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一十六章 攻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一十六章 攻击

    这山魈妖还没现身,但霸道的话音却已经传来,整个山林一时间都在回响。

    庞然的妖气自白雾中向外弥漫,铺天盖地,似乎无穷无尽,这妖气也透露了山魈妖的修为道行,凝舞告诉我说,它似是凶灵,但实力却足与邪灵相当!

    我心中惊骇,如果真这么厉害,我和甄昆今天非交代这里不可!

    我顾不得胸腔中的反震伤势,强自挣扎起身,与甄昆并肩而站,我们目视着前方,等着这位正主出现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们恐怕没法活着离开了。”甄昆说。

    “你会怪我不?”我苦笑:“毕竟是我把你带进这了险地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我自己愿意来的!怎么会怪你?”甄昆咧嘴笑了:“阴门弟子,诛杀妖魔鬼邪,这是使命,自成为阴门弟子那一天,我就做好了慷慨赴死的准备!”

    我笑着看了他一眼,说的好!

    阴门传承弟子,不是畏死之徒,更不会向妖魔鬼邪讨饶屈服!

    甄昆脸上凝重,目子中有股决然神色,而我面无表情,竭力积聚身体中残余的精气,结果如何,在此一搏!

    就算我们不是山魈妖的对手,可也要咬下它一块肉来。

    我从布袋中取出黄符,这是我最后一张三师敕令灭邪符,也是我最后压箱底的手段了,我于心神灵台向天师地师人师灵位供奉,以借三师之力增强符术威力。

    甄昆从怀中摸出纸虎,它轻抚纸虎额头,那纸虎状如活物竟懒洋洋地扬起脑袋。

    甄昆单手掐诀,将纸虎往地上一抛。

    就见纸虎一个就地打滚,猛然间狂涨身形,纸虎仰天发出一声兽吼,而此刻它已经暴涨成半人大小,那站立起的身形绝对比一人还高,威猛无比!

    “嘁!”

    “阴门小辈,莫以为我会怕你们这粗浅术数?”

    这时,白雾瘴气如浪潮一般向左右退去,一个华贵的坐撵徐徐飘出。

    坐撵上铺有兽皮坐垫,其上坐有一个人,这个人样貌状似少年,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,他有着一头灰白短发,脸型是典型的亚洲脸孔,但他的瞳孔却是迷人的湛蓝之色,脸上红扑扑的甚至有些可爱,但是那薄薄嘴唇上的一抹弧度笑容,却尽显轻蔑邪意!

    这少年怀中拥着白衣女子,而这位王侯妃子也情愿俯身在他怀中,眼神痴迷的望着这位少年。

    甲胄将军手持偃月刀,跟随在侧威武非常,凶神恶煞地森冷目光紧盯着我们。

    坐撵飘到近前,徐徐落下。

    这少年拥着怀中美人,轻挑道:“既然你们想死,那本妖王也就成全你们,顺便也给南冥村提个醒,本妖王已经给足了你们面子,如果再来寻事,本妖王不介意杀上南冥村去!”

    甄昆冷哼一声:“大言不惭!”

    我也说道:“你年龄不大,口气倒挺大,没事儿多刷刷牙,不然都要把人给熏坏了!”

    少年听到我们的嘲讽,并没有露出愤怒面相。

    相反,这少年脸上笑容更浓,充斥着一抹玩味之色,他哈哈笑道:“我有这个实力,也有这个本钱!若是你们不信,那不如……杀了你们之后拘来神魂,到时候让你们亲眼看着我杀上南冥村,如何?”

    少年笑眯眯看向怀中美人,又问:“骊妃,你觉得怎样?”

    这美人面若粉嫩桃花,在少年的注视下情不自禁露出一抹羞意,她娇滴滴说道:“爱郎说好,那便是好咯!”

    少年以手指轻点骊妃的鼻尖,宠溺的说着真乖,这顿时让那美人俏脸浮起一片红晕。

    看着这俩人竟然当着众人面打情骂俏,我心中恶寒。

    一个凶妖,一个恶鬼。

    真别说,还真他妈够般配的!

    “相公,这山魈妖很强大,虽然比不了当初我的道行,但也相差不多,你们绝不是他的对手!”

    凝舞在脑海中与我交流。

    我也知道我们不是他的对手,但也绝不可能向它求饶,这是身为阴门传承弟子的尊严。

    凝舞又说:“求饶自然不行!不过,前有走阴派高人与他谈判,并且立下了约定誓言,此刻你们也可以这么做啊!问问他有什么条件,只要不违背师规戒律,应允了他也并没有什么不可啊!”

    与这凶妖立约?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真这么做,岂不是相当于出卖了自己师门吗?

    凝舞却道这并不算是出卖师门,像这凶妖修炼到如此实力,已经不是寻常妖物,若非必要他不会轻易沾染杀戮,尤其是对于阴门弟子的杀戮,这对于他而言将会增加渡天劫的凶险。

    而阴门弟子虽以斩妖除魔为己任,但也分是何种妖何类魔!

    毕竟大家都不是傻子,况且培养一个传承弟子也十分不易,如果彼此肯做出退让,便就是立约相安无扰,这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利大于弊的事!

    凝舞告诉我,实力越是强大,越是不会轻易涉险!

    对于阴门来说,一派高人宗师肩负传承重任,当然不能轻易就拼了性命,而对于妖物来说,千年修行不易,自然也不想就这么受了损伤,更甚至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立约之事,自古以来有许多先例。

    如果妖物肯做出退让,修道高人也就不会对此赶尽杀绝,毕竟搏命相斗是谁都不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但如果妖物肆意为祸,修道高人也绝不畏死,这是传承使命!

    像数十年前剿灭魔灵之事,就是一个典型,这魔灵为祸四方,以致生灵涂炭,阴门六派自然不可能会与之立约谈判,哪怕是身死也会前仆后继的消灭魔灵。

    我听明白了凝舞的意思,她所说的其实就是一种妥协。

    是阴门六派对于无奈世事的一种妥协,毕竟妖魔杀之不尽,除之不完,所以首先保证的是传承延续。

    我沉吟着,立约也并非不行。

    只是,这山魈妖这么强大,他会愿意跟我们立约吗?眼下我和甄昆是他掌心中的猎物,猎人会愿意与猎物谈判吗?这显然不可能!

    “想拘我们的神魂?我怕你没那么大本事!”

    甄昆暴喝一声,手中掐诀,张嘴喷出一口真阳溅,鲜艳的舌尖血蕴含浓郁阳气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真阳溅淋到纸虎身体上,顿时就被纸虎吸收,虎身上浮现出斑斓条纹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纸虎兴奋咆哮,以真阳溅助长兽灵,它的气势更加威猛!

    甄昆低喝了一声“去”,就见纸虎四蹄踏地如飞,迅捷凶猛地向山魈妖他们袭击而去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