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一十五章 妖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一十五章 妖王

    不过一眨眼的功夫,郭洼村的村民已经连死三人!

    我心中惊骇不已,这帮人竟然还真下的去手啊?尤其是郭得福和郭得贵,那都是本家堂兄弟,可开枪时就数郭得贵最为干脆利索,连眼睛都没眨。

    此刻还仅剩下两个人,郭得贵和另一个稍年轻的村民。

    两人紧张无比,相互都端着枪彼此瞄准,看这架势,只要一方有被恶灵附身的迹象,那余下一人绝对就会毫不犹豫的开枪!

    没人想死,可这僵持的局面,谁放下枪就意味着必死!

    紧张的神经像是紧绷的弦,随时都有可能会崩断,即便恶灵不再附身,他们中的任何一人都有可能随时开枪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你们疯了吧!?”

    我大吼一声,急忙向他们走过去。

    而这时,两人几乎动作协调一致地将枪管对准了我,甄昆见此,急忙也走上前来站到我身旁。

    “放下枪!”

    我瞪着眼睛,几乎低吼一般冲这俩人下令。

    但郭得贵还明显处于恐慌中,整个人的大脑思维能力已经完全麻木了,所剩下的就是想活命的本能,另一个人简直更惨,端枪的双手都在颤抖,甚至都让人忍不住怀疑,他会不会不小心抠下扳机!

    “我说,放下枪!”

    我阴着脸,再度沉声低吼。

    郭得贵他们这时才反应过来,枪口微微偏移,可神情还是那般恐慌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师,刚刚他们都被上身了……”

    郭得贵说话磕磕巴巴。

    趁着枪口偏移,遁形在暗处的鬼兵林海立即动手,各抓住一只土枪硬生生夺了下来,直接扔到了远处。

    两个人被吓了一跳,可枪已被夺,他们只能慌张的看着周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们是自……自卫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杀了他们,他……他们会杀了我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还在试图解释。

    这时他们也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,前后三个人啊,还都是自家亲戚,可现在杀都已经杀了,只能用是自卫的话来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当时真想给这俩家伙也一人一枪得了!

    甄昆果然说的不错,这帮人他妈的心肠狠辣,利器在手,便会起杀心,杀起人来根本毫不手软!

    我脸色阴沉,与林海沟通询问。

    “那恶灵什么时候潜过来的,你为什么不示警?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的时候,恶灵已经附身上去了,也来不及示警!况且,这帮人本就该死,不是吗?死在自己人手中,也算死的其所!”

    林海却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甚至有些怀疑,这家伙就是故意的,故意借恶灵之手让这帮人自相残杀!

    “恶灵又潜来了!”

    “动手,逼它现身!”

    我顺着林海拦击的方向看去,白雾蒙蒙的空中,突然暴露出两团相斗的黑影。

    以林海的阴魂实力,自然不是恶灵的对手,一交锋就瞬间被压制,我看清了那恶灵的样子,它白衣胜雪,丝绸隐约,与这白雾瘴气相得益彰,四肢宛如蜘蛛般不成比例的修长,脸色惨白,一双美眸中充斥血红,仿佛酝酿着无穷无尽的怨恨。

    这恶灵穿着打扮,不似那身穿麻衣的奴仆下人,反倒有几分像是王侯妃子,尽显高贵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恶灵的手段,却实在是诡异莫测,借这瘴气遁形,甚至就连浑身的阴煞都能隐藏,以至于我和甄昆都没有丝毫察觉!

    双方一交手,林海敌之不过就受了伤。

    我提起手中虚灵金枪猛然掷去,青色长枪破空而去,正中这恶灵的阴身,她发出一声凄厉惨叫,五官扭曲开来,长发在空中狰狞飘舞。

    恶灵逼退林海的缠斗,又想遁入白雾中。

    “哪逃!”

    甄昆冷哼一声,手中掐诀控制纸灵术数,就在这恶灵遁去的方向,突然跳出一个白衣纸人。

    纸人出现的突兀,一把从恶灵身后抱住了她!

    这恶灵女人露出惊慌神情,她竟然都未察觉到这纸人的靠近,被纸人一把抱住之后,白衣纸人发出一声声怪笑,这恶灵女人甚至都没来及反抗,就被纸人吸进了身体中。

    以纸人之身,将恶灵困在了其中!

    那恶灵女人不停凄厉尖叫着,在纸人身体中挣扎不已,“嘭嘭”闷响声传来,可明明脆弱的纸扎纸人,却愣是将这恶灵给死死困禁了!

    甄昆掐诀的双手有些颤抖,竭力维持着纸灵术数。

    “楚天,快趁现在!我坚持不了多久!”

    我应了声好,双手一握张开,再度凝聚出虚灵金枪,我提枪向纸人跑去。

    刚刚那一枪虽伤及恶灵阴魂,但却没能伤到它的根本,只有重创它的煞根才能将它完全消灭,而现在正是一个机会,不然这恶灵诡异莫测的偷袭附体手段,实在是令人防不胜防!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这茫茫的白雾瘴气骤然诡异震动。

    雾气像是人的呼吸一般,一缩又一胀,破空声倏然冲我袭来,那速度快到简直宛如子弹,我心中一颤,瞬间汗毛都倒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相公小心!”

    凝舞在我脑海发出声惊呼,可此刻她也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    我几乎下意识地将虚灵金枪横到胸前,那破空声正中我的胸口,恰巧击中在虚灵枪身上。

    顿时间,金铁交击声响起。

    而至坚的虚灵金枪,竟被这一撞击而击断,我看清了飞来的是什么东西,竟是一根如针毫般的白色毛发,虚灵金枪被击断之后,这针毫毛发余势已尽,而我整个人倒飞了出去!

    如果不是我下意识的动作,这一击偷袭绝对会贯穿我的心脏,瞬间就能要了我的小命!

    倒飞出几米之外,我狠狠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挣扎爬起身,“哇”地吐出一口鲜血,脸色苍白,胸腔中的气闷感更是令我连呼吸都感觉困难!

    “相公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!辛亏我挡住了!”

    这时候甄昆撤去纸灵术数,急忙跑到我身前,他摆着架势警惕望向前方白雾,他不顾自己也受了伤,就这样挡在我的身前。

    我肺部像拉风箱一样用力喘息,可饶是如此,气闷感仍旧没有缓解。

    白衣恶灵自纸人中脱身,她怨恨看了我们一眼,身形渐渐隐藏进雾气中,另一边持器灵纸刀的黑衣纸人正和恶灵将军相斗,完全占据了上风,可突然从白雾中激射出一团绿油油的火苗,几乎眨眼间就击中了黑衣纸人,整个纸人很快就烧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黑衣纸人被焚烧之后,恶灵将军也徐徐退去,化为黑气隐藏入瘴气中。

    甄昆脸上露出骇然神色,到了这一刻,他的所有纸灵术数都被破尽了,不但如此,我和他都已身受重伤,浑身精气也更是耗损了大半!

    “你们,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“强闯本妖王洞府,还杀了本妖王麾下灵将,阴门的两个小辈,你们想怎么死?”

    这声音有些轻挑尖锐,语气淡淡,充斥寒意,听起来似乎极为年轻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