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一十七章 有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一十七章 有人

    纸虎气势凶猛非常,一声兽吼甚至就在树木都为之颤了颤,它四蹄踏地如飞,向着坐撵上的一妖一鬼袭击而去。

    单看这纸虎威势,哪怕是真虎都比不得它!

    在那份威势中,更有一份鬼神难侵的真罡阳气,这是克灭阴魂的利器,寻常的鬼魂恐怕在那一声凶猛兽吼下都将魂飞魄散!

    恶灵将军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本能畏惧,他双手横握偃月刀,将那份畏惧碾灭,取而代之变成了无畏凶厉。

    坐撵上的恶灵骊妃看着纸虎袭来,浑身瑟瑟发抖,脸上惊恐不已。

    那少年拥紧受惊的美人,温柔哄着不怕不怕,一个玩具罢了,他轻挑的抬眼看向纸虎,神情玩味,那恶灵将军挥舞偃月刀想上前迎击,但却被少年喝了一声“退下”。

    纸虎狂奔到了近前,扑身向坐撵扑去。

    少年轻哼一声,抬手摄物,以一身庞然妖力硬生生定住了半空扑击的纸虎。

    在坐撵前的那一片空间仿佛都凝固了,纸虎保持着扑击的姿势,就这么被诡异的定在半空。

    少年伸手虚抓,纸虎顿时就被一只无形大手捏住,任凭纸虎如何咆哮挣扎,可却始终无法挣脱这束缚。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!以心神为胎育养兽灵,这折纸门的手段,有点意思!”

    少年笑眯眯的开口赞了一声。

    然而甄昆却脸色惨白,掐诀的双手也在不停颤抖,他竭力控制着纸灵术数,此刻根本连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    “拿来当个玩具,却是非常适合!”少年对怀中美人问:“骊妃,把这小猫送与你解闷,可好?”

    骊妃脸色一变,委屈兮兮的直摇头:“爱郎,我……我不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喜欢呐?那我为你毁了它!”

    少年笑容收敛,手中一弹指,激射出一道油绿火焰。

    油绿火焰沾染到纸虎身上,顿时与真罡阳气相互侵蚀,这真罡阳气本是克灭阴魂之物,然而在此时,阳气却没能抵挡住阴火的侵蚀。

    空中嗤嗤声作响,一缕缕黑烟散灭。

    阴火被阳气蒸腾消散,但却没能将阴火扑灭,最终整条纸虎都被阴火侵身,纸虎发出一声声悲痛吼叫,渐渐被焚烧成了灰烬!

    心神育养的兽灵被活生生焚灭,这对于甄昆来说,他的心神也感同身受!

    就在纸虎化成了灰烬时,甄昆也仰面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急忙托住甄昆,让他平躺着放在地上,此刻甄昆气息虚浮,脸上毫无血色,印堂上缭绕有一丝丝黑气,他告诉我他的心神遭受阴火灼烧,神魂受创,无法再施展任何术数了,他让我如果有机会逃就逃出去,不用管他!

    逃出去,回到南冥村,找斩妖门的林英村长来,到时候便可诛灭此妖!

    我轻笑摇头,别说逃不了,就算能逃我又怎么可以逃?

    我厉声招呼郭得贵爬过来,照顾好甄昆,我站起转身看着那坐撵上的山魈妖,我脸色阴沉无比,手中掐诀,指间捏着三师敕令符,以运转周身全部精气施以符术,于心神灵台向三师借法!

    凝舞也感受到了我的决绝,她没有再劝。

    我拼命运转精气,甚至不惜透支身体生机,我在燃烧自己的生命来施展这最后的一道符术,我看着华贵坐撵上的山魈妖,我就算杀不了你,我也绝对不会人让你好过!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天师之力、地师之力、列位祖师之力自虚空中不停涌出!

    浩然的罡阳力量,充斥在整个天地之间!

    这一片空间,乃至这一片天地,都仿佛化成了阳气烘炉,将一妖二恶灵笼罩其中,这庞然澎湃的威势简直强大的超乎想象,整个山林中的白雾瘴气都在肉眼可见的迅速消散!

    一道紫色精气柱从我手中的三师敕令灭邪符上激射向苍穹九天!

    我看向山魈妖,神色无悲无喜,有的只是慷慨赴死的豁达,符术之力正在攀登向巅峰,下一刻就将全部被激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有话好说!”

    “别动手!”

    “别……别施展那道符,你给我住手!有事咱们好商量!”

    坐撵上的少年腾地站起,眼神骇然,他不停劝着我有话好说,千万别施展出我手中的符术。

    我冷冷问:“你想商量什么?”

    少年慌张的急忙说道:“你说商量什么咱们就商量什么,立约或是立法,都由你说的算,这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不知道这山魈妖搞什么把戏,而且他的话能信?

    少年不停点头:“能信能信,绝对能信,我可以发誓的!”

    我让这妖物起了誓今天再与我们为敌,看他一脸认真诚恳,不像说谎,我这才徐徐散去符术,三师之力渐渐消散,天地慢慢恢复正常,而我透支甚至燃烧生命的精气也回归向体内。

    只不过,精气调动而起,再回归身体。

    这一来一去对于我而言,可是有不少损耗的,再加上重新让身体吸收精气,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。

    那山魈妖并没有趁机偷袭,看来他的话还是可信的,我放心不少,干脆在地上打坐,慢慢让身体吸收着归来精气。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,那坐撵上的少年更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不停嘀咕着:“好家伙!太他妈吓人了!刚刚是谁?我竟然一直都没发觉?他们所用术数源自同门,莫非是这人的师长?可如果是师长,怎么一开始没有现身呢?古怪!真阴险!比我还阴险!”

    少年重新坐下,而那位恶灵女鬼此刻匍匐在地,浑身颤抖不止,显然也被吓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而另一位恶灵将军,这时刚刚凝聚虚弱的魂身。

    他本来与黑衣纸人相斗,就已经被重创了煞根,在那阳气如烘炉般的天地下,他险些没有仅凭这符术之威就魂飞魄散了!

    我虚弱的身体缓慢恢复着,可我心中更奇怪这山魈妖怎么突然服软了?

    凝舞在我脑海心惊问:“相公,你难道没有发觉吗?”

    我奇怪反问,发觉什么?凝舞告诉我,就在我刚刚施展符术之时,整个天地间的变化都不同寻常了!

    尤其是那所借三师之力,浩然澎湃到了令人惊骇的地步!

    以我如今的修为,供奉三师时间尚短,根本不可能借到如此庞然到恐怖的三师之力,以这份力量施展符术,那就算是堪比邪灵的山魈妖也几乎必死无疑!

    凝舞又说:“相公,刚刚有人在帮你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