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三十二章 走阴派的高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三十二章 走阴派的高人

    我拼着受伤,以渡魂铃引魂,以虚灵火烧身,终于将这附身恶灵从周慧身体中给逼了出去。

    眼前的半空中,被虚灵火烧身的恶灵还在拼命惨嚎着挣扎。

    这恶灵以阴煞不停抵消青色火焰威力,那如磷火沾身的虚灵火,渐渐被她用阴煞强行扑灭了,青色火苗也越烧越小。

    我抬眼看向她,心中的愤怒再无法压抑,我要亲手杀了她!

    默运虚灵土术数,以己身化转灵枢,我猛然跺脚,地气顿时涌动不止,将这漂浮在半空中的困缚。

    “死!我要你死!”

    恶灵凄厉咆哮,张牙舞爪的向我扑来。

    地气虽能困缚住恶灵的身体,但却无法彻底限制恶灵的动作,以这恶灵的阴力煞根,实在是强横无比,单凭虚灵土还无法完全将它控制。

    恶灵一点点移动,不停挥舞着利爪。

    我看着它狰狞的面孔,眼神冰冷,我抬起手以虚灵水衍化成冰将其冰封,再以虚灵火于冰中引燃,这一刻我毫不吝啬身体精气,我只想将这恶灵烧成黑烟灰烬,彻底让她魂飞魄散!

    虚灵冰中恶灵在嘶吼着挣扎,疯狂暴戾的撞击虚灵冰,却始终无法逃脱。

    她惨叫着,痛苦着,悲愤着,怨恨着……

    一缕缕黑烟飘散,这恶灵的煞根阴身在渐渐瓦解,她怨毒的盯着我,神情狰狞,虚灵火足足烧了几分钟,这才将恶灵彻底消灭。

    我挥手撤去虚灵术,轻轻喘着气。

    这一连番毫无保留的运用行人术数,我的身体也有些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我脸色发白,额头上浮起一层密汗。

    怀中的周慧还在昏迷,如果不能找回她丢失的三魂,就意味着她永远都无法醒过来了,我绝不能让她变成那个样子!

    我咬牙拔掉腹部的剪刀,横抱起周慧的身体,强撑着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受伤了,别再逞强了!”

    “可我要救她!”

    “山魈正在与人斗法,以他的妖物道行绝对能夺回周慧的三魂,你现在应该在这等着,不要再以身犯险!”

    凝舞话声严厉。

    以我目前的情况,就算去了也确实帮不上什么忙,这我都清楚,可我始终迈着坚定的步子。

    我对凝舞说:“媳妇,如果周慧因我有个三长两短,那我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!”

    凝舞沉默片刻,长长叹息了一声:“相公,千万小心!”

    我咧嘴笑了一声,你相公我的命可硬着呢!

    我捡起黄符和布袋,强撑身体抱着周慧走进树林,这时候漆黑树林里窜出一个小身影——是黄翠儿!

    小黄鼬见我救下了周慧,激动地不停吱吱比划。

    我让这小家伙别乱叫,我问它是不是知道肖山在哪,它点头说知道,我又问它周慧三魂是不是也在那里,它急忙又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快带我去!”

    小黄鼬不停点头,转身钻进树林里。

    我抱着周慧,一步不落的跟在小黄鼬的身后。

    树林中难以行走,我死命撑着,双臂酸麻不已,腹部的伤口不停涌出血液,我开始有些头晕发冷,我知道这是失血过多的原因,可我还不能倒下,否则周慧就必死无疑了!

    我不知道我跟在小黄鼬身后走了多久,但最后我们终于找到了那片斗法的地方。

    树林里一片狼藉,而肖山并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我蹲下身子将怀中的周慧放到地上,稍稍休息。

    我皱眉看着四周,这漆黑树林里无法看清周围环境,但能明显感受到的是,这里妖气和阴煞混杂,还残留有未散尽的斗法痕迹,可是肖山去了哪?

    小黄鼬蹿到我跟前,吱吱呀呀的比划什么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小家伙想表达什么,它急了,跳到我身旁,吱吱呀呀的用爪子勾起渡魂铃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让我用渡魂铃招引阴魂?”

    小黄鼬急忙点头,最后用又爪子指了指昏迷的周慧。

    我恍然大悟,黄翠儿的意思是说,周慧离体的三魂就在这附近,它让我以渡魂铃引周慧三魂归来,这样才能救她。

    我不敢耽搁,以虚灵金撞击渡魂铃内部。

    钟吕浩荡之音传出,那一圈圈音波向四周扩散,如涟漪一般飘荡向远处。

    不大会,林子里卷来一股打旋的小阴风。

    这小阴风看起来脆弱无比,似乎随时都能被吹散了,其中还有着生魂气息,我惊喜地看着那阴风,这正是周慧的三魂没错,我小心翼翼地继续催动渡魂铃,并且以虚灵土发动地气,托住这股阴风将它保护起来,不受妖气和阴煞的侵蚀,让它慢慢落入周慧的身体中。

    怀中昏迷的周慧,这时睫毛突然动了动,而且她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异样的病态红晕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我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三魂归来,起码性命无碍,虽然还不清楚这会对周慧造成什么样的伤势,但总算是能保住她的命了!

    我靠在一棵树上,将周慧紧紧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鲜血染红了我的白衬衣,也染红了周慧的衣服,头晕发冷的感觉更重了,意识也在渐渐模糊,精神在松懈下来之后,我再也抵抗不住那股疲累的感觉,终于是晕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。

    在醒来之前,凝舞先唤醒了我的神魂,并且与我交流告诉了我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我昏迷了整整三天,而这三天里也发生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当夜我晕倒之后,肖山很快就去而复返,他是去追杀敌人了,捣鬼的那人是位阴门走阴派的高人,他是前来追查他弟子被杀的经过的,后来才知道还不止如此,他另一个目的,是想取走行人派存放在祖庙的传承之物!

    只不过这位高人狡诈无比,他虽然斗不过山魈妖,但败退而走,肖山也拦不住他。

    肖山折返回来之后,发现了重伤的我和周慧,他将我和周慧送回北邙村,并且为我们处理了伤势。

    周慧的三魂所幸并没有受伤!

    只不过因为离体太久,需要肉身精魄重新滋养,以后慢慢就会康复起来,而我的伤势就比较麻烦了,腹部的伤口虽不是致命伤,但失血过多再加上没有及时包扎,已经造成了二次创伤,就连肖山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缝合伤口之后,只能等我自己醒来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我昏迷的这两天,那走阴派的高人又回来了,这一次他几乎明目张胆的对北邙村祖庙下了手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