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二十二章 保证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二十二章 保证

    这帮各派老人大道理说的正义凛然,可实际上,竟是奔着《行人术数》来的!

    我脸色阴沉,他们自持阴门师长,在这个时候竟然向我施压?

    我看了他们一眼,又看向村长林英,这些各派老人是以斩妖门林英为首,而林英此刻只是皱眉沉吟着,却并没有帮我说话,看样子是默认了他们的说法。

    我轻笑,这简直是欺我行人派无师长啊!

    这一刻我真体会到了阴门六派自断法时代后传承发展的畸形,前有风水协会藏污纳垢,令阴门术数所传非人,后有南冥村固守己见,图谋传承之物,这所谓的阴门半壁江山,都已经被私欲蚀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断法时代断的不是传承,而是阴门的人心信仰!

    毕竟就连先祖祖师,都可以海纳百川,收妖为己用,而传承至今,却反倒丢了列位祖师的魄力。

    我深呼吸一口气,看着在场的诸位前辈老人,面无表情说道:“身为阴门六派传承弟子,当然要维护阴门尊严,如果我不能约束门下客卿弟子,就双手奉上行人派传承之物,交予南冥村另授传承!这下,你们满意了吗?”

    各派老人冷哼一声,这才作罢。

    林英见我立下了承诺,叹息一声劝说道:“孩子,不是我们这些老家伙不通人情,而是阴门六派实在经受不起折腾了!……六派之传承,绝不能我们手中断送,所以不能冒一丁点风险,希望你能明白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这一刻我心中对于这个南冥村村长真是少了许多尊敬。

    所谓为了阴门六派,其实不过是左拉右扯,生生架起阴门六派的空架子,而内里呢,六派之间彼此仍在作着利益斗争,这空撑起的花架子,说起来与那风水协会又有什么不同?

    “甄昆就在房间里,《行人术数》也在他的手中,你们现在可以接人回去了!按照约定,七天之后我会去南冥村取回《行人术数》。”

    我懒得再与他们多费口舌,直接向村长林英要了一个承诺。

    《行人术数》乃是行人派传承之物,这次借出去,只是为了各派早日恢复传承实力,但南冥村必须对我立下保证。

    第一,书中术数不得私传外门弟子;

    第二,传承之物必须安全;

    第三,借了要还,不得以任何理由跟我推脱打屁!

    村长林英和各派老人向我保证,这三条他们绝对能够办到,安全方面不用说,借了也肯定会还,至于第一条,林英以性命与我担保,不会再让以前私传的事再次发生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不想与他们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几位老人进去屋子里,将甄昆从床上扶了起来,而后离开我的家中,连夜赶回南冥村。

    甄昆与我道别,而我和肖山站在门口,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空中隐隐约约传来对话声。

    “老甄家的,你折纸门弟子用不上七天那么久,不如匀我煞鬼门弟子两天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放屁!七天都不够用,还匀你两天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愿意匀个两三天给我们,条件你提嘛!能满足的,我们肯定满足你!”

    “就是,等到我们门下拿到传承之物,也会匀给你们两天的嘛!”

    “我灵媒派要恢复失传已久的阴蛊炼制之术,这首要的术数传承!甄老哥,你如果帮我,我灵媒派也可以帮你折纸门搜集心神育养灵胎的兽灵,如何?”

    “诶,你……你想抢生意?”

    “抢?笑话!甄老哥愿意帮谁就帮谁!”

    “都闭嘴!阴门传承,到了你们嘴中成了交易不成?真是给祖师丢脸!”

    风中飘来林英的低喝,众人这才收声作罢。

    我轻声一笑,是啊,你们难道就不觉得给列位阴门祖师丢了脸面吗?

    肖山有些抱歉的说道:“不好意思啊!看来我的出现,可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啊!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麻烦一直都在,这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就算没有山魈妖,这群人的本性也不会变,他们一直想要的,就不是恢复六派传承,更别说好心帮我行人派开枝散叶,他们只是想要《行人术数》而已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们的背影,其实那灵媒派所求的阴蛊炼制之术我现在就有!

    但是这种情况下,我怎么可能会将这术数传授给南冥村的灵媒派?轻授与人,保不齐他们也会变成巫算子那样滥用术数的人!

    还是等到以后,遇见合适的灵媒派弟子,到时再传授吧!

    关了院门,我和肖山回去家中。

    用过晚饭之后,我回到自己房间,以五方鬼兵要术炼化恶灵,为凝舞重凝魂身,而肖山则在堂屋中,与周慧和小黄鼬在说说闹闹。

    这一人两妖相处的异常融洽!

    肖山不但与周慧打好了关系,还逗的小黄鼬跟他一起学习妖术,而周慧就在一旁兴致盎然地看着。

    这一炼灵,时间过的飞快。

    在深夜凌晨时,我耗尽了身体中的精气,而恶灵却只炼化了一只。

    凝舞吸收完鬼灵阴力,不由自主发出一声愉悦至极的舒爽呻吟,我浅浅一笑,坐在蒲团上打坐恢复精气,而凝舞也专心致志地炼化吸收鬼灵阴力。

    这时,肖山走进我房间中,他看着我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“楚天,你在豢养鬼灵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轻缓一口浊气,渐渐沉定心神。

    我简单向肖山解释了我有鬼妻的事,

    “看来你与妖物,实在是有缘啊!”肖山讶异的看着我,随后神情暧昧的笑了起来:“就算我是只妖也知道,炼化鬼灵饲养妖魂这种事,在阴门六派中可是属于禁忌!你就不怕被那些老家伙发现了?”

    我闭着眼睛说:“就算他们发现了,我也要做!妻子凝舞对我有救命之恩,我就算粉身碎骨,也要帮她救她!”

    “好!说得好!”肖山称赞道:“你这般重情重义,才不算辜负了她!……既然如此,那本妖王也就不计较你炼化本妖王灵将的事了!如果鬼灵不够,我洞府中还有许多,可以一并送你炼化!”

    看着肖山大方无比的样子,我呛了口口水猛咳几声。

    我给了他一个白眼,说了声不用了,我是帮凝舞重凝魂身,这炼化鬼灵之力也是迫不得已,我可不想害了我家媳妇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