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一十八章 谈判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一十八章 谈判

    凝舞竟然说,刚刚有人在帮我?

    我惊诧不已,我施展符术时,全身心都在运转周身精气,甚至不惜以燃烧生命的方式,根本就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说的话,倒是所借三师之力的运转顺畅无比!

    可是这也算不对劲的地方吗?

    我奇怪的问凝舞:“媳妇,是谁在帮我?”

    凝舞也说不清楚是谁,但隐约有一种感觉,那人就隐藏在暗处,就在看着这里!

    这可就奇怪了!

    从家里来郭洼村时,就只有我和甄昆两个人,不可能有南冥村的人来跟着,况且昨天晚上他们才通知的南冥村此处有妖,村里态度很明确,不会插手这件事。

    凝舞沉吟说:“不是南冥村的来人,况且那村里的人能对付这山魈妖的,一只手都数的过来!……而且,那人与你术数同源同法,所以他在暗中帮你增强了术数之威!”

    我彻底震惊了,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同源同法?

    要知道行人派撇去我那不负责任的老爹,如今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传人,怎么可能会有人与我所修同源同法?

    凝舞却觉得,眼下只有这一个可能,否则怎么解释刚刚的符术之威?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行人派难道还另有传人?可是我怎么没有听师父王四提起过?如今行人派的传承术数和传承之器,都在我的手中,行人派不可能还另有传人的吧!

    这个疑惑困扰了我很久!

    以至于后来遇到的许多事,都隐隐约约有那个人的影子!

    待身体重新吸收完回归的精气,我这才虚弱无比的从地上起身,眼下的身体情况,只能说是暂时没有性命之忧,好在燃烧的生命元气及时补足,不然怕是连我自己的小命都要难保了!

    我看向身后的甄昆,此刻甄昆正两眼失神的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给吓了一跳,忙问郭得贵:“甄昆是不是死了?你他妈的怎么照看他的!?”

    郭得贵哆哆嗦嗦的,说他没有死,还有气儿,只是从刚刚就一直这样,直愣愣的望着我的背影,都望了很久了。

    没死?

    我再度看向甄昆,这家伙确实还有气儿,就是不知道这会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难道三魂受创,变痴呆了?

    就在我想到这个可能时,甄昆突然张口说话了:“楚天,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一个妖孽?”

    我被这家伙噎的呛住了口水,我瞪了他一眼,你才是妖孽,你全家都是妖孽!

    “他,他他他……”

    郭得贵抬手指着我身后,就连话都说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我回头望去,就见那华贵坐撵缓缓向我飘来,坐撵上的少年满脸笑容,与我打了一声招呼。

    华贵坐撵落到近前,恶灵骊妃和恶鬼将军都已不见。

    这少年说他们受了伤,所以让他们先回去了,况且留在这儿实在碍事,他摆手说了声请,意思竟是想让我们上去坐撵。

    我看不透这凶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!

    少年弹指施展妖术,将郭得贵和另个村民击晕过去,而后又施法将甄昆的身体抬上坐撵,并且为他止住了流血的伤口,我见此也干脆的直接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我也不怕他图谋不轨,他立过誓,今天不会再与我们为敌,所以就真的不会再动手!

    少年从坐撵下取来茶桌和紫砂壶,还特意空出来了一个座位。

    几杯茶盏,清茶幽香。

    他让我们喝下这灵茶,说对身体伤势恢复是极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我也不客气,连喂甄昆喝下三杯,甄昆果然面色舒缓不少,不似刚刚那般脸上还留有痛苦神情,我自己也连饮三杯,这灵茶奇特无比,入喉便化成了一股暖流,瞬间通达整个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我虚弱的身体像是久旱逢甘霖,吸收过这暖流后,就连整个人的精神都通透不少!

    少年微笑着自我介绍,他是一只山中自感成灵的山魈猕猴,自从有了灵智之后,就与别的猴子不再相同,他收集了山中不少土产的好玩意儿,也是这九连山藏有风水龙脉,才能孕育出这等稀世灵茶。

    他又说他为自己取了名字,以魈字去鬼为肖,此为姓氏,单名一个山字,意指日后期望能飞升得道,脱离妖鬼阴物之属。

    甄昆听的直眨眼睛,我也是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这山魈妖还真挺有志向!

    不过飞升得道,岂是那般容易,妖物修行偏向邪道所以为妖邪,单是那重重天劫就是难以度过的了!

    肖山对此却毫不担心,显得极有自信。

    这山魈妖与我谈笑风生,将之前还殊死相斗的事彻底避过不提。

    饮过灵茶之后,肖山看了看四周山林,向我问道:“楚兄,不请你家师长现身一道饮茶吗?既然来到了九连山,也该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啊!”

    这家伙和凝舞一样,都察觉到了有人帮我。

    我心思一转,也没有向他点破这件事,神秘地笑了笑,转而问他:“肖山,你既然知道我们是阴门弟子,又为什么要对我们痛下杀手?”

    肖山满脸苦涩,反问我:“这……似乎是楚兄你一再与我为难吧?”

    肖山说他本来在山中清修,与世无扰,麾下四灵将接连去其二,都被我给捉了去,如果不是他出现及时,恐怕他的爱妃都要被我给灭了!

    他本以为,我们是来山中杀妖灭鬼的。

    这自然也就没什么好说了,动手便就动手,他原先已经为阴门六派和南冥村留过面子,如今又找上门来,他作为一个妖王怎么忍得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听这山魈妖的意思,反倒还是我们不对了!

    我质问他,为什么遣鬼灵害人性命?

    肖山指着地上晕过去的郭洼村民,别有深意地说:“人?他们称得上是人吗?他们是魔!……几十年前,我与走阴派的某位弟子立有约定,只要这些人不再进九连山损害地气龙脉,坏我修行,那我也懒得与这些蝼蚁纠缠!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很给阴门情面了!但如今这些人卷土重来,我当然要小施惩戒!否则,他们还以为本妖王好欺负!”

    按照肖山的逻辑,以暴制暴并无不妥,有时候就需要以暴力震慑,才能让人有所畏惧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