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一十九章 进入社会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一十九章 进入社会

    站在妖物的角度看,他做的确实没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郭洼村村民以盗墓为生,招惹到这位妖王头上,那纯粹就是郭得贵他们多行不义必自毙,就算是被恶灵害死都不冤!

    我也不能说他这么做就是错,只是我身为阴门六派传承弟子,却是不能由着他胡来。

    肖山笑了,红扑扑的脸上笑容可爱,活脱脱一个俊美少年。

    “我本也没想胡来,只是略施惩戒而已!……既然楚兄你们找来了,那我们依旧按照旧约,相安无扰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只是按照旧约吗?”我皱眉。

    甄昆身子不方便动,但他眼睛可以眨。

    他不停冲着我挤眼睛,意思赶紧让我同意,本来我们俩几乎已经必死无疑了,谁知道现在峰回路转,可没有不答应这约定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那不然你想怎样?”肖山大大咧咧的端起茶杯,没好气又说:“吾乃山野一修士,不沾世间半分俗!……楚兄,我是给你们阴门面子,大家无仇无怨没必要死磕到底,但是你也别过分了啊!”

    我倒不是想提什么过分要求,只是觉得遵循旧约,下次依旧还会发生类似的事件!

    到时候,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郭洼村的人死了该死,但阴门六派弟子因此受牵连枉死,可实在太冤!

    “三千红尘难言尽,枯坐空禅怎了然。”

    凝舞接了一句偈语,让我说给这山魈妖听,我问她这是什么意思,凝舞却让我别管,说与他听便可。

    我听媳妇的话,将这句偈语说给肖山听。

    谁知道肖山听过这句话后,眉头紧皱,沉默下来,他奇怪的望着我,目子中像是在不理解什么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肖山又道:“熙熙攘攘,利来利往,莫使尘埃,扰我自在。”

    凝舞嗤笑一声:“徒做梦中人!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:“啥?”

    凝舞气道:“我说他呢!你个呆子!”

    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冲着这山魈妖有模有样的学凝舞嗤笑:“你,徒做梦中人!”

    肖山微愣,眼珠机灵地转了转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我又饮过一杯灵茶,顿觉舒爽!

    这可真是好玩意儿,如果能带些回家去,没事儿喝上两口,对身体简直有着极大的裨益。

    肖山翻了我一个大白眼,说整座九连山产的灵茶还不够他一人饮用,这玩意儿又不是菜地里的韭菜,割了一茬又一茬!

    肖山又问我:“楚兄,如果你不想遵循旧约,不知你有什么高见?”

    “高见没有,建议有一些。”我想了想,向他说:“旧约当然保留,只是我希望你能在洞府附近设下防护结界,将闯进来的村民阻隔在外,这样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肖山叹气:“你以为我不想?只是这太难了!”

    以他山魈妖王的修为道行,也无法扰动九连山的风水龙脉,所以根本就没办法布置下防护结界。

    在这世界上,除非真的有神仙施法,否则谁也办不到。

    因为能布下防护结界,就意味着真正意义上的修行洞府了,这玩意儿只在上古仙人传说中出现过。

    我奇怪,北邙山的黄鼬大仙不就可以办到?

    凝舞这时告诉我说,那是不同的,黄苓所施展不过是高深的鬼障之术,虽然有内里乾坤,但实际只是一个洞穴大小,而且还经过了多年造就。

    眼下这王侯陵寝占地极大,若是要这山魈妖施展此术,哪怕是最低级的鬼障障目之术,也就是鬼打墙,让他单凭妖力维持结界,他迟早会在维持妖力上给活活耗死,除非他疯了才会这么干!

    肖山笑我:“老鹰不管,你管起小鸡儿来了,与其让我施展鬼障结界,楚兄你怎么不去劝劝那些人弃恶从善呐?

    我倒是想,可是我办不到啊!

    肖山“嘁”了一声,说那他自然也办不到施展鬼障结界,他是妖,可不是圣人!

    这个问题还真心无解!

    一边是利欲熏心的村民,另一边是道行高深的凶妖,我苦恼的皱起眉头,有种深深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“人性如此,楚兄还是别纠结了!”

    肖山为我盏茶,笑眯眯的又说道:“我可以答应你,只要这些人不损害地气龙脉,我就不与他们计较,也不伤他们的性命!……不过,我也有一个条件!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肖山笑容更浓,他冲我眨着眼睛:“刚刚楚兄的话,甚是有理!所以,我想入滚滚红尘走那么一遭,如果遇到阴门六派的弟子,我要借你行人派的名头,省的他们与我为难。”

    这山魈妖是想离山入世?

    他离不离山的我管不着,但借用行人派名头是什么意思?如果他为非作歹,难道要让行人派背锅不成?

    肖山让我别急着拒绝,他当然不会拿行人派的名头干坏事。

    这进入红尘世间,只不过是一场游历而已。

    身在人世,自然也会去遵照人世的规矩,但怕就怕不长眼的,比如说斩妖门的人,会对他造成麻烦,他可不想跟过街老鼠一样被人追杀,也更不想一小心失手杀了几个阴门弟子,这对谁都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我说这倒是可以答应,不过单是承诺不行,必须要立下誓约!

    肖山极为干脆,当即就以妖魂起誓,如有违背,必遭万钧雷劫加身,身死道消,魂飞湮灭。

    我以行人派传承弟子身份,暂收肖山为行人派客卿弟子,受师门戒规约束,但不授师门传承术数,说白了就仅仅是拥有一个行人派弟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收妖为阴门客卿,这并不是很稀罕的事!

    毕竟就以煞鬼门为例,可是收了五方阴魂为随身鬼兵,在阴门六派的历史上,就有许多祖师收伏妖物为己用,以供约束差遣。

    其实,这肖山还有一个我当时不知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他是畏惧我身后那位神秘的门派师长,以他的妖修道行,还不是那位师长的对手,他为了避免我的门派师长对他痛下杀手,所以这才借客卿弟子的身份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我不理解的问他:“这山中那么自在,你为什么会想要进入人世?”

    肖山无奈叹了口气:“楚兄啊,猴王再怎么强大,也仍旧是一个猴子!可自从我修炼成妖之后,就不再是单纯意义上的猴子了,老是在山里面对一群傻乎乎的猴子猴孙,实在无趣的很,倒不如出去走一走,或许能撞见好事呢?”

    我明白他的意思,妖物修炼成人形,自然就想走进人的社会,毕竟人会甘愿在猴群中当一个猴王吗?怕是没人会愿意吧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