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一十三章 鬼笑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一十三章 鬼笑

    瘴气非但没散,反倒更浓了些?

    我听郭得福这么一说,这才注意到眼前的山林瘴气,并没有在阳光下消散多少,甚至有些地方的瘴气还在向外延伸,比如我们这边的方向。

    甄昆眉头紧皱,他说还很有可能是山魈妖出手了!

    别说我没有注意,就连他也没有注意,在瘴气中行走的纸灵也依旧没有任何发现,起初甄昆还以为是瘴气退去,鬼灵收敛了活动范围,现在想想很有可能是那猴妖搞的鬼!

    我们回到其他人所在的地方,果然就见眼前不知何时冒出了白茫茫的瘴气。

    这白雾正在悄无声息的向前延伸,一点一滴的向我们靠近,这眼下,瘴气几乎已经近在了眼前!

    甄昆道了声不好,急忙掐诀招纸灵回来。

    而这时树林间突然卷起呜咽声,阴风大作,树叶簌簌吹动,从浓雾中率先窜出一团滚滚黑气,在黑气的正中央是一个手执偃月刀的古代大将,他狰狞凶厉的扬刀汹涌劈来!

    我大惊失色,几乎下意识运转五行虚灵要术,猛然跺脚,以虚灵土阻敌。

    可术数方一运转,如山岳一般的压力加持在我身上,这脚下地气浑然一体,我仿佛在以绵薄之力,强行控制一条地气汇聚而成的苍茫巨龙!

    这种感觉,与面对圣尊巡天神时一模一样!

    四个字来形容,无从撼动!

    只在一个瞬间,我所运转的术数就被反震打断,我闷哼一声,连退数步一屁股坐到地上,脸色顿时涌起异样的红晕。

    甄昆急忙提醒道:“别试图控制地气!”

    九连山脉地气浑然一体,这是一条隐于山中的龙脉风水,难怪那王侯陵寝会选择在此处安葬。

    甄昆抽出袖中纸刀,施以纸灵术数附于其上,纸刀顿时变得笔直。

    而这时,恶灵将军已一刀劈落!

    这一刀正劈落在一个郭洼村村民身上,自上而下,这村民整个人被斩成了两段!

    随着血雾爆散,那身体也分裂开来,摔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时间鲜血混杂内脏流淌,场面极其血腥残忍,令人不由得头皮发麻,吓得几欲肝胆俱裂!

    “砰,砰……”

    郭得贵和郭得福疯了一样开着枪,弹丸挥散而出,洞穿过恶灵将军的身体,但这却几乎没有对它造成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很快,子弹打尽。

    而恶灵将军慢慢扭过头来,隐藏在散发下的凶厉目子散发出嗜血光芒。

    郭得贵他们双腿一颤,差点没有被这一个眼神吓得跪倒在地上,有个人甚至都给吓尿了,腥臭的黄色尿液顺着裤管不停流淌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恶灵将军愤怒咆哮,挥起手中偃月刀再度袭来。

    这时甄昆急忙操刀迎上,看似柔软的纸刀格挡向迎头劈下的鬼刀,金铁交击的声音顿时回荡于山林。

    这一交击,明显甄昆吃亏!

    那挥舞的偃月刀上力道大的骇人,再加上是迎头劈落,本就占尽优势,以纸刀之力想要格挡,简直无异于痴人说梦!

    甄昆双手持刀,仍被无情压制!

    那偃月刀的刀锋劈砍在甄昆的肩头,顿时鲜血流出,如果不是甄昆也异常精悍,恐怕这一刀就斩掉它半边身子!

    我惊骇看着他们交手,喘过几声粗气,压下被反震的气血,我急忙从地上起身,双手一握张开凝舞出虚灵金枪,提枪快步上前去帮忙。

    恶灵将军见此这一刀未能斩敌,再次愤怒咆哮!

    刀锋一转,沿着甄昆肩头横扫而过。

    我明显看到了甄昆眼神中露出的惊恐,这一转刀锋,竟是想将甄昆的头颅斩落,幸亏甄昆反应飞快,他猛然后仰,那鬼刀刀锋几乎贴着他的鼻尖飞过,险些没有削落他的鼻子!

    我提枪刺去,一枪刺向恶灵将军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恶灵将军敏捷无比,飞身一个后退便拉开了距离,他紧握手中偃月刀,目子森冷无比的看着我和甄昆。

    我不敢有一丝大意,盯着这恶灵,侧脸问:“你没事吧?伤的重吗?”

    甄昆喘着气,脸上有冷汗滴落,他勉强撑起一丝笑容回应:“还死不了!幸亏老子反应快!”

    我却是笑不出来,这鬼灵会武术,真是他妈的谁也挡不住啊!

    恶灵将军张嘴哈出一口黑气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,杀,杀,杀!”

    浑厚的声音传来,一声比一声高昂,待这七杀声喊到最后一声,恶灵将军几乎像是发出了震天一般的怒吼!

    那层层攀登的气势骇人无比,虽是恶灵之身,但那种凶厉,哪怕是凶灵刘英都比之不及!

    恶灵将军一提手中偃月刀,身下黑气不断凝聚,一匹纯黑色的高头大马腾然升起,驮起恶灵将军的身体不断升高,在这匹战马凝舞完毕之后,魁梧战马的鼻孔也哼出一口黑气。

    “杀……”

    恶灵将军提刀一指,战马四蹄踏动,向着我们汹涌袭来,那威猛气势竟令人生起一种无法与之抗拒的虚弱感!

    我眼神惊骇,手心瞬间出了汗。

    这他妈的还是恶灵吗?这厉害的简直不科学啊!

    连我都已经吓成了这样子,更别提身后的郭得贵他们了,一个个瘫在地上,绝望的瞪着恶灵将军,此刻甚至就连逃跑都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“就你会骑马?”

    甄昆愤怒的吼了一句,手中掐诀,树林里顿时传来马儿嘶鸣声。

    黑衣纸人骑着红色纸马自林中奔来,那速度轻飘飞快,简直就像是在踏燕飞行。

    就在恶灵将军挥刀袭来之时,纸马猛烈撞击在战马上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闷响,恶灵将军连人带马被撞飞出去。

    而纸马的前脸则凹下却一片,不过我看着这一幕,心中更为震惊的是,这纸扎的玩意儿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撞击力?

    甄昆向纸人扔出手中纸刀,那骑马的黑衣纸人稳稳接住,彩画的笑脸露出愉悦表情,笑容更浓,就像是孩子得到了极为喜欢的玩具一般。

    “给老子劈了它!”

    甄昆恶狠狠的下令,猛然指向远处正骑马起身的恶灵将军。

    “得令!”

    黑衣纸人一夹马肚,纸马顿时奔腾,纸人挥刀向着恶灵将军厮杀去了,一时间斗的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有了它缠住恶灵,我们也总算有了喘息的时间。

    可也就是在这短短交手的时间里,林间瘴气已然再次扩张,不知不觉时我们所有人已经陷入白雾瘴气的包围中!

    “嘻嘻嘻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诡异笑声回传在树林里,听的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俗话说,比鬼哭更可怕的声音,那就是鬼笑,而这只鬼的笑声更是恐怖,声声回响,刺耳无比,那诡异的音调更是令人害怕恐慌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