这位古人,从来都是他猖狂对人,什么时候由得别人猖狂对他?

    我察觉到林海的情绪,及时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以如今鬼兵林海的实力,还真不是这位古代将军的对手,虽然它还只是恶灵实力,但比起进入郭洼村附身害人的恶灵,恐怕要强的多的多!

    林海有些不甘心,但还是乖乖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而那位甲胄鬼灵也渐渐隐入瘴气白雾,很快就彻底消失了不见。

    我估摸着,这里既然有强大的鬼灵守护,显然那位山魈妖的洞府也就在附近不远,但在这瘴气中动手多有不便,毕竟鬼灵来如自如太过诡异莫测,谁也不知道瘴气深处还藏有什么样的危险,所以暂时不要打草惊蛇比较好。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,与甄昆说了一下刚刚的情况,甄昆也道,他控制的纸灵也遇见了鬼灵,不过并没有惊动对方。

    “叽叽叽……”

    森林里传来猴子叫声,树梢晃动,发出簌簌声响。

    有三四只山魈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,它们在林间攀援,远远站在树梢枝干上,几只猴子像哨兵一般盯着我们。

    这山魈与甄昆所形容的长相一般无二,蓝脸红鼻白须,只是那双眼睛显得异常灵动,透着非同一般的智慧光芒,明明是几只猴子,但却明显有一些仿若像人的动作和眼神。

    “它们……它们又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郭得贵和郭得福还有其他村民顿时变得紧张无比。

    据他们说,上一次他们进山的时候,就是有几只猴子一路不停的跟着,赶都赶不走,而且明显还不怎么怕人,然后他们人就出事了。

    郭得福吩咐拿家伙,几个村民从行李袋中取出长管土枪。

    乡下进山打山货的村民,大多都会配备这种土枪,土枪射程很短,百米开外杀伤力就很小了,但近距离时威力却也很惊人,打死这些猴子根本轻而易举!

    几只山魈见这些人取出枪来,惊叫一声,叽叽喳喳就借树枝荡到了远处,消失在树林里。

    我紧皱眉头,看向郭得福他们问:“你们干什么?谁让你们带枪出来的!?”

    郭得福支支吾吾地说:“我们这是为了防身。”

    我低喝道:“你们这是他妈的找死!”

    郭得贵出来赔笑打圆场,不过几个猴子而已,不吓走它们,它们就会一直跟着我们。

    我轻呵一声,瞥了这些家伙一眼,心中没来由的厌恶。

    猴子而已?

    相较于这些猴子,这些郭洼村的村民才是他妈凶恶残暴的入侵者!

    也难怪深山中的山魈妖会遣鬼报复!

    甄昆沉吟着跟我说:“山魈惊动,估计很快那只妖物就会遣鬼灵来了,在这瘴气中动手,我们可很被动啊!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手腕上电子表的时间,中午十二点刚过。

    我跟甄昆商量,要不干脆就先从瘴气中出去,过一两个小时再回来,这瘴气中太过危险,说不得会有多少鬼灵藏在里面。

    甄昆点点头,我们一行人向瘴气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在一处露出阳光的山坡,我们在这儿稍作歇息,我看着远处被瘴气笼罩的山林,总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。

    白雾笼罩的范围实在太大,大到一眼往不到头!

    小小一个北邙山,尚且有着一个鬼村聚集,那这偌大的九连山脉又该有怎样规模的鬼灵栖身?

    “起码,这里的阴魂不会比北邙山少!”

    凝舞淡淡的话声出现在我脑海,我惊喜无比,这厉害媳妇可终于忍不住肯跟我交流了。

    “不生气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,我那是被霸王硬上弓不是?又不是我本意!”

    “少狡辩了!甄昆说的对,你挺乐在其中的嘛!若不是姑奶奶我魂身难聚,非将那俩小浪蹄子撕吃了不可!”

    听着凝舞的狠话,我干笑一声,真是幸亏我这媳妇还魂身难聚啊!

    这时甄昆走过来跟我说,郭得贵他们抱着猎枪不撒手,这可不是好事,他们本就是盗墓贼,干的就是损阴德的勾当,虽然已经被恶灵给吓了个不轻,但也保不齐会对我们下黑手,最好还是留个心眼。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,我们是来救他们的,他们怎么冲我们下黑手?

    甄昆脸色凝重,跟我解释,这帮人手段黑着呢,分赃不均的时候都有可能下手杀了伙伴,顺手推进盗洞就地掩埋,如果遇到不得不牺牲的情况,他们肯定会首先想着保证自己能活,到时候说不定就会把我们给卖了!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这不大可能吧?

    凝舞却道:“人心难测,不得不防!甄昆经验老道,你应该听从他的建议!”

    甄昆的话可以不听,但媳妇的话却是要听的。

    我问甄昆:“该怎么防着点他们?”

    甄昆笑着说简单,他的意思是,让我以鬼兵提防监视着他们,反正鬼兵面对恶灵或者那只山魈妖起不到太大作用,倒不如借遁形的方便监视这些人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以五方鬼兵要术与鬼兵林海交流,让他从瘴气中回来,主要监视着郭洼村这些人别有什么异动。

    鬼兵林海得令,悄无声息的散去阴身,隐藏在郭得贵他们周围监视。

    时间渐渐过去,已经是中午一点多钟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郭得福突然跑过来,向我和甄昆说情况有些不大对,我问他怎么不对了,就听郭得福说:“这瘴气非但没有散,反而浓了一些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