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二十七章 清理门户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二十七章 清理门户

    同样的问题,林海再度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一刻,所有老大都已经被他的鬼魂骇人之威吓破了胆!

    先前有两位打算和李坤一道反水的老大,这时候更是浑身抖个不停,当林海的目光看向他们时,他们急忙站出来表忠心附和。

    “李坤该死!他竟然敢背叛海哥!谁再敢有异心,我第一个动手帮海哥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海哥杀的好,叛徒就该有这个下场!”

    其他老大纷纷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林海嘴角划出一抹弧度,脸上露出满意笑容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一幕,眉头紧皱,而肖山却是满脸无所谓的神情。

    林海想重整云山县势力,我并不反对,可这闹出来了人命,我身为行人派传承弟子岂不是成了帮凶?

    我心中隐隐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但凝舞却劝我说:“相公,维护规则必然是要有牺牲的!换个角度想,如果不是你和山魈妖出现,死的恐怕只会更多!”

    我明白凝舞的意思,师父王四也说过,人魔该死,死不足惜!

    这李坤本就是心狠手辣的人物,杀人者,终被人所杀,他落得这个下场,也算是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只是令我觉得不舒服的是,身为阴门弟子,实不该成为推波助澜的帮凶。

    凝舞却笑了,与其烦心这些,不如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!

    我奇怪问:“接下来?”

    凝舞向我解释说:“风水协会必然会再派来斩妖门弟子,到时候你想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这倒是个麻烦!

    看来我和肖山还没法就这么离开,否则风水协会起了什么误会,这可就有点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解决完眼前的事,林海春风满面。

    这些个老大就算借他们个胆子,也不敢再生出什么事,云山县依旧是他林海说的算!

    招呼人清理了尸体,林海与几位老大继续谈事。

    说是谈事,其实不过是再定规矩,收拢人心,解决了刺头李坤,剩下这些人可好办多了,而我也不想再掺和进这些事,所以和肖山先行去休息。

    一众老大唯唯诺诺的站起身,目送我和肖山离开。

    休闲会所,二层茶楼。

    我与肖山酌饮茶汤,静静等着风水协会的来人。

    不大会,林海与顾峰找来,看他笑容满满,心情极好的样子,显然事情处理的很顺利。

    林海坐下之后,自顾自倒杯茶水,脚都翘到了桌子上去。

    这人魔如今可是有点得意忘形了,全然忘记他还是附属鬼兵的事,大大咧咧的说要带着我和肖山好好享受一把,勾搭着肖山一口一个山哥,无比的亲热。

    肖山始终笑眯眯地,道着好说好说。

    我受不了他们眉飞色舞的样子,挥手将林海摄入镇魂木中,暂时将这人魔拘禁起来。

    “海……海哥?”

    顾峰惊诧的四下寻找。

    我看了顾峰一眼,让他不用管林海,现在带人去休闲会所门口守着,如果有人点名找来,就带他们来二楼见我。

    顾峰有些迟疑,不过最后还是照办了我的话。

    我向肖山问:“你是真不清楚,还是故意装作不知道?”

    肖山还装糊涂,笑眯眯地反问:“楚天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,直接点明说:“这林海明显动了想让你帮忙的心思,他重定了云山县势力,下一步肯定想着脱离我的鬼兵附属,让你帮他能像以前一样,生活在这云山县里!”

    肖山挑着眉头:“这欲壑难填,乃人之常情。”

    我生气问他,那你还帮着他一起胡闹?

    肖山不乐意了,他撇着嘴说这是他的入世修行,不见识过纸醉金迷的奢靡生活,又谈什么修行,怎么能算胡闹?

    我被他给气笑了,原来他是故意被林海利用的!

    我警告着这只山魈妖,行人派如今就我一个人,而我更是直接对他负责,林海也好,他肖山也罢,我都绝不允许出现祸乱世间的事,

    今天这场局算是打了个擦边球,好在不是林海动的手,为自己再添杀业,但绝不可能再有下次!

    这是身为阴门弟子的底限!

    肖山丧了气,趴在桌子上问我:“那我的修行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我喝了杯茶水:“修行靠的是机缘,不是放纵。”

    肖山‘嘁’了一声,冲我直嘀咕,说我才多大,还好意思指点他来修行,如果不是看在我昨天维护他行人派弟子身份的份儿上,早撂挑子不干了!

    我淡淡地说:“不高兴你可以回九连山啊!”

    肖山撇嘴哼了一声,不接我的话茬了。

    这山魈妖刚进入现代社会,现在正是看什么都新鲜的时候,他才不会就这么回九连山。

    临近傍晚,

    顾峰急匆匆跑上来找我,说会所外面有人来找事,他让手下拦住了。

    我告诉顾峰,不用拦,直接把人带过来。

    顾峰点头说好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肖山诧异问:“来找我们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们!”我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说:“是来找你,他们是来杀妖的!”

    肖山倒吸一口凉气,向我瞪着惊吓似的眼睛。

    很快,人带上来了。

    倒也是老相识,领头的正是庄清非副会长,身后跟着两位精干的斩妖门弟子。

    “楚天!?”

    “妖物!?”

    庄清非咬着牙,先看了我一眼,又看向了肖山。

    肖山奇怪问:“他好像很恨我啊!”

    我回答:“因为你是妖!”

    肖山又问:“那他为什么恨你?”

    我又答:“因为他属狗的,特记仇!”

    肖山长长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们这一番对话根本就没避讳他们三人,那庄清非自然听的清清楚楚,那张老脸上浮现阴鹭般的杀机凶狠。

    “楚天!你敢骂老夫!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庄副会长,千万别对号入座,我是骂狗呢,不是骂您!您怎么会是狗呢?”我摆手说了声请,又道:“快请坐!肖山,看茶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肖山为这三人斟了茶,末了冲庄清非交流似的汪汪两声,示意他们请喝茶。

    庄清非浑浊的眼眸中几欲喷出火来!

    “行人派先祖有除魔卫道之功,未曾想如今的弟子竟与妖鬼为伍,祸乱世间事!老夫今天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哟!”

    我打断他的话,微笑着冷冷反问:“怎么?庄大副会长,又要清理门户了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