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三十章 不好的预感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三十章 不好的预感

    一听周慧出事了,我哪还有半分继续浪的心思。

    这倔强的傻丫头,要是因为我有了好歹,那可我真是造了大孽了,所以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!

    我急忙收拾了东西,招呼肖山,就要回北邙村。

    顾峰听说我要走,立即说亲自开车来送,毕竟这大半夜的可没什么客车了,想要连夜赶回北邙村,没有车的话就算走到天亮也到不了。

    我焦急的点头说行,就让他开车去送。

    一辆豪华轿车飞速驶出云山县,连夜向着崎岖难行的山路上开去。

    周慧出事,还要打两天前说起。

    我和肖山离家之后,这周慧心里很难过,一个人空守在家中落了泪,小黄鼬见她伤心,不清楚她是怎么了,干着急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。

    我知道她为什么伤心落泪。

    人呐,不怕再苦再累,却唯独怕突然没了坚持下去的希望。

    这周慧感受到了我对她的疏远,心中自然难过。

    她自幼过惯了苦日子,哪怕吃不饱穿不暖,可她有哥哥为她挡风遮雨的保护着,也不觉得那苦是有多苦,但如今当她一个人独守在这里时,方才明白这心中的苦竟然是这般苦。

    而压垮周慧心中的最后一根稻草,就是张婶带来的消息了。

    张婶自然是好意,她劝说着周慧该怎么留住男人的心,她给周慧出着主意,并且一再保证,绝对不同意我毁了这门婚,领进家门的姑娘自然是这家门里的媳妇,这谁也改变不了!

    可周慧也不是傻子,这种事讲究的就是你情我愿!

    现如今她死乞白赖的留在家中不走,又算是怎么回事?女孩子家本就脸皮薄,又怎么接受得了这么个结果?

    更令周慧伤心欲绝的是,她显然意识到了她的天哥不着家的原因。

    周慧哭着问张婶:“我都已经把天哥逼的连家门都不敢进了,还有什么脸再继续留在这里?婶子,我是不是真的错了?我是不是就不该强求留在天哥身边?我是不是……就注定该落个苦命的结局?”

    张婶也心疼的直掉泪,她劝着:“不准说傻话!你哪儿也不许去!进了楚家的门,就是楚家的人!他楚天要是赶你走,就连他已故的爷爷楚老头也不答应!有婶子呢,婶子绝对替你做主!”

    可旁人再劝,也劝不到周慧的心里。

    如果她就这么从楚家走了,她怎么舍得,怎么甘心,又怎么会情愿!

    一个被赶出夫家的姑娘……

    这种事在乡村里,绝对会像是个低人一等的烙印,注定让她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即便再嫁旁人又怎样?

    只要村里人指指点点,她就要听着就要受着,她虽是穷苦家的孩子,但也有着自己的尊严,更何况她就算是死,也不愿意再嫁他人!

    就这么浑浑噩噩的度过一天。

    第二天晚上,村里的怪事发生了,那半夜里总有谁家房门被敲响,问是谁在屋外,可也没人应声。

    然而但凡开了门的人,都招了邪!

    一个两个,很快十好几个村民,他们跪在村子口,呜呜咽咽的哭啼着,嘴里含糊不清的念叨,像是在求什么东西快回来。

    这诡异的情景,很快惊动了整村人。

    巫算子看过之后,告诉村民们,这些人都丢了人魂,人魂在外飘荡,所以他们神智不清地在这儿哭,可又不敢出去村子外面寻找。

    张伯让巫算子快想法子救人!

    可巫算子满脸无奈,她的金铃法器被我收了,这会儿哪有什么法子。

    张伯立即找到我家里,让周慧帮忙找找巫算子的金铃法器,那串金铃就被我放在我的房间里,周慧很轻易就找到了,并交到了张伯手中。

    取回法器的巫算子施了法,很快召回众人在村外飘荡的人魂。

    魂虽然回来了,可这些村民也陷入了昏迷中。

    张伯问巫算子到底咋回事,巫算子也说不上来,这些人的情况不像是鬼灵作祟,否则就不是丢人魂那么简单了,那就是丢命了!

    总之,这件事有些古怪!

    可到底古怪在哪里,偏偏巫算子又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眼瞅着十几口子村民昏迷不醒,北邙村也彻底炸了锅,大家纷纷在传,厉鬼恶灵又再次降临在北邙村,这一次是来索魂拿命的!

    一时间闹的人心惶惶!

    张伯呵斥了这谣言,让村里人都别瞎说。

    至于昏迷的人,张伯做主都抬进了祖庙中,有着圣尊巡天大神保护,相信就算有什么狗屁厉鬼也不敢造次!

    周慧抱着小黄鼬,跟在大家后面,看着那一个个昏迷的村民被抬进祖庙。

    周慧问祖庙门口的巫算子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巫算子又哪清楚,只道可能是有鬼灵作祟。

    可周慧怀里的小黄鼬却吱吱呀呀的冲她比划着什么,而周慧也明显听得懂小黄鼬的意思,然后周慧就从祖庙离开,再不知道去了哪里,张伯已经发动村民在全村寻找,目前还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听巫算子说,似乎周慧和小黄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所以这才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至于到底去了哪,巫算子也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她就从周慧口中零星听到了一句:“那你带我去!”

    听完张伯讲述了全部事情经过,我心中更是焦急不已,这黄翠儿会带周慧去了哪?她们会不会有什么危险!?

    我催促着顾峰开快点,我必须尽快赶回北邙村。

    我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,这傻丫头不会遇到了坏人吧?如果说,北邙村中招邪丢魂,是有人施展的邪术,那周慧肯定会遇到坏人的啊!就算不是有人施展邪术,哪怕是只鬼灵作祟,单凭黄翠儿这小黄鼬妖,又哪能保护得了周慧?

    轿车行驶在山路上,像是一只发疯的野兽,完全不顾山路的崎岖,始终加大马力尽可能全速行驶!

    当我们赶回北邙村时,已是午夜。

    我让顾峰在车中等我,下了车之后,我立即找到张伯,张伯也是神情焦急,说他们已经找遍了全村都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我和肖山回到家中,家中也是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“她们两个到底去了哪?”

    我握紧拳头,忍不住吼出声来!

    肖山明显比我要冷静的多:“楚天,别乱了阵脚!你用术数追踪,我以妖力搜索!甭管她们去了哪,只要北邙村附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那她们肯定也就在那里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