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只鬼灵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一十一章 一只鬼灵

    我打量了着纸扎的两人一马,奇异的是并没有从上面感受到灵性。

    甄昆解释说,他还没有进行最后一步点睛附灵,所以这纸人纸马还都是死物,既然决定要进山,自然要做好万全的准备,否则到时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!

    我哈哈一笑,也去收拾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半晌午的时候,村长郭得贵带领着三四个村民,扛着纸人纸马随着我们一起去九连山。

    一路上许多村民出来围看,我从他们的眼睛深处看到了恐惧害怕,显然这村子里的人可是被郭得福家中双亲的惨死给吓坏了。

    我问郭得贵,你们干着损阴德的活计,难道就没考虑过家中妻儿老小?

    郭得贵叹息着,说了一句掏心窝子的话:“大师,我们……我们是穷怕了。”

    甄昆冷笑:“饱暖思淫欲,贫贱起盗心!而你们盗的,是子孙后辈的福德,不但如此,还沾沾自喜的乐在其中!”

    郭得贵听甄昆这么一说,脸上顿时觉得臊的慌。

    别说是他,随行的郭洼村其他村民脸色都是一阵尴尬,尤其是那郭得福,浑身没来由的一抖棱,更是抱紧了怀中纸人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些人,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听进甄昆的话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人偏偏就有不信邪的!

    郭洼村在经过那么多次鬼灵噬人的报复后,仍旧死心未改,贪图这来钱之快,以至于后来整村都被残忍屠灭,莫说老人小孩,甚至就连这片土地都被降下了诅咒,生人难近,鬼魂难离!

    而这上百户人家的富裕乡村,更是一朝变成了令人谈之色变的鬼村!

    不过这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来到郭洼村村口,车已经在等着了。

    农用三轮拉着纸人纸马,村长郭得贵开小车载着我和甄昆,一行人前往向九连山脉。

    九连山脉连绵数百里,也是本地有名的一处原始森林。

    山峦迂回起伏,山中更是不乏擎天般的陡峭山崖,在绕山的一片片适合耕地的盆地中,座落有一个个平静村庄,只不过山中通路艰难,所以各个村庄交流也不多,像是去邻村探个亲都是很麻烦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而那山魈妖所在的洞府,也就是郭洼村探得的王侯陵寝,并不在地势险峻难以靠近的深山峻岭中,而在九连山脉的边缘处,一片较为平坦的山峦上。

    说是山脉边缘,可也同样要深入山中十几里,才能到达猕猴群居的地方,再深处就是郭得贵他们出事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来到山脚下,车辆已经无法行进。

    我们一行人下了车,沿林中小道步行进山。

    边缘处的山脉倒还好,但越是靠近山魈妖的洞府处所在,山中的阴气便越加浓厚,树林间鸟叫声此起彼伏,偶尔还有猴子叽叽喳喳的叫声。

    明明是晌午头,艳阳明媚,但在这山林内却甚是阴寒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树林照射落下,可这却并不能令人感受到温暖,那股寒意透过衣服侵入身体,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翻过一个低矮山头,眼前的茂密山林氤氲着瘴气。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甄昆也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这瘴气有些浓厚,雾蒙蒙的笼罩在人的眼前,可视距离骤降到只有数十米,再远处就只剩下了白雾一片。

    听郭得贵说,这片山峦地势较低,被四周高耸的山川遮住了阳光,属于背阴的地方,每天接受到直接照射的时间,也就正晌午那么三四个小时,所以山林里偶尔就会起障,更严重的时候,可见度就只有眼前的几米。

    因为阳光照射时间短的原因,那点温度也不足以完全清除瘴气,所以只要一旦起瘴,就是好几日没法消退。

    其他村民急忙跟着说,这会儿瘴气还有些重,最好再过一两个小时再走,到时候情况会好很多。

    我和甄昆互看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出别样意味。

    这山中瘴气蕴含阴煞,虽然很轻微,但却逃不过我们的感官察觉,这也就是说,有阴魂鬼灵在借障行走。

    白天阳气重,鬼魂无法直接曝晒在阳光下,那是找死的行径!

    但这山中瘴气却极好的阻隔了阳气,不但如此,瘴气中积聚的阴气更让阴魂鬼灵如鱼在水,比在夜间行走甚至还要自在。

    “先探探情况!”

    我和甄昆打定主意,便开始各自施展术数。

    我放出鬼兵林海前去探路,这瘴气对于他来说,也是畅行无碍,我让他小心行事,进去瘴气中看看都有什么,如果有就发现及时与我沟通。

    而甄昆让郭洼村村民把纸人纸马抬过来。

    纸人纸马站立在地上,多少显得有些诡异,这些村民也不知道甄昆扎出来这些玩意儿是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可接下来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!

    甄昆从随身布袋里摸出一杆象牙般洁白的骨笔,这骨笔有些弯曲,像是某种动物的肋骨,笔毛是鲜艳的红色。

    甄昆走向纸人纸马,以手中笔点睛附灵,在纸人纸马的脸上连连落画。

    我留心看了一眼,那是某种符文术数,落画完毕之后,鲜艳的红色符文映起血红光芒,接着消失不见,而这纸人纸马竟在下一刻突然就动了起来!

    “妈呀!”

    “活……活了?”

    有个村民被吓得跌坐在地上,惊骇欲绝的望着不停活动的纸人。

    其余人也被这人诡异一幕吓得浑身发抖,如果不是看我和甄昆面色平静,他们这几个人非撒腿就跑不可!

    甄昆没理会他们,手中捏着符笔掐诀,冲着纸人纸马低喝了声:“去!”

    白色纸人笑嘻嘻面容更浓,转身飘乎一般奔向瘴气之中,而黑色纸人脸色一凝,翻身跳上马背,纸马扬蹄长嘶,转眼间也奔向了白雾之内。

    郭得贵他们看着甄昆,眼神中惊骇又带着畏惧。

    扎出的纸人纸马竟然活了,这简直就是神仙般的手段啊!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!

    我能理解他们的震惊,任谁第一次看到这一幕,都会觉得无比惊骇。

    甄昆回头看了他们一眼,只是那一个眼神,郭得贵他们顿时间更恐惧害怕了,甄昆冲他们吩咐,就先在这儿休息吧,等瘴气散了些再往前走。

    几个村民唯唯诺诺,不停点头说好。

    我好奇地问甄昆:“你最多能控制几个附灵之物?”

    甄昆认真想了想说:“以我目前的能力,做多只能控制四个,再多就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惊叹,四个也已经很了不得了啊!

    像二敏的修为实力,最多就只能控制两个,而且还几乎没什么实力,在应对跳尸的时候,一个照面就被撕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甄昆叹了一声气,纸扎的过程,也是耗损精气修行的过程。

    像他的妹妹甄二敏,还有只有折纸附灵为人的修为,还远没有达到他目前的折纸附灵为兽的道行,自然也比不得甄昆的附灵手段。

    甄昆向我反问:“楚天,我看你也颇有驭魂手段,是不是修炼了煞鬼门术数?”

    我笑了:“这你都猜得到?”

    甄昆没好气地说,他本来就南冥村人,怎么会猜不到我所施展的术数,煞鬼门的五方鬼兵要术在阴门中也是极为有名的。

    我和甄昆正说着话,突然脑海中传来回应。

    “楚天,我发现了一只鬼灵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