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二十八章 宫会长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二十八章 宫会长

    这庄清非就是喜欢扣帽子,上次也是,这次也是,不由分说就先扣过去一顶与邪魔为伍的帽子,好让自己占据道德制高点。

    我微笑着冷冷反问:“怎么?庄大副会长,又要清理门户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与妖魔勾结,还养鬼扰乱世间秩序,此为罪大恶极!”庄清非暴喝:“证据确凿,你还想抵赖不成,老夫难道不该为阴门六派清理门户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副会长,你老糊涂了吧?”

    我嗤笑又道:“肖山为我行人派客卿弟子,座下灵妖,林海为我行人派所修煞鬼门术数——五方鬼兵之一,这都是正统的阴门术数修行!什么叫与妖鬼勾结?”

    “灵妖,鬼兵?”

    庄清非震惊的望着我,满脸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收伏妖物为客卿弟子,阴门传承的历史上虽然有这事,但近几十年来,即便是近百年来,都鲜有再发生过了!

    至于鬼兵,就更不能让他理解了。

    行人派弟子如何能修行煞鬼门术数?庄清非突然恍神,这才反应过来《行人术数》这本传承之物上载有全部的阴门术数!“

    “可就算是这样,那你遣鬼兵谋私利,借机控制云山县的势力帮派,这一条你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向你解释什么吗?”我冷冷反问。

    “好好!你不需要向我解释,那就等老夫拿下了你,你自己向阴门六派解释吧!”庄清非怒极反笑。

    “庄大副会长……”

    我眼神轻挑的看着庄清非,嘴角划出一抹邪笑。

    我提醒着他最好看清楚眼前的局势,想拿下我,就凭他们大猫小猫两三只,就想拿下我和肖山,可实在有点不自量力啊!

    肖山露出笑容,适时配合我发出一声大吼,顿时间整个茶楼中妖气弥漫!

    这吼声震耳欲聋,似是阴啸。

    普通人根本就听不到,可有修行在身的人,却是会觉得那声音直刺耳膜,简直振聋发聩!

    一声吼,便透露出肖山的修为道行。

    那两位斩妖门弟子脸色发白,眼神惊恐,以他们的术数修为,哪里会是这凶妖的对手,恐怕唯有宫会长亲自来,才能对付得了它!

    庄清非也是惊骇无比,他哪里想到,这妖物竟然会有如此道行!

    “我没去计较你们风水协会的弟子伤我鬼兵,你们反倒找上门来,与我算起谋私利的账来了!”我冷笑不已:“庄副会长,有些话好说不好听,这林海死了,你们风水协会插手,不是也想分一杯羹?”

    庄清非恼羞成怒的暴喝:“你放屁!我们是来驱鬼斩妖的!”

    “好!我信庄副会长的高风亮节!”我笑容更浓地说道:“只不过,这里可没有你要驱的鬼要杀的妖,还是留着你的精力去找藤谷辰的下落吧!……顾峰,送客!”

    一旁候着的顾峰听到命令,二话不说就带人轰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楚天!”

    “你养鬼谋私利!”

    “你有辱师门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等着,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,阴门六派绝不容你!”

    庄清非的叫嚷声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顾峰动起手来毫不含糊,带着七八个手下连推带赶将庄清非他们给轰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酌饮杯中茶,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我可是行人派唯一传人,凭你还动不了我!

    这些风水协会的人,着实是让我动了肝火,若论以阴门术数谋私利,谁能比得过他们?整个风水协会乌烟瘴气,藏污纳垢,甚至还培养师门败类!

    偏偏这样的机构,还自诩阴门六派半壁江山,简直可笑!

    肖山眨着眼睛向我说:“楚天,你可是把人家得罪惨了,小心他们向你下黑手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阴门同道,下黑手到不至于。”我看了他一眼说:“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!我行人派的名头,这帮风水协会的家伙,认不认可还真不一定呢!”

    肖山得意的撇着嘴,道本妖王岂会怕他们?

    我轻笑,等你见识了斩妖门宗师宫大会长的厉害,我希望你还能说出这番话来。

    顾峰轰走了庄清非,很快就又回来。

    他恭恭敬敬的向我询问,林海在哪,他有事与海哥商量,我让他有事跟我说也一样。

    顾峰稍一犹豫,告诉我这风水协会的人,其实是与李坤串通反水的两位老大请来的,只不过那两位没敢露面,他想问问林海该处理。

    林海在我脑海中大吼:“杀!必须杀了这俩叛徒!”

    我冲林海了一声“闭嘴”,又向顾峰说,去敲打敲打他们,如果再不识时务,就别怪手下不留情了,这也是林海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是,楚先生。”

    顾峰带着手下离开,办正事去了。

    这天上人间娱乐会所,经过这一下午的闹腾,基本上算是稳定了势力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顾峰的办事能力很强。

    也难怪林海会放心让他来看着场子,如果不是顾峰的手下被李坤买通了,他压根就不会给李坤他们当场发难的机会!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林海虽死,但并未离开。

    变成了鬼魂的林海,比之前更加厉害,也更加难以对付,由不得这些个老大不怕。

    晚上用过饭,我和肖山就在这里休息。

    我在房间中以五方鬼兵要术继续炼化恶灵,为凝舞重聚魂身,而肖山则在会所里享着乐子。

    至于林海……

    这人魔有点得意忘形了,也必须要敲打敲打,省得他老是和山魈妖混在一起,狼狈为奸,不安好事。

    第二天,

    我和肖山依旧没回北邙村,我要给周慧接受现实的时间。

    我是真不能娶她!

    第一,我不能害了她;第二,我对凝舞立过誓言,此生不离不弃,永不辜负!

    所以,不论是为她还是为凝舞,我都不能娶她,何苦跟着我空耗青春呢?

    下午时,风水协会又来了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一次是规规矩矩来拜访的,而且是以风水协会一正两副三位会长为首,几位阴门弟子跟随而来。

    我再次见到了仙风道骨的宫会长,以及另外一位副会长。

    这位副会长是灵媒派高人,名叫赤婆,她没有姓氏,名字就叫赤婆,听闻祖上是继承的是淮阴派灵媒术数,也是阴门六派有名的大家。

    只是这位老妪给我的感觉……很阴沉!

    这感觉令我觉得熟悉,总觉得在哪里体会过,我想了半天,终于想到了在哪里见过——高脚阴兵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