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二十一章 老思想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二十一章 老思想

    我还没来及跟南冥村的各派人说话,他们就已然发出了肖山这只山魈妖,尤其是斩妖门的宗师村长林英,他更是不由分说便向肖山出手!

    一道炙烈凌厉的精气陡然爆发,在这夜中,那南冥村村长林英就恍若烈阳一般!

    这精气中蕴含着罡阳之力,乃是斩妖除魔、克灭阴灵之力,林英眉头一凝,凌厉刺目的眼神紧紧盯着肖山。

    “妖孽!”

    “胆敢来迷惑人心?受死!”

    林英暴喝一声,手中掐诀,腰下一沉,周身精气顿时凝成一道伟岸无比的金色宝剑,迎头向着山魈妖斩落。

    肖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大跳!

    生死之际,他顾不得多说其它,他咬牙握拳,抬手交叉举于头顶。

    随着肖山有所动作,他浑身立即就起了变化,一头蓝脸红鼻白须的山魈虚影突然出现,这虚影猕猴宛如巨猿,做着与肖山一般无二的动作。

    巨猿发生一声咆哮,以身体迎击上由精气凝聚的金色宝剑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金色宝剑重重譬入虚影巨猿的身体中,但却未能将之击散。

    就见肖山脸色一白,单膝跪在了地上,那膝盖着落之处,甚至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坑来!

    这猝不及防的交手,可是令肖山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也是有幸肖山这头猴妖道行够深,否则的话,这凶猛一剑估计就能将他给斩杀当场了!

    林英凌厉的目子中闪过一抹惊讶。

    而这时,村里各派老人也纷纷配合着出手了,看这样子,他们赫然是想将这山魈妖一举斩杀在这里啊!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我大叫一声急忙出手,倾泻着精气施展虚灵水衍化成冰之术,将虚灵冰凝聚在肖山身前。

    同时,我双手掐诀,再度猛然跺脚。

    地气陡然涌动不止,我不奢求这地气能起到太大作用,只希望能稍微阻滞下他们的动作。

    几乎在一瞬间,虚灵冰破成碎块粉末。

    一位折纸门的老人,手持笔直的纸刀,眉宇间杀气浓郁,矫健的身子一跃跳起,突然向着肖山迎头斩落。

    肖山眼睛中闪过暴戾情绪,他暴吼一声就要拼命!

    我咬着牙,手中一握张开,撑起虚灵金枪挡到肖山身前,挡下那迎头劈落的纸刀。

    金铁交击之声顿时响起!

    那轻飘飘的纸刀嵌入虚灵金枪之中,我闷哼一声,被刀上巨大的力气震的身体发麻,不过幸好我挡住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他妈的停手!?”

    我再度冲他们大叫,诸位南冥村的各派老人这才收起术数,眉头紧皱的望着我。

    折纸门的老人收刀而立,脸色阴沉暴喝问:“楚天,你这是什么意思?维护一只妖物?你莫不是被这妖物给迷了心窍心神不成!?”

    我喘了几口粗气,这才缓过来一些反震的伤势。

    辛亏我拦得及时,否则肖山可就必死无疑了,这山魈妖也铁定不会伸头等死啊!

    他们这是要拼了命,场面哪还控制的住!

    村长林英走上前来,他看了一眼暴戾不已的肖山,最后又看向我,问道:“孩子,这可是只凶妖啊!你为什么要帮他?”

    我散去施展的五行虚灵术数,这才向他们解释:“林村长,你们都别误会!他叫肖山,是九连山脉的山魈妖,现在是我行人派的客卿弟子!”

    此刻的肖山心情很差,差到爆表!

    他本想着认认阴门六派的门头,谁成想这刚一见面,险些就没有死在这伙人手里!

    肖山拍拍身上的尘土,冲着众位老人冷哼一声,转身走进堂屋里去了。

    周慧和小黄鼬,还有鬼兵林海,都在房间里探着脑袋向院子中张望,这剑拔弩张的场面可实在吓人啊!

    “客卿弟子?”

    南冥村的各派老人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位折纸门的老人,他一眼就看到了房间里的鬼和妖,当即就沉着脸教训我,人妖鬼一堂,你这像什么样子!

    其他老人附和着,身为阴门弟子,你这简直成何体统!

    林英摆手让他们不要多说,看向我等着我的解释。

    我只好先向他们一一介绍过屋里的人妖鬼,这可都是自己人,不是他们想的那个样子,我更着重介绍了一下肖山这头山魈妖,以及九连山脉中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林英听的眉头紧皱,向我问:“你确定是有人在帮你?你确定那人与你所修同门术数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那人并没露面,但所用借三师之法在暗中帮我,这一点我能确定!”

    各派老人顿时炸锅了。

    行人派在断法时代中凋零,这是铁定的事实,根本就不可能还另有行人派传人活着,更何况还有着那么高的术数修为!

    会是谁?

    他们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我本以为自己不清楚,南冥村总该是知道的,没想到这些各派老人也想不出那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既然那人肯暗中帮你,就说明不是坏事,我会留心查一查的!”林英沉吟着又向我:“楚天,你可知道收妖为客卿弟子,门派是要有监察之责的吗?如果这山魈妖为祸作乱,你行人派可是负有全部责任!”

    这我当然清楚,既然收为了客卿弟子,阴门六派就会对此妖负责,出了事也是要门派承担。

    有位老人冷哼:“你知道个屁!行人派现在就你一个小辈弟子,你拿什么来约束管教这凶妖,如果出了事,你又拿什么来承担责任?还不是要让阴门六派来为你擦屁股!?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我顿时也不高兴了!

    “这肖山与别的妖物不同!行人派虽然就我一个弟子,但我自信能够约束的了他!”

    “妖就是妖!谈何不同?”

    “妖就当斩杀!”

    “先辈祖师的教训,历历在目,能约束得了妖物一时,但难以约束妖物一世!这等妖孽,本性难改,就不该留它们存活在世上!”

    几位老人冷冰冰的一言一语,那意思就是信不过妖物。

    别说我了,就是凝舞这时候也生了怒,她在我脑中大骂着:“这帮墨守成规、冥顽不灵、刻板固执的老不死的!都过去了千年之久,竟然还抱着非我族类、其心必异的病态心思!”

    我赶紧哄了媳妇几句,要是再被这些人知道,我随身还有妖魂,还要为凝舞重凝魂身,他们非要当场发飙不可!

    “楚天,如果你行人派不能约束这山魈妖,当如何?”

    说话的,是煞鬼门的一位老人,也是他刚刚以鬼兵之力,破除了我所施展的虚灵冰防护。

    我反问:“你想如何?”

    这老人又说道:“阴门六派不容门下弟子为恶为祸!如果你约束不严,就不配为行人派传承弟子,更不配拥有阴门传承之物,到时你不但要追杀此妖,我等还会代阴门师法,剥夺了你掌管传承之物的资格!”

    “我们绝对不能允许,第二个藤谷辰出现!”

    其他各派老人纷纷点头,认为此说合理,他们逼迫似的看向我,如果我想维护山魈妖行人派客卿弟子的身份,就必须要答应他们这个条件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