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一十四章 恶灵附身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一十四章 恶灵附身

    诡异的笑声,从四面八方袭来。

    郭得福他们惊恐无比地左右张望,可远处除了瘴气之外,看不到任何东西,头顶笑声不停回旋,就连树叶都簌簌作响的颤抖。

    又是一只恶灵!

    我手中紧握虚灵金枪,警惕着四周。

    如今甄昆负伤,郭洼村村民也指望不上,眼下可就只有我一个人能对付这只恶灵了!

    可是这只恶灵他妈的鬼笑不停,却始终都没有露面。

    我被吵的头痛不已,忍不住冲着树林狂吼:“笑你妈啊!吵不吵!?”

    这一声大吼在树林也是回旋不止,整个林子里都在回荡着这句话,简直是余音绕梁般的酸爽感觉!

    不得不说,倒真管用!

    那诡异的笑声被我这句喝骂掩盖,林子里竟真的安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安静,仅仅不过持续了几秒钟。

    骤然间,一个黑影怪叫着自白雾中窜出,如同利箭一般向我袭击而来。

    我冷哼一声,等你很久了!

    我抬起手掌,以虚灵水衍化成冰阻隔于身前,挡住那只黑影,随着撞击声袭来,厚重的虚灵冰上遍布裂纹,但并没有被一击碎裂。

    这是我看清了这恶灵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粗麻衣物,套住了整个上下身,它披头散发,赤着脚,满脸癫狂的笑容,尤其是她的眼神,透着股兴奋疯狂的精芒,而她的身体在不停逸散着黑气。

    她此刻有些惊愕,似乎因没能击碎虚灵冰而惊愕。

    我嘴角划出一抹笑容,老子积聚着精气就等你出现,怎么可能会被你一击击碎?

    既然出现了,就别想走了!

    我体内精气倾泻而出,那凝聚的虚灵冰不停变厚,并且向着这疯女人的身体上蔓延。

    恶灵意识到我想将它冻住,当即就想逃。

    我冷哼:“想逃!?”

    我以虚灵金撞击腰间渡魂铃,铃音如钟吕之声浩荡传出,响彻在恶灵耳中,以这器物神通的引魂铃音,将它的恶灵之身控住了片刻。

    而就是这片刻时间,虚灵冰已然遍布恶灵周身,将它冻在巨大的冰块之内。

    我喘了口气,浑身精气宣泄的太多,我隐隐也有些承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还不算完!

    在我抬起手掌凝聚虚灵冰时,掌心就握有一张破煞驱邪符,而今恶灵已被冻住,我最后再以虚灵火施展符术,青色火焰顿时间在冰块中汹汹燃起!

    这一幕,绚烂无比。

    似是无形虚影的冰块困住恶灵,而青色火焰如磷火沾身,扑之不灭,火苗越烧越厉害,但所有威力都集中在冰块之中!

    疯婆子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,不停在冰块中挣扎撞击,那惨烈的痛苦声听在耳中,简直令人有几分不忍。

    我却是露出笑容,反倒觉得,还是这惨叫顺耳一些!

    青色火焰汹汹烧了一会,这恶灵渐渐无力挣扎,像是一只垂死的野兽,俯倒在冰块之内,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我从布袋中摸出镇魂木,挥手间撤去虚灵火和虚灵冰,以镇魂木将这遭受重创将要魂飞魄散的恶灵收入其中,随后再以黄符封禁。

    前后解决掉这只恶灵,都发生在短短几分钟之内。

    我收起镇魂木时,这才发觉身旁的甄昆已经看呆了,他傻愣的望着我,像是在看着一只妖怪,那眼神极其的不可思议!

    我奇怪他看什么,我脸上有花吗?

    甄昆磕磕巴巴的问我:“楚天,你真的修行才不过一个多月吗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:“也不算吧!”

    甄昆松了口气,可我接下来的一句话,顿时又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,我认真地说:“我修行有两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甄昆脱口而出道:“妖孽!”

    两个月时间,能如此娴熟运用五行虚灵要术,而且还能在术数间相互配合,这简直不可想象!

    不过对于当时的我来说,却反倒觉得这真的不算什么,身为行人派传承弟子,而且是唯一的弟子,如果连一只恶灵都对付不了,那岂不是愧对师承托付?

    甄昆嘴角直抖,听我这么一说,他是真的觉得他很愧对自己的师承托付!

    大敌当前,不是相互吹屁的时候。

    远处传来一声马儿悲痛长嘶声,我和甄昆回头望去,就见黑衣纸人下的麾下纸马已被恶灵将军一刀绞成粉碎,而黑衣纸人也很凶悍,借此机会自纸马上跃起,挥起手中纸刀将恶灵将军以及身下战马,也一同劈成了两段。

    那挥起的刀势未尽,甚至在地面上犁出一道深沟!

    甄昆惊喜的一睁眼睛,他告诉我说,纸人此一刀,已经伤及恶灵将军煞根,这鬼灵实力将大打折扣,就地将它搏杀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
    我看着与恶灵将军缠斗的纸人,实在是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以折纸门的纸灵术数,竟能力抗一只恶灵,如果这样的纸人多来那么几位,可实在是灭鬼杀妖的傀儡利器啊!

    但甄昆却道不可能,他所施纸灵之利,全凭的是那把纸刀。

    这纸刀是他甄家的不传秘术,传闻中来自于阴门祖师自创折纸的法门,以脆弱纸张,附以至坚之力,借无形之灵,凝有形刀锋,方才凝聚出如此附灵为器的术数。

    而且这术数,哪怕是《行人术数》也不曾有载的秘传术数!

    纸刀,便是他甄派折纸门的器灵之术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二敏那丫头修为道行不足,不然只要修习了器灵之术,也不至于枉死在跳尸手中。

    我赞叹一声厉害!

    现在四大鬼灵已经出来了三只,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只鬼灵和那位山魈妖了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!?”

    “郭得福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那几个郭洼村村民突然骚乱,还传来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我和甄昆急忙回头看去,就见此刻郭得福一只手插进了另一个村民的胸膛,是突破了皮肉胸骨,以人手插了进去!

    随着郭得福拔出手臂,他掌心还捏出一颗鲜血淋漓的心脏,那村民瞪着难以置信的双眼,直挺挺仰面倒地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那心脏,此刻还在跳动!

    郭得福张嘴撕咬,很快将那心脏一口口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凶残一幕,实在诡异无比!

    郭得福吃的满嘴血了呼啦,整只右手更是被鲜血染的血红,粘稠的血迹不时顺着他的指尖滴落。

    甄昆惊道:“恶灵附身?什么时候过来的!怎么我都没有丝毫察觉!?”

    连他都没有察觉,我就更没有觉察到了,直到郭得福吞噬掉整颗心脏,我们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郭得福诡异笑着,双眼血红,神情狰狞。

    那目光慢慢向另一个村民看去,突然间又暴起伤人,张牙舞爪的向那人扑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子弹无情倾泻,枪管喷吐着火焰,瞬间就将郭得福打成了筛子!

    可是这仅仅是第一个人,很快恶灵又附身向另一个村民,郭得贵果断狠辣的再度开枪,又是一人被打成了筛子,紧接着又是下一位,这位更是惨到整个脑袋被子弹掀掉了一半,脑浆和血液顺着脸上滴落在地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