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三十三章 阴咒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三十三章 阴咒

    先前北邙村中敲门闹鬼,有十几口子村民被拘走了人魂,张伯让巫算子以灵媒派术数找回了人魂,而十几口子村民也就此陷入了昏迷之中。

    这些陷入昏迷的村民,一连昏迷了两天都没能醒来。

    可就在那天夜里,他们像约好了似的突然一起苏醒了过来,更令人感觉诡异的是,这十几个村民仿佛都被鬼上了身,冲着祖庙里的圣尊巡天神像发疯发狂地吼叫,甚至动手打砸了供桌祭台,他们还想将神像也推到砸掉!

    祖庙里的李大爷想拦,当即就被发了狂的人给打伤了。

    巫算子见这情况,急忙拉着李大爷,还有其他几个妇女逃出了祖庙,等张伯接到消息赶来时,整个祖庙已经被打砸的一片狼藉!

    而那尊神像,被推到之后摔了个粉碎!

    肖山也第一时间赶到了祖庙门口,他看着这些村民,冲张伯说:“这些村民的人魂被动了手脚!……找绳子,把他们捆了,我来帮忙!”

    张伯不敢大意,立即招呼村民找来绳子。

    有肖山这头山魈妖的帮忙,对付一帮失心疯的村民也是手到擒来,很快就把所有人都给捆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局面,却把整个北邙村都给吓坏了!

    十几口子村民,还都是青壮年,那背后就是十几个家庭啊!整个北邙村也不过一百来户人家,这一下就疯了那么多人,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!

    祖庙被砸,李大爷嚎啕大哭,村民发疯,那些村民的妻小也痛哭不止。

    整个北邙村陷入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张伯握紧拳头,恼恨的直砸墙壁,前不久的恶灵噬人,已经让被北邙村死了不少村民,现如今又来这么一次,简直是天要亡北邙村啊!

    肖山找到巫算子,他是知道这神婆有几分本事,两人稍一商量过后,推算出来了大概。

    据巫算子说,这些村民的人魂很可能是被施了阴咒!

    走阴派的传承修炼分为两种,一种为阳咒敕令,可沟通山河秩序,定地气风水,一种为阴咒敕令,走阴穴,镇阴宅,栖神鬼,得阴魂自在,可修阴德以投胎往生。

    阳咒难修,阴咒易炼。

    阴咒的术数手段可谓五花八门,所定阴穴,所镇阴宅,是否能够为亡魂修阴德,是否能够为子孙后人蒙福荫,全在阴师一念之间,所以走阴派的禁忌术数在整个阴门中是最多的!

    而这些村民的症状,极像是一种走阴派的禁忌阴咒——倒生门。

    倒生门是一种很阴损的术数,能使鬼魂不得安宁而疯魔,能令生人仿佛身处阴间炼狱,四处可见恐怖幻象。

    巫算子曾经就见识过阴师施展这种阴邪手段,报复的别人家破人亡!

    巫算子还跟肖山托了底,在这些人打砸过神像之后,她留心检查了一番,神像中并没有行人派的传承之物,而那阴师十有八九也是冲这个来的,巫算子尴尬地说:“我曾经也以为那传承器物就在神像之中,可刚才我仔细看了看,摔了个粉碎的神像里面什么都没有!”

    肖山问她,该怎么驱除这种人魂中的阴咒,巫算子摇头说不知道,她只勉强算半个灵媒派弟子,对于阴门历史倒是知道一些,但关于具体的门派术数,又哪会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巫算子提醒肖山,虽然无法驱除阴咒,但如果把施展阴咒的阴师给杀了,也或许能解除这阴咒!

    而且这阴师既然控制着村民,显然现在就在北邙村附近不远!

    如果不解决掉这阴师,整个北邙村也将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肖山倒也干脆,他让巫算子照看好村民,只身潜入夜中去追杀那位走阴派的阴师了。

    听完凝舞与我说的一切,我急忙问她,那现在有没有肖山的消息?他有没有杀了那走阴派的阴师?

    凝舞说她也不知,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我从昏迷中幽幽醒来,眼前是熟悉的家,屋外是艳阳天气,被窝里还窝着熟睡的小黄鼬,而床边……周慧正趴在那睡着了,她还紧紧握着我的手。

    周慧的脸色有些令人心疼的苍白,小脸上还挂有泪痕。

    我望着她,心中放心不少,虽说三魂被拘,多多少少会有些伤魂的伤势,但好在看她样子,并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我抬手轻抚过周慧的脸庞,撩了撩她有些凌乱的头发。

    周慧本来睡的就浅,这一有动静,她立马就醒了过来,她看到我从昏迷中苏醒,惊喜无比的露出笑容,眼眸中竟又起了水雾。

    “天哥,你终于醒了!你感觉怎么样?伤的痛吗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?我去给你找村医……”

    周慧说了一连串关心的话,起身就要去找医生。

    我拉住了她,露出笑容安慰说:“我没事,不用去找村医。”

    周慧望着我,嘴角委屈嘟起,泪水落了下来,她又蹲下身子,向我说着对不起的话,都是她不好,这才害我受了那么重的伤。

    我摆摆手,让她别说傻话。

    看着这丫头一直在哭,我也很心疼。

    本来还想着凶她几句,警告她以后别再干傻事,但这时候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那重话了。

    小黄鼬这时也钻了出来,它见我苏醒,吱吱呀呀的兴奋无比,更甚至,它一把抱在我的胸口,嘤嘤着嚎啕大哭了起来,那哭的真是别提多委屈了!

    看她们都知道错了,我满肚子教训的话只好都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末了我只是警告她们几句,以后不准再以身犯险,遇事解决不了的就找我,不然这要是出了个好歹,我到时候找谁要人去?

    小黄鼬眼角噙着泪,委屈的没敢吭声。

    周慧小声说了句她们也是想帮忙,我瞪了她一眼,这种忙还是少帮为好,女人家家的就应该好好在家呆着,哪里都不准去!

    周慧脸上浮起羞红,她避过我的眼睛,小声说:“记住了,天哥。”

    我强撑着坐起身,看了眼肚子上包扎的伤势,伤口愈合的很好,周慧说这是肖山亲自为我缝合的,不得不说他这手艺还不错。

    周慧还告诉我说,村里被施了阴咒的人都已经没事了。

    南冥村在事后来了几位高人,将阴咒从他们身上祛除,而且还留下了几位大师保护村子,只不过眼下肖山还一直没有消息,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去了哪,会不会有什么危险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