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三十四章 传承法器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三十四章 传承法器

    南冥村来了人?

    我惊喜地笑了,南冥村中有着许多阴门弟子,自然也有走阴派弟子。

    阴师种下的阴咒,也由阴师来解,也算是专业对口,重要的是能有办法祛除阴咒就好!

    北邙村可确实禁不起折腾了,这要是再闹出人命来,整个村子估计都要举村逃亡了不可!毕竟谁敢在接连闹鬼害人的村子居住?

    至于肖山有没有危险,我倒是不担心。

    以这头山魈妖的修为道行,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对付得了的,他去追杀那阴师,应该是还没有成功,等杀了那个人他自然就会回来。

    晌午时,周慧给我炖了母鸡汤。

    我这受了伤,待遇也完全不一样,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周慧说我身子虚,执拗的非要喂着我喝。

    我当然也怕媳妇吃醋生气,特意等获得凝舞破例准许之后,这才喝下那递到嘴边的母鸡汤。

    味道真香啊!

    用过午饭,下午张伯和南冥村的人来看望了我。

    我叫不上来这两位阴门同道的名字,但之前去县城风水协会兴师问罪时,他们两人也在场,为表达他们保护北邙村的谢意,我尊敬称了一声前辈。

    这两位道了声客气,他们让我好好养伤,村子里他们会帮忙照看,绝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。

    说话中,我这才知道他们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两位正是走阴派的师徒弟子,师父叫岳渊,徒弟叫岳何川,他们即是师徒也是父子。

    听岳渊说,他可当不起前辈的名头,若要论起阴门辈分,他只算是我的师兄而已,而这岳何川还要敬我一声小师叔。

    我诧异无比,也不知道这辈分是从哪论起的。

    岳渊向我解释,断法时代过后,阴门传承艰难很多,但走阴派收传承弟子的步伐却没有耽搁,这一来二去辈分也就贬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看得出来这走阴派在社会上生意很不错啊!

    这岳家父子简单向我说了下情况,北邙村附近可以确定没有鬼灵作祟,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位走阴派弟子遣鬼搞的事,只是现在那人已经不知道逃去了哪里,他们虽然可以保护得了北邙村一时,但却保护不了北邙村一辈子。

    这一点,不论是他们还是我,其实都是一样的!

    俗话说,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!

    这岳渊的意思很明确,首要的就是明白他们为什么会来北邙村搞事,只有把那根源解决掉,那些人无利可图了,自然而然就不会再来北邙村找麻烦。

    我沉吟着,说来说去,还是行人派传承之器!

    这器物保存在圣尊巡天大神手中,是绝对不会有错的,我再三进行确定过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神像破碎之后,那传承之器也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不论到底怎么回事,我都必须亲眼去看一看!

    岳渊却笑着告诉我说不急,他让我还是先养好伤再说,眼下他们父子就住在北邙村,会保护好村子不再受鬼灵侵害。

    我再次向他们道谢,这可是卖给了我一个不小的人情啊!

    谈完事后,他们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临走时,岳何川还冲我直眨眼睛的说:“小师叔,你好好养伤。”

    我不由得笑了笑,看着这岳何川我突然想起一个人,不对,不能说是一个人,是那个小鬼儿齐仲良!

    他们年岁差不多大小,这性子也很是相仿。

    但我知道,这岳何川可绝不是齐仲良的轮回转世,毕竟年龄差距可在这搁着呢,岳何川比我还小不了几岁。

    北邙村暂时宁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始终在家养伤,小腹的伤势恢复很快,几天过后,除了还会有偶尔疼痛感之外,已经不影响我行走了。

    这天,我找到张伯和李大爷。

    一方面,我是想进祖庙看一看,另一方面,我也是想与他们商量,这圣尊巡天大神像还需要重新立起来,祖庙不能就此荒废了。

    张伯和李大爷当然举双手赞成,只是这钱方面……可实在令村子里为难!

    以北邙村的经济条件,可实在没钱修缮祖庙神像,我爷爷故去之后,村子里选任了张伯为村长,北邙村的家底他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我告诉张伯,钱这方面我会想办法。

    关于这修缮祖庙的钱,我当然不会直接去找顾峰拿。

    一来,他们没有理由出这笔钱,虽然只要我开口,顾峰就一定会给;二来,他们黑帮的钱来路不正,名不正言不顺,如何立得起神像?

    我自掏腰包垫了一万,剩下的我打算让县政府来拨款!

    张伯皱眉问我,这镇政府都没找,就越级去找县政府,有点不大好吧?况且县政府怎么会听我的?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你就放心吧!我自有办法!”

    商定过修缮祖庙的事,我走进神殿中,这神殿依旧是那一片狼藉的模样,地上的泥坯神像摔的粉碎,那碎块中除了泥土之外,根本没有任何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即便是碎裂的神像,也依旧是大神神像。

    我恭恭敬敬的以师礼对之跪拜,焚香祷祭之后,我向大神恭敬道:“行人派三十四代弟子楚天,谢巡天大神保管本门传承器物,如今弟子归来,恳请大神归还传承之器,弟子必将谨守阴门传承,严遵师门戒规,斩妖除魔,维护世间法秩序!”

    就在我说完这段话后,一股威压降临在神殿之中。

    似有一个审视的眼神,透过虚空,落在我的身上,它俯视着我,我再度以师礼恭敬跪拜。

    而这时,地上的泥坯碎块,突然亮起一抹耀目光华。

    “大神显灵,大神显灵了……”

    门口李大爷神神叨叨跪拜下去,张伯也跟着跪拜。

    巫算子眯起眼睛看着那光华,岳家父子这时候也来了,他们看着神殿中的异状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等这光华敛去之后,在碎块掩盖下,出现一个黑色圆盘状的东西,我起身扒开泥坯碎块,终于看清了那器物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这圆盘仅比磨盘小了一圈,非石非木,看不出什么材质。

    它并不是黑色,通体呈暗红色,那红其实是血垢,已经侵入其内的血垢,与整个圆盘融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圆盘表面刻画有五行八卦,外衍乾坤变化,在中央处,如莲花般绽放托起,是整个八卦盘的核心阵法灵枢,分别有五道凸起的灵枢阵基,正合手掌五指之数。

    看清这器物的瞬间,我脑海中涌现出了它的名字——五行虚灵罗庚!

    五行运转,行人世间。

    这便是行人派的传承之法器,也是那帮人费尽心思也想得到的东西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